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订单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订单


                他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有他这一问,我们以后有什么新的技术都该拿出来给他们,或者卖或者送都没问题,只要不瞒着就好!毕竟他们三界是上邦,把我们豢养起来的,我们这些附庸怎么能用比他们好的?更别说是专门克制这种混沌合金的武器了!

如果我们光明正大的用更好的,他们要翻脸那就容易了,一个理由就能让鬼道完蛋,数量的优势,有时候也是一种庞大的威慑力。

“东西确实是很不错,可以由着主人自己去完成武器的后续部分,比如器灵,比如道器的属性,这些都是重点中的重点,偏偏此种道器还能自我修复,简直是强大到令人难以想象,也不知道这样的东西,价格几何?我想应该不便宜吧?”李仙君虽然看着年轻,不过为人却老练。

“不错,这么好的东西,把把都比禁剑好,那岂不是都成了无价之宝了?可若是价高,我们也用不起呀!凃冥,你倒是说说吧,多少钱。”天虎公当然要趁机压压价,至少不能让我开口就叫个百把几十年的二品仙气盘。

南宫老太瞪了一眼天虎公,冷冷说道:“比禁剑好也未必,只是老婆子轻敌了而已,若是指使禁奴去斗法,岂会落入此等境地?况且天虎公,你那把虎贲,现在也好不过哪里去吧?”

“你!”天虎公冷哼一声,把虎贲放在脚后跟那,抱手看向了一旁,他那把虎贲其实早给砸凹了,形象实在不好见人。

南宫老太将剑锁起来后,倒也颇为失落了,看向了我,似乎有什么话犹豫不决。

我也注意到了争执,看了那把禁剑,犹豫了下说道:“南宫仙长,此剑已然损毁,就算修复也大不如前,或许还将会掉出一品的行列,如此一来留着不过伤怀,若是不介意,何不将此剑折价?”

“折价?就算折价,也换不了几个仙气盘吧?我想此剑……还是想要重新修复吧,毕竟用混沌合金打造出来的兵器,即便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里去,不怕你们笑话,我虽然位列七大仙长之一,但平日接济小辈后,委实余钱不多,可买不起这等好剑呀,故而能修复,便好好修复一番罢了。”南宫老太也有自知之明,算是比较耿直的神仙了,所以不想赚我便宜。

看到她有些难为情,我忽然灵机一动,从身后抽出了两把一套的道器,说道:“要不这样吧,既然无论是折价卖掉还是勉强修复都让仙长觉得难为,那干脆我用这两把剑跟你交换如何?”

“莫怪老身眼拙,这两把,莫不是忧云鬼子的恨断离殇吧?”南宫老太露出了一丝迟凝。

“不错,一把恨断,一把离殇,是一套对剑,可惜我自缴获以来,也不常使用。”我笑了笑,手自然而然按在了天子怒上面。

南宫老太当然也知道我这把天子怒的厉害,而我既然有更好的剑,方才是愿意用这套剑来换的原因,所以不禁心动之极。

毕竟她对这把禁奴绝对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此剑禁奴不好控制,还杀了她师父,所以才会给锁起来,眼下剑又崩了个角,她更是感觉鸡肋,而看到两把恨断离殇完好无损,她心中多少是愿意的。

迟疑之后,南宫老太终于腼着脸说道:“凃冥,你确定你是真心要和老身换这把禁奴?”

“难道南宫仙长觉得不好?”我暗道这老太这么大年纪了,不会真还对此剑耿耿于怀吧?

“不是,若是真的换,老身有一句话想先说在前面。”南宫老太摇头笑道,见我点头,她道:“很好,那老身就丑话说前头,换剑归换剑,和接下来的任何交易,都无任何关系,老身不会当它是你收买我的举措,也不会觉得欠你什么,你能接受么?”

“这个自然,我只是单纯喜欢此剑,愿意用两把完好的剑,换你一把。”我笑了笑,原来她是觉得我贿赂她。

“好,那我便抹去我的印记,方便你以后召唤禁奴,你亦要抹去上面的印记,好叫我能够控制它们,如何?”南宫老太这回高兴了。

“好,无不可。”我拿起了恨断离殇,很快抹去了上面的印记,而刚抹掉这印记,这两把剑顿时剧烈抖动起来,还想要脱手而飞,不过我现在的修为极强,光是放出的道力,已经强行的将它们压倒在地,动弹不得了。

这两把剑都是凶剑,而因为他前任主人的缘故,我也不是很喜欢它们,故而不常用,眼下拿出来换更凶的剑,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南宫老太见我如此干脆,也不再犹豫的跟我一样将剑印记抹除,并再度锁上一百零八道锁,交到了我手中。

触手一刻,这把剑毫无动静,显然这些锁是起了很大作用,要不然抹去印记,恐怕禁奴就跑出来了!

交换了剑,我把禁奴横挂在了腰后,和天子怒并列放在了一起,剑我肯定不会再修复了,我要的,其实是那曾经纵横古仙界的禁奴!

“好了,眼下我们该谈谈这每一把混沌合金锻造的道器,价格几何吧。”我笑了笑,道器不但有杀人利器,同样也有灭界的至宝,每一件的定价,当然也不同,所以我招了招手,孙东世很快就呈上来十几个本子,并且发放到了一干使节团的神仙手中!

这仿佛菜单一样的本子到了使节团和七位鬼帝、大鬼皇手中后,他们全都认真无比的看了起来。

但不一会,罗浮就站了起来,有些郁闷的说道:“凃冥,这定价……会不会太低了?一把道剑,只要二十五枚一年份的二品气盘?如此一来,我们可还有利润没有?”

“是低了点,方便了别人,可我们就不方便了,大家可是十分信任你的本事才签约的,眼下我们岂不是要吃亏?”桃止也咋咋呼呼起来。

“四大世界本就一家,我们发这些财,能让自己过得好多少?是不是过的好了,神庭就不来了?肯定不是,该来终归要来!我们的目的,是让他们来了也要哭着回去!所以价钱我们只要成本!”我义正言辞的说道。

给我这么一说,六位使节团的最高指挥官本来还想压价的,现在彻底是压不了价了,而且物美价廉之下,再多说也是无异,毕竟这菜单上每一页都写着‘概不议价’四个大字!

东西是绝对的好东西,一旦配备上这些军火,可说是让战斗力提升了几个台阶,关键价格也不贵,一品道器正因为其器灵的重铸,以及制造成本的原因,迟迟不能普及,所以价格也居高不下,但眼下有那么便宜的东西摆在大家面前,谁都觉得划算了。

“我们和凃冥谈生意,你们俩凑合过来干什么?你们的契约是你们的事,我们把交易谈下来,你们再窝里斗好了,而且这单子上都写了,概不议价你们没看到么?这也不止是对我们有效吧?”天虎公忍不住站起来瞪了罗浮和桃止一眼,把两位威压了一遍后,抬着个笑脸对我说道:“这价格,确实是勉强合理,凃冥,你还算公道,不过我得跟少主说说,该怎么填你这个购置表单。”

这‘菜单’上不但罗列了一干道器的名称,介绍,还在后面空了订购数量,他们选择什么道器,要几件,都能直接写个数字在后面,届时按照订单来锻造,和去餐馆点菜没什么区别。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