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前一百五十九章:灭途

第二十二卷_第二前一百五十九章:灭途


                圣殿的天空,永远都是黑沉沉的,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都有些暗淡,这样的时刻进行一场斗剑,也算别有意境。

我脚尖一点,从悬崖那飘向了前方那片漆黑的云端上,随后手随意的搭在了横在腰间的天子怒上面。

李仙君嘴角挂着一抹微笑,飘然的来到了我面前,并且双目如闪亮的星辰,让我只要看过去,仿佛看向哪里,都无法离开星辰的照耀!

我知道这家伙的战意已经很浓烈了,他简直就是为了剑而生的剑客。

“你们古仙界,用剑的仙家不少吧?”我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细剑,这把剑朴实无华,但隐隐有一丝丝的剑光仿佛掩藏不住飘出来,那种荡来荡去的剑丝,让谁都无法小瞧。

听到我的问话,他的笑容里此时此刻浓了不少:“古仙界的剑仙很多,鬼神界倒是极少。”

剑仙,是所有神仙中是极为厉害的存在,那代表锐利,代表无坚不摧!所以修炼到极致的神仙,少有不用剑的。

“所以你来找我比剑?”我笑了笑,而李仙君说道:“我对用剑的都感兴趣,而对你也是一样,如今蚩圣赢了我仙长,是他的兵器厉害,若论真正的实力,未必及得上我仙长,我多少也有些不服气的,不过我无意找他斗法,因为他不用剑,但你却用。”

“哦?不找蚩圣找我?你是不是觉得我比蚩圣厉害,所以赢了我,就算是赢了蚩圣?”我对这少年很感兴趣,虽然他真正年龄,恐怕比我还要大。

“不错。”李仙君把剑横在了胸前,右手搭在了剑把上,轻轻的把剑抽了出来,霎时间,剑光纵横,仿佛要爆射而出,将周边生灵尽皆切割!

我却丝毫没有任何惧意,只是说道:“你仙长都赢不了蚩圣,你觉得你能赢得了我?还是间接说,你比你家仙长都强?”

“或许吧。”李仙君的剑拔出来,嘴角多了一股玩味的微笑,虽然他没有直接说南宫老太打不过他,但这微笑已经证明了一切,无需赘述。

我笑了笑,原来握住天子怒的手,轻轻拿开,最后握住了那把禁奴,说道:“那就来吧。”

结果我改握禁奴的举动,让李仙君半眯起了眼睛,露出了一丝不解:“为何不用你擅长的天子怒?”

他居然知道这是天子怒?看来对我的调查可不少,不过这少年,确实跟出鞘的剑一样锐利,居然害怕我不尽全力。

我有意激发出他的火气说道:“怕你扛不住。”

“是么?雷行天剑!”李仙君冷冷一笑,瞬间把抽出来一半的剑拔出,然后以迅雷之势到了我身前十米左右的距离,剑光倾泻而下!

这一霎那的猛攻,让我也不禁吓了一跳,这李仙君果然真不是吃素的,这一手奔雷剑,确实够他横着走了!

不过这样的剑技用来对付我,自然还差了点火候,我这些年来所经历恶战多得数不清,乾坤道,黄泉道,都是玩剑的行家,也全都给我一一挫败了,到最后连剑魔师父,在比剑上,都跟我大战得不分胜负,我的剑技也早就大成了,所以这快如雷暴的剑法,同样对我产生不了作用!

我闭上双目,长剑却在这时候一划,动作仿佛缓慢!

而时空剑力却在这一瞬间,将他的所有剑法全都轻易的带走,而随后,前方无数的剑光如同念头急闪,一念一剑就此激发而出!

嗡嗡嗡!

剑光飞快的连击,把前方的所有袭来的攻击,全都反劈了回去,金铁的交鸣也如同连发炮一样的炸响,把一片空间封锁,切成了无数豆腐块!

时空剑势是剑势的极致,经过我多年的磨练,已经和剑法完美的融合了一起,李仙君就算是古仙界中的剑法佼佼者,面对着如此狂暴的剑法,也无法近身半分,甚至剑光在我的念头指引下,不但将他所有的雷行天剑挡了回去,还迅捷的逼向了他!

从未见过念头即可成剑的他,也不由给我逼退回去,而他一招未完,一招再起,下一刻,蓝色的光芒布满了周身,看来不但我能够使用剑势,连他也不例外,这种人剑合一的实力,确实足以叫板任何对手了!

我深吸一口气,手瞬间搭在了禁奴剑上,然后道力关注长剑,猛然间,一股猩红色的力量从剑里面给我抽了出来,并且仿佛就这么侵入了我的身体之中!

“你!”李仙君大惊失色,以为我是给禁奴突然反噬,不由一怔,但很快,他脸色就已经是变得狰狞了:“禁奴!”

他这么叫,其实也在我的预料之中,因为现在的我,做出了和禁奴当时一模一样的动作,两只手,仿佛鹰隼一样展开,而身体,也弯的就跟弹弓似的,这一幕大家都不陌生,那是之前蚩圣对战禁奴时候,禁奴所使用的招数!

“我道……”我双目布满了红光,仿佛这一刻禁奴临身一般,这顿时让李仙君更加的确定我已经给附体了!

“剑神千怒!”这时候,李仙君也已经顾不了许多了,他知道再有一瞬间的犹豫,肯定会给禁奴斩杀,因为禁奴之强,在古仙界绝对就是恶魔一样的存在!

“灭途!”我冷喝一声,接下来无数的剑光以我为圆形,扇形的往前面发射出去,我的剑气快得如同疾风暴雨,在对方的攻击才刚刚放出的瞬间,就已经将其湮灭了!

轰隆!

李仙君一下子给打得风雨飘摇,护身罡罩几乎在下一刻就给打得千苍百孔了,我冷笑一声,长剑一甩就关入了鞘中,把所有攻击消于无形了!

李仙君愣在了当场,这个时候,他知道他输了:“我不服,你刚才在耍诈。”

“兵不厌诈不是么?之前你已经害怕了,而怕的人,意味着很快就会输。”我笑了笑。

“你装成了禁奴,用的也不是禁奴的剑法,你故意误导我,若是你不耍诈认真和我打,你焉能打赢我!”李仙君恨恨的说道。

“这什么理论?你连禁奴都怕,还怎么打赢我?况且我用的是我自己的剑法,关禁奴什么事?你输的还是在我的剑法之下,不是么?”我笑了笑。

“你……你……你。”李仙君自然没有我能言善辩,现在我用的不是禁奴的剑法,只是借了他的壳取巧而已。

“和我猜的一样,禁奴在古仙界恶名昭著,光是想象,怕就能让你们不寒而栗,我也承认禁奴很强,可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承认自己很弱,取长补短这种事,我也最喜欢干了,只要能轻松获胜,并没有什么可耻的,有时候比剑,瞬间就是生死,能取巧绝对不能力拼。”我说道。

“可你不怕他真的进入你的身体?最后侵占和污染你的道统?仙长的师尊,正是因为曾经时时刻刻的带着他,所以为他所乘,最后污染了道统,成为了他的另一个存在,那禁奴控制他,杀了我们一脉的三千多号弟子门人,我师长因为在外办事,这才躲过了此劫,随后我大师父纠集了无数的门人弟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再将此魔封入剑中!谁人不怕?”李仙君露出了一丝的疑惑。

“我不会入魔。”我自信一笑,这禁奴是入魔的剑者,但我体内有先天魔气,自然不会害怕它,况且这把剑已经损毁了,放这禁奴出来,我确实还真不敢,万一他要逃实在不好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