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合金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八章:合金


                一品的道器厉害之处就在于此,虽然猛烈的消耗着棍子存储的道力,但起到的作用也是相当大,至少给蚩圣争取到了一丝半毫的时间!

禁奴的攻击凛冽而无丝毫躲避的空间,不过因为这禁奴的独行和耗费道力的巨大,所以南宫老太一直就在背后源源不断的给这把剑施加道力!而把蚩圣打得浑身是伤的力量,就是禁剑加上南宫老太两者合二为一所造成的!

蚩圣习惯了单打独斗,却忘了发挥这把一品道器不亚于对方的未能,以至于才会有刚才的惨状,不过他吃了亏,以后就不会再那么笨了。

梼杌一路激进,一路怒吼,猛烈的火焰也不断加持他的身上,蚩圣瞬间踏到了这怪兽的身上,棍子猛然在前方快速挥舞,骤然,一股圆形的光圈席卷而出,恍如前方多了一个吸纳剑气的龙卷,让他一路激进!

我知道他能明白合作,这场战斗很快就会拉入一个平衡!

禁奴吐出一口浊气,原本大鹏展翅一样的挥剑方式,忽然一霎那紧锁起来,而身体竟往后倾倒,脚跟却仍如钉子一样钉在空中!这形象,如同一条扎在地上的弹簧给人往后扳的样子!而正是这姿势的诡异,却让人心中生出不寒而栗!

“怒剑……狂崩!”禁奴高举的长剑,此刻剑尖已经抵达了他背后脚跟那,随后猛然间果然如弹簧一样重重的竖劈下去!而因为蓄势带来的恐怖力量,也如同山崩地裂一样猛的冲向迎面过来的蚩圣!

蚩圣在禁奴准备剑技的时间里,也并非什么都没干,他挥舞棍子同时,嘴里也同样快速念动咒语,他的战法粗暴而狂放,从我之前和他对垒就已经发现了,而且的不怕死也是出了名的,要不然也不敢直喝南宫老太为老太婆,激怒对方和自己斗一场。

“梼杌!给我力量!”蚩圣大吼一声,随后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梼杌的脑袋,而梼杌此时此刻也跟着怒吼,接下来,梼杌瞬间变成了一张红黑色的大网,罩住了蚩圣的浑身上下!

最后,蚩圣整个都妖化了,不但面目狰狞,全身到处是梼杌的痕迹,就仿佛如我祖龙化一半,成了半兽半人的模样!

“太!虚!浩!劫!”蚩圣合梼杌的力量一起,跟着一棍子席卷横劈,竟是毫不犹豫的冲着禁奴而去!

毫无疑问,两种终极的力量一旦碰撞,不是剑折,便是棍断,若是或者直接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不过这两位都相当的疯狂,这蚩圣是把禁奴当成对手去看待的!

我很想去阻止,然而我知道,即便是制止,这蚩圣也绝对不会领我的情,甚至会对我生出恨意来,倒不如让他战个痛快,好分出个胜负!

轰隆!

两种力量终于碰撞在了一起!剑撞上了棍子,却并没有折断,而是发出了一声对磕的闷响!

肆小仙制作出来的兵器远比我想象的厉害,只是让剑切到了中间,而正中央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制止了那把剑继续切割,将其卡在了中央的位置!

“杀!!”蚩圣却不管不顾,他仿佛觉得只要棍子不断,他就还有机会,这样的求生欲望,让整条棍子仿佛通了人性,竟爆发出恐怖的红色星芒!

我心下一跳,而两位因为互相之间没有预料到对方的道器损坏,顿时以更加疯狂的力量要对冲,势要灭了对方!

而那把剑虽然仗着本身坚固切入棍子,可很快,剑在棍子的中心点那,仿佛磕到了什么东西,而随着蚩圣的怒意,很快啪嗒一声,最后竟给磕出了一个口子!

结果,蚩圣竟一个踉跄,直接往前方扑倒,也在这时候,大家全都诧异出声了!

我苦笑出声,旋即看向了南宫老太,只见这时候的她脸色十分的难看,也不说话,伸出手就把半空中的禁奴剑招了回来,目光里全是心痛之意。

毫无疑问,南宫老太这一举动,已经算是自认倒霉了,这剑磕开那么大一个口子,就跟人门牙断了一颗似的难看。

蚩圣看着手中的棍子笑了笑,因为棍子此时此刻正在不断的恢复,显然是青金缠玉和内里混沌金的作用!

而大家都亲眼看到,本来这把禁剑确实切入了棍子,可结果到了一半的部位,居然切不进去了,反而还让剑给‘咬出’了个口子!这神妙的一幕,让人惊讶之极。

晋皇子犹豫了下,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看到剑即将要把这棍子切成两半了,怎么到了后面,非但没有再切进去半点,结果还给磕出了个口子?”

“不错,确实很神奇,而这棍子,似乎在恢复的样子!”罗浮鬼帝也有些疑惑起来。

蚩圣很快返回来,拿着棍子有些好奇的看向我,又看了一眼南宫老太的禁剑。

我想了想,当即说道:“棍子的材料,我知道外面那层用的是青金缠玉和混沌金的合金,而里面的,我并不清楚,想来是另一种更加坚固的材料,故而切入了一半切不进去,至于这把禁剑为何会给咬出一个缺口,想必诸位也在疑惑吧?其实问题很简单。”

“愿闻其详。”南宫老太表情有些苦涩的问道。

众神都对她的情况深表同情,毕竟剑不再完美无缺了,就算能够修补好,也不会再跟以前那样厉害。

“青金缠玉并非是最为坚硬的金属,但却因为韧性,以及跟混沌金,以及数种金属炼制成混沌合金后具备了恢复的能力,所以我家的工匠将其用作了主料,裹在了外面,所以刚才禁剑仗着锋利很容易就切入了棍子的中央!不过却卡在了核心那里,而它的恢复方式比较特殊,只要拥有强大的道力灌输此种合金,它就会从新熔合而恢复如初,故而刚才蚩圣将不顾一切的将道力灌输此棍,从而激活了混沌合金的恢复能力,而排斥之下,将禁剑咬开了一个缺口。”我解释道。

“青金缠玉和混沌金的特性我是知道,毕竟鬼界有不少,但和混沌金合成后居然有了如此神奇的效果?”罗浮惊讶说道。

“不错,这种配方不止是神庭有,我们也同样有,而且我们的配方除了两种金属,还加入了一些玄妙金属,故而恢复能力更加的出众!”我笑道。

众神顿时是恍然大悟,而南宫老太苦笑起来,说道:“尊师锻造此剑,花去数十年的光阴,想的尽是将此剑锻造得无坚不摧,坚固绝伦,可惜他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坏在了比它要软弱的金属上了,真是讽刺呀,而且此棍子还能自我愈合,这简直比禁剑要强出许多,反正老婆子服了!若是价格合适,我可亲自拍板订购!”

“确实是不错的材料,但凃冥,如你所说,神庭也拥有这样的配方,甚至还运用到了血海战舰上,可我们只是改良,真的就够了么?你可有破坏这种材料的办法,或者另一种专门针对这种金属的配方?如果有,我们魔神界会更感兴趣,价格嘛,自然不是这批货可比。”灵越王笑了笑。

“发现和创造,有那么容易的么?若是灵越王觉得这兵器还不够好,大可以让魔神界的能工巧匠开发一番。”这老货一边是想买的很,但又一副还不够好的作态,简直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所以我就算有,也不会告诉他,更不会赚这份钱。

灵越王满意一笑,也没再说什么,也算达到他的目的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