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灭途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灭途


                蚩圣咧嘴一笑,瞬间就飞到了议事殿外面的半空中,手中的棍子如同龙蛇般挥舞起来!看来他刚才的那抹惊容并非是因为给禁奴吓了一跳,而是惊讶于居然有这么一个对手!所以难免就想要试试对方的实力!

南宫老太咬牙切齿的站起来,然后一步步的走出了议事殿,看了一眼悬崖外面的蚩圣,然后回过头说道:“凃冥,既然你家的千夫长如此有雄心壮志,那老婆子就不客气的挫一挫他的锐气了!也好让你以后能够好好管教一番!”

“这倒是没什么,南宫仙长,这次还请把他的锐气挫得多一些,免得他总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嘿嘿。 ”我笑了笑,心中顿时没有了太多对棍子的纠结。

我想包括所有神仙都一样,现在看到这蚩圣欠扁,都忍不住要揍他一顿了,至于道器的问题,估计想的神仙也不多了,最好能够痛痛快快打一场才好。

大家全都飘了出来,而南宫老太深吸一口气,然后脚尖一点,瞬间就到了蚩圣所在的空域。

我怕他们两位超一品道体大战毁了媳妇的地盘,不禁高声说道:“两位都禁制点,点到为止好了,别太过分毁了圣尊的地界!”

结果两位全都无视了我,面对着面互相瞪着对方。

“喂,凃冥,你这千夫长够狠的呀,连南宫仙长都敢挑衅,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酆域笑嘻嘻的说道。

“这家伙持才傲物,得吃多点苦头,对了,南宫仙长厉害么?”我连忙传音问起来,毕竟三位公卿的实力虽然都是超一品的,但具体谁更厉害点,实在不好说。

“当然厉害,我反正肯定打不过,估计罗浮可以和她斗一斗,桃止就不行,别看桃止也超品,但虚得很,对了,渡途也挺厉害的,当然,这些对你都不是事!我看那蚩圣就很强,至少对上罗浮,我感觉都能一战。”酆域顿时品评起来。

我心中一滞,罗浮和桃止、渡途都没出过手,所以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厉害,不过酆域这话里的意思,他们三位还是鬼帝中的佼佼者了。

之前渡途忽然出现在驿界的小树林里我没发现,我当时是猜出了她的实力,不过居然能和两大鬼帝并肩,果然不俗。

不过超一品的神仙还是不多的,至少在公卿里面,大部分还都是一品道体而已,也只有少数能够达到超一品的水平!

南宫老太看着宝剑禁奴,脸色凝重无比,这把剑曾经杀死了第一位主人,所以才给上了一百零八道锁,眼下锁一开,会出现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蚩圣却没有凝神静气的精神,在那哆嗦得跟抖虱子似的,见识过这疯子的行径,所以我知道那是兴奋过头了,估计比之前和我斗剑还让他有感觉。

南宫老太冷笑一声,然后念了几句咒语,随后张开了口,吐出了一口气后,眼前就出现了一百零八道小型飞剑一样的钥匙!

而这些钥匙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的插入了那把禁奴剑中,并且还转了一百零八圈,直到消失不见!

锁链给解开,这把剑就剧烈的颤抖起来,谁看到估计都浑身起鸡皮疙瘩,但蚩圣却哈哈一笑,说道:“放它出来受死!”

南宫老太这回不怒反笑,把剑往前方一放,人瞬间就离剑退到了后面!

蚩圣不明所以,但好像还算记得要试器的任务,所以顿时挥舞了下棍子,朝着那把剑直接劈了过去!

而蚩圣动的那一刻,这把禁剑在离开南宫老太的一刹那,嗡嗤一声就拔了出来!

轰隆!

棍子直接砸到了剑刃上!

我心中顿时一紧,剑的锋利不言而喻,而且这把禁剑绝对不是一把软剑,而是实打实,有些厚度的厚剑!这种剑本身就是为了破坏而锻造出来的,说是专门用来死磕都不过分!

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棍子轰击到剑刃上后,居然直接把剑压得往下一尺!这结果,让我十分的满意!

这一刻,蚩圣却并没有任何惊讶,甚至因为棍子只是给锋利的剑磕出了个口子而感到振奋!他继续以棍子猛然扫向了那把禁剑!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但这一回!他直接给弹了出去!

“啧!”蚩圣啐了一口,似乎没料到这结果,但很快,他的神色却凝重了起来,因为把他弹开的剑后面,此时此刻多了一个人影!

“禁奴!”我不禁低声惊呼,而其他鬼帝表情也凝滞了起来。

只见那弹开蚩圣的禁奴身材非但不高大,还长得极为瘦弱,甚至还是个微微驼背的状态,他持剑的时候,并没有如蚩圣一样摆出任何姿势,而是非常自然的以驼背为支撑,拿剑的手垂了下来!

我在这一瞬间,忽然竟想起了乾坤道中,给称为‘只闻剑声’的李剑声!这老头也是个厉害的驼背,而且几乎也算是练到了人剑合一的程度!当然,那时候的实力,和现在七重的道统当然不能比。

“这就是禁奴?嘿嘿!”蚩圣冷笑起来,随后的瞬间踏向前方,来到了那禁奴的脚下位置!而棍子也如鞭子一样甩到了他身后!

一个眨眼的时间后,整根棍子仿佛张开的大弓,把所以能量汇聚起来,而梼杌的吼声也在这时候猛然咆哮,在凝聚了绝对力量之后如射箭一样挥了出去:“万丈晴空!”

嗡!

以下往上挥击,蚩圣挥舞出去的一大片天空,顷刻就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包括那禁奴,也给祸害吞灭,圣殿天空原来云彩就不多,给这火焰一烧,果然一整片的区域都变得晴空万里了!

然而,就在蚩圣觉得这场战斗的最后胜利者将会是他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顿时让他脸色苍白!

我们在外面却看得真切,这禁奴在蚩圣攻击那一瞬间,已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退离了攻击范围!而也在这时候,禁奴仿佛才清醒过来,并且抬起了头,怅然说了四个字。

“我……道……灭途……”这几个字念罢,骤然间身后控制这把禁剑的南宫老太眉心一紧,随后闷哼一声!

我们能够清晰的看见,老太的道力,居然因此而损耗了一大截!我心中一惊,这是要一击定生死的杀招,所以立即道:“蚩圣!”

蚩圣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招的恐怖,顿时没有了之前的半点轻慢,一只手放在了棍子的中央,而另一只手拿着棍子的尾部,嘴里也快速念起了咒语。

但毕竟慢了一拍,那禁奴驼着背,双手却展翅如鹰,随后忽然放声尖厉的狂啸起来,我和一群的鬼帝全都皱起了眉,暗道这禁奴的恐怖,居然连啸声的如此带有攻击性!

而接下来,忽然轰隆一声,蚩圣仿佛遭受了什么重击,瞬间给打得往后疾飞,不过这家伙也是狠角色,即便是遭受无形打击,仍然坚持一个动作的念完咒语,并且将棍子怒击而出!

“乘云!破浪!”蚩圣大吼一声,浑身上下全都是熊熊火光,在退无可退之下,往前踏了一步,棍子一指,梼杌化形而出,在火云中踩踏向前,而刚才所受到的无形打击,也在这时候全都到了梼杌身上!

不过现在的蚩圣已经是浑身剑伤,这回他是吃了大亏的,所以也只能是依靠棍子上的器灵帮忙了,要不然这一次攻击,他也早就了账了。

我不由深吸一口气,这禁剑果然不是说笑的,而蚩圣现在也该明白,靠自己,还不如一把好棍子在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