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莫问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六章:莫问


                “好了。 ”蚩圣深吸一口气,把寄身了梼杌的百变石拿了起来,这透明的石头在自然的光芒下,让大家看得十分的真切,那只经过了重铸器灵之体的梼杌,正趴在里面警惕的看着周围一切!

“真的重铸了器灵!这石头颇为玄妙,不过……”灵越王愣了一下,似乎有什么想要问的。

“不过什么?是因为百变石是百变石,一品道器还是一品道器么?”我知道大家看到这百变石居然能让梼杌融进去,也都好奇不已,疑问当然重重,所以自问自答后,和蚩圣说道:“蚩圣,把这石头嵌入棍子的关键部位吧,只要他们连携成功,这棍子就重生了。”

“好。”蚩圣心情复杂,除了紧张,就是兴奋,所以几乎是哆嗦着把百变石要嵌入凹槽中的,不过棍子和百变石嵌合的一刹那,总算让他放下了心。

将这棍子从法阵中提起,蚩圣轻轻一挥,棍子让周边顿时风起云涌,而风声中隐带梼杌吼声,不断震慑着大家的心灵。

而注入了道力后,棍子还由红色变成了漆黑的颜色,而在漆黑中,仍透着几抹凶光,空气也因此力量而凝滞如浆!

毫无疑问,这根棍子现在还真的达到了灵越王所说的三者合一了!

所以这下子灵越王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更是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才好,而荆小蛮,晋皇子,李仙君三位也都愕然的看着这根棍子,脸上写满了震惊。

“现在这算是一品道器了吧?”我笑了笑,然后看向了天虎公:“天虎公,方才已经试了它的品质,如今要不要印证一下此把武器,到底具不具备一品的资格?”

“这……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把一品的道器,大家又不是没有眼界,所以我觉得应该不用试了吧?你只要说说除去了这十枚二品仙气盘后,这棍子和石头值多少钱就行。”天虎公当然不敢再拿自己的一品道器来试,如果坏了可就糟糕了,一把厉害的一品道器,怎么的都要三十块二品的仙气盘!造价之高昂,不是一般神仙能够支撑的。

“或者说,有哪位觉得这把武器达不到一品标准的,可以持兵器前来一试。”我笑着扫了一眼几位使节团的成员。

结果整个场面一阵的寂静,显然所有的神仙都知道这不是好玩的事情。

“我们古仙界,向来是以锻造道器而闻名于世,就由老婆子用这把禁奴,来试试这神兵如何?”南宫老太将本来放在一边的宝剑拿到了台面上,这把剑十分的古朴,而剑鞘上绑着锁链,上面用了一百零八个小型的锁头锁着,也不知道什么来历!

“禁奴!”天虎公忍不住啧了一声,看来这把剑有着令人恐惧的名声。

而灵越王也皱了皱眉,但还是说道:“如果说要试试这把武器,我们三位老不死的,也就是南宫仙长的禁奴还拿得出手了,同时,也是最为合适的试剑兵器了。”

“哦?还请问这把武器的来历。”我笑了笑,看向了天虎公和灵越王。

“嘿嘿,凃冥,莫要问、莫要问,若是问了,你哪还敢试兵器呀?我们也少了一场大战可以看啰。”天虎公阴险的笑了起来,一副挑衅的模样。

灵越王听这家伙说的好笑,也捻须看了我一眼,说道:“此剑这里的神仙哪个不知?恐怕也就是凃冥你和你的千夫长不知了吧?不过这样也好,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才有意思不是?”

我一听不对劲,这意思还是我这兵器还能给你砍成两段不成?看了一眼离我不算远的酆域,那酆域把手放在了台下猛挥,一副让我不要比的动作。

我顿时沉凝起来,我这把武器,除了材料是自己的,加上十年份二品的仙气盘,按照市面上的材料这算,少说也得二十年份二品仙气盘,这要报销了,不但武器名声不保,我也要血本无归了。

不过这灵越王和天虎公虽然心狠手辣,不过南宫老太却一副不打算得罪我的表情,说道:“不如我就说一说这禁奴是何物,再由凃冥你自己来选择是否来试试吧,免得到时候武器崩毁,找老婆子来赔!如何?”

“还请南宫仙长赐教。”我心中当然不忿这口气,就算赌输了,这战也要应,那为什么不把格调抬高点?如果赢了,同样也会名声大振不是?至多算它一场豪赌而已!

“此剑,乃是我古仙界十大凶器之一,这里面的器灵,曾经乃是一位剑奴,而此位剑奴之凶戾,残暴,在漫长的千年岁月里,都极为罕见!因为他不止是恶贯满盈这么简单,同时,这剑奴也是剑技高绝之辈,不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杀了自己的授业恩师,连他的主人,甚至还将一界仙者,全都败在了他手下,而这剑奴一旦赢了对方,便会将对方一族老少尽数屠戮干净!偏偏就是这样的恶仙,竟纵横我古仙界,未尝一败!可惜,他一个再厉害,却也厉害不到哪去!终犯众怒的他,终于引来了大家的合力围剿,遭到了应得的报应!而他的虚体给我仙庭捕获封印后,因为我仙庭担心其强横的虚体有朝一日逃出,所以我的前任仙长恩师,便将此剑奴封入了此剑之中!”南宫老太摸着这把剑,然后又道:“这把剑……”

“这把剑的材料,除了用上了古仙界特有的仙灵晶块,又从我罗浮山幽冥寒潭中取了极阴之金,还跟魔神界的御安王那索来了魔域之钢,方才混和锻造而成!而这把剑一锻造完成,便震惊了三界!也被列入了禁剑之一!”罗浮鬼帝忽然站出来说道。

我怔了一下,然后不禁蹙眉问道:“为何刚锻造完成,便震惊了三界?甚至列入禁剑之一?”

我这话问完,罗浮一副不好说的模样,看着南宫老太。南宫老太拿起了这把剑,摸了摸上面的锁链,随后不由苦笑出声,说道:“原来这把剑,并不上锁……”

我心中一跳,暗暗觉得不妙,而南宫老太则看向了蚩圣,说道:“此剑注入了这剑奴后,毫无疑问将成为当世*,所以作为锻造者的尊师,自然是爱护之极,因此就是修炼的时候,也片刻不离此剑……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因为这把剑而死。”

“为何?”蚩圣虽然对自己的棍子自信,但眼下似乎也给对方嘴里的禁奴唬了一跳。

“此剑出鞘,禁奴即出,无需控制,便可弑神!”灵越王平静的说出了骇人听闻的话来。

“这么厉害……那……”我不免多看了一眼这把剑,居然有这么厉害?那我还跟它斗,不是自己给棍子找死路么?所以立即说道:“那既然是禁剑……”

“老太婆!我们比一场试试!”蚩圣大声的说道,然后挥舞着棍子,摆出了很骚包的武打姿势!

“你!”我差点没一脚把这破落货踹飞了!然而这事要拒绝为时已晚,因为蚩圣的话刺激到了南宫老太,让她不但眉毛一挑,还咬牙切齿起来:“呵呵,小朋友有胆量,不过我跟你说,此禁奴纵横我古仙……”

“你放屁!那是没碰上我蚩圣!今天就让我教训下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禁奴!!”蚩圣一拍胸膛,一副你到底比不比的表情。

南宫老太大恨,一拍桌子,怒道:“臭小子!你既然找死,就别怪老婆子以大欺小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