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铁青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五十一章:铁青


                公卿是没问题了,但小主人们俱都不吱声,这点让公卿们有点不知所措,总不能主动的把继任者都当成质子留下来,回去实在不好交代。

“凃冥,此事我们三个也不是没有商量过,不过就这么让我们留下来,传回去,我们还怎么见人?质子是什么?真是有意思!我相信大鬼皇应该也很清楚,我们三界上邦的继任者,岂可给你们当质子?必须得给我们个留下来的理由,至少是吸引我们的。”荆小蛮不屑的看了一眼大鬼皇,然后看向了我。

对大鬼皇看过去那一眼,冷冽暴露无疑,那是对下国的一种蔑视,而对我,眼色还算稍微好看些,可也仅仅是因为我的实力得到了她的承认而已,对于鬼道,他们是真的看不起,这不是一时半会出现的轻慢,而是数千年累积下来,从骨子里就带来的轻视!

“呵呵,看来神庭的血海战舰还没把你轰醒呀,我的小公主,我劝你趁早收起你那套想法,六神天格局在翻天覆地,难道你没有发现么?”我居高临下的看向了荆小蛮,脸上多了一抹倨傲。

“你什么意思?神庭是神庭!那也不是你们鬼道!”荆小蛮皱眉说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不错,神庭确实是神庭,不过那也不远,血海对面就是!可你也不想想,血海战舰几千年来,可曾跨过血海?而几千年来,我鬼道又何曾有人站在这里跟你们这么说话?世界在剧烈的变化,我们带来的是革新的技术,神庭掌握了,几乎已横扫六合!而你们仍想着固步自封,觉得关起门来自己就是山大王了?别等神庭打过来的时候,仍插标卖首不自知!话再说回来,你们几个质子可以回去,但你们觉得回去后这一年能干什么?穿梭于权贵之间?宿醉于莺吟燕舞?抑或觉得光是靠一年修炼,就能把神庭打得鸡飞狗跳?”

“你!我们继任者,岂是你所想那般龌龊?!”荆小蛮大怒。

“呵呵,就算什么也不做,难道就是对的了?这世界很公平,付出了总可以得到些什么,或者你想要的,或者你不想要的,取决于你的态度而已,你们可以来这里活得跟个质子一样,终日缩在宫殿里,乐不思家,也可以走出门来,学习更新的东西充实自己!我相信几位继任者们能在自己所在的大世界里光芒万丈,来到这里,总不会明珠暗投了吧?是金子,终究要发光的!”我扫了一眼三位继任者,这一席话也让他们沉默了下来。

荆小蛮不吭声了,因为我说的没有错,如果孜孜不倦的追求向上的通道,即便失败,得来的也是经验,但万一成功了呢?

“听凃冥你这么一说,看来我在这里,恐怕还能得到些新的知识?也罢,本皇子这一年,就算是来这里求学吧!且看看到底鬼道里新来了个你,到底有哪点和别家不同。”晋皇子毕竟是年纪更大,心态也深沉凝练,妖神殿最缺的就是技术,他听说可以学习,顿然是喜上眉梢。

“欢迎之至。”我拱手一笑。

“凃冥,我听说你剑术不错,对于接受新的东西,理解新的东西,我不如我姐姐,但剑法我还是极自信的,还希望往后一年,能与你切磋请教一番,从而找到我留下来的真谛,不知你可愿意?”李仙君眼睛平视我,浑身散发着一种洒脱。

这少年眼下如此的放松说出挑战我的话,委实是个好的对手,而且之前一战李仙君控制万剑招来,着实露了把脸,所以在我的心中,这少年没准是所有继任者里实力最厉害的也说不定。

“故所愿,不敢请耳。”我露出了应战的表情,这让李仙君很高兴。

“一副教训谁的样子,也不知道是真有本事,还是在那故弄玄虚,我荆小蛮定要扒开你的皮,看看里面有什么!”荆小蛮哼了一声,也算是留下来了。

“小蛮,你是女孩子,怎么能这么血腥?”我调侃起来,荆小蛮顿时又是一阵的哼哼。

继任者都愿意留下,众神都是大喜,接下来当然少不了一些细节上的商量,以及参与各种的宴会。

席间大家当然少不了探讨往后一年的计划,这里面当然以神庭的反击作为优先讨论,毕竟血海战舰给我们俘获,神庭必然不会罢休,那怎么防卫就成了问题。

所以大家都畅所欲言,提出许多自己的见解,我甚至也把肆小仙请来,让她参考办法的可行性,最后,三界愿意挤出血海战舰一半的界雷,拿来封堵血海战舰之前突破血海屏障时留下的缺口,而这事,交由了渡途鬼帝和鬼道禁卫来负责。

血海战舰要先由灵越王开回魔神界,届时会有几位妖神界和古仙界的使节团跟着前往,毕竟要拆卸研究,大家也得在场不是?

使节团里返回去的数量不多,剩下的几百人分别以重金雇佣了鬼道不少的工匠,进入血海建造抹星阵。

观察了阵图后,我发现这大阵很大,建造所需的材料也需要不少,除了核心部分三界之前已经带来,并且卸在了驿界外,其他材料都要在鬼道就地取材。

好在这些材料并不是顶级的材料,正好消耗掉我锻造一品道器后,一般材料无处使用的窘境。

这些核心的材料和大阵的原理肆小仙也研究了几日,发现工序并不复杂,不过是以物理的方式投掷引爆界雷罢了,可材料居然都是另外三界独有,因此我们断绝了自己制造的念头,而大阵本身不说对鬼道有没有好处,至少先可以达到防御神庭的目标就好。

不过讽刺的是,原本用来抹除界雷,反击神庭的大阵,现在反倒是成了保护鬼道自己了,因此鬼道所出的材料钱,也就别想拿了。

送走了三位公卿,圣殿开始大规模建造起了工厂,并从各个鬼帝手里把材料接收过来,准备开始大炼钢铁,完成三界的订单。

可接收材料的时候,却出了问题,七大鬼帝在大鬼皇的带领下,来到了圣殿界,就此事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并且引发了矛盾。

“大家说好了的,谁投资多少,拿多少的那什么……对,股份!我罗浮供应那么多的材料,怎么都得给我十一二个……点吧?”罗浮把我曾经说过的术语拿了出来。

“嘿嘿,我也不要求多,比罗浮少一个好了,这很合理对不对?”桃止鬼帝阴森森的一笑。

“凃冥,我们三个都商量好了,材料都是你的了,我们也不要多,每位要八个点!划算吧?你也别谢我们,因为之前你的话深深感动了我们,我们三个回去后商量起你,都无不是对你竖大拇指,感觉你靠谱,真的,你还别不信。”抱犊鬼帝也不看我,看着另外俩兄弟姐妹,一副既是感激我,又是敬仰我的表情。

“凃冥,咱们是兄弟,对不?有加成的吧?既是兄弟也就不客气了,一口价,我也要十个好了!哎哟,差点忘了,渡途在修鬼门关,她托我跟你说,我拿多少她也拿多少。”酆域腼着脸说道。

但更过分的还不是他们,大鬼皇看他们各抒己见完了,双目亮澄澄的说道:“我管理鬼界的一切,材料你也别管我要了,我却需要一份干股来维持鬼道运转,二十个点好了,凃冥,这是为了鬼道的子民,我相信你顾大局识大体,会给的对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