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二章:四指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四十二章:四指


                大鬼皇坐在了上首的位置,而我因为是卖家,坐在了大鬼皇旁边临时摆置的一个位置,接下来下首的位置则是三界的王公和继任者。

荆小蛮一身红黑色的魔神界典型打扮,坐在了左手边的第一个位置,而作为魔神界八王之一的灵越王,则坐在了右手边。

第二排的位置,则是妖神界的皇子和公卿,第三排是古仙界的那位老太婆和继任者。

荆小蛮不愧是魔神界除了魔尊外最说得上话的,她也没等大鬼皇先开场白,刚坐下来就说道:“凃冥,既然我们是要买血海战舰,那战舰上的主炮,副炮,乃至于里面本该存在的任何东西,都不能拆卸,否则我们花销如此巨大,可不是要买一副空壳,这个你应该也知道吧?”

“放心吧,主炮,副炮,任何东西我都不会拆卸,按照你们之前看到的怎样,它就怎样,既然明摆着说要卖个高价,我当然不敢卖一副空壳给你们。”我笑了笑,然后扬了扬手,这孙东世很快捧了个碟子进来,把六本册子一一递给了三家的六位话事者。

荆小蛮拿起了本子,翻了几页,脸上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喜色。

“怎样?这上面的三十一发主炮界雷浓缩炮弹、三千二百四十二枚完整的闲置界雷、五万七千六百多发压缩雷线弹,动力炉还有维持两年的续航动力,加上里面配备的各种小物件我就不多说了,另外我还把四座损坏的动力炉修好了三座,大家应该满意了吧?”我笑了笑,这几本册子,当然是这艘战舰的各种配备情况,一共上万项,当然,大家也没时间去看次要的,所以我只挑了主要的来说。

“可副炮损毁四千座,主炮轻微损坏,界雷发射器也坏了你怎么说?”荆小蛮自以为很聪明的点了点册子,就是一副我没开价,先堵住我开高价可能的表情。

我笑了笑,柔声说道:“小蛮,你忘了,这艘船是缴获来的,不是刚从神庭司器监制造出来,准备送你家去的。”

我这话一出,后面坐着的酆域鬼帝顿时笑了起来,荆小蛮努着嘴哼了一声,说道:“那你也不能开高价,别忘了,你答应我要你帮忙你不会不帮的,对不对?”

“小蛮,此一时彼一时,这是做买卖,我这是代表鬼神界和你们魔神界交易,哪是我和你的私人事情?私事我们可以私下里好好商量呀。”我笑呵呵的说道,这顿时让荆小蛮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大家又发出了一阵笑声,这让荆小蛮更是感到目光灼人,不过灵越王却不是那么容易中套的,看了好几页后,说道:“上面的所有物件,损坏的和没损坏的,我都看过了,算下来这东西大概坏了五成左右,而按照这艘战舰的总共需要的资源,还有以我们转换过来材料价钱计算,应该是一百年份的二品气盘,当然,工匠费用不可忽略,我可换成两百年的二品气盘左右,但坏了有一半,这艘战舰,我开给你一百年的二品仙气盘,你们觉得如何?”

我一听就猜出三界肯定是攥紧了拳头要砍价了,不但把我们能想的也想了个遍,估计还另觅蹊径有更厉害的解决办法,所以三家都不是能用平常办法对付的!

灵越王的话,让所有鬼帝都沉下了声音,并且宁神贯注的看着我,就连大鬼皇,都面露难色,毕竟他也不知道怎么驳斥了。

我冲着这灵越王说的话,就知道他是个狠角色,毕竟看了我们的材料,他就立马算出了总资源的费用,这脑袋瓜子堪称光速电脑!至少我是比不上了!

不过算数谁不会,我笑了笑,说道:“不知道灵越王是按照谁家资源来计算这艘战舰的价格的?是你们魔神界还是妖神界?亦或者古仙界?”

这话顿时让灵越王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们身处鬼道,当然是按照你们鬼神界的素材价格来算!”

“那恐怕这价格嘛,要翻上几番了,毕竟我们鬼神界的材料,已经所剩无多了,这价钱么,最近这段时间,足足长了好几倍呢!所以我觉得,倒不如按其他大世界的价格来算比较好怎样?”我笑了笑,这老家伙如意算盘打得确实不错,我们鬼道素材之便宜是出了名的,正是他们这些年来一直逼我们贱卖贱卖的结果,现在又想用鬼道的材料来算价钱,委实过了。

嘭!

妖神界的王公一拍桌子,冷声说道:“凃冥,你这是要坐地起价么?”

我也冷眼的看着他,说道:“那天虎公,你这是打算坐地压价咯?难道你们没看到上面的材料,尽数都是一界珍稀用料,甚至连混沌金和青金缠玉,都前所未有的大批量运用到这艘战舰上了?若是没有这两种材料的大范围使用,你们觉得它能够穿越血海而来到这里?”

这天虎公这么一听,顿时哑口无言起来。

而灵越王却不甘心的说道:“呵呵,鬼道的材料所剩不多,不过之前罗浮圣帝却在迎我们的途中,亲口和我说过,材料他们多的是,价格还是照旧的,我还特意问了他几种好材料,他也给了我不错的价格,这是为何只过了几日,价钱就涨了好几倍?”

我看了一眼罗浮鬼帝,这家伙顿时脸都绿了起来,不过对于之前没有商量好而约定的事情,我也没有责怪他的想法,就对灵越王笑道:“不知道灵越王是否和罗浮圣帝签下了买卖文书,定下此事?”

给我这一问,灵越王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我却说道:“既然没有,对不住了,价高者得,我已经和其他七位圣帝商量好,并签下了协议,他们的材料早就都卖给我了,这些东西现在如果没有五六倍的价格,我是不会卖的,当然,如果是你灵越王的话,五倍的价格,我也是可以考虑出手的嘛,大家都熟,不用客气。”

“你!”灵越王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然后怒道:“按你这么算,这战舰谁还买得起?五倍,你怎么不去抢呢?”

我笑了笑,说道:“所以说,你们只要按照你们三家的正常价格算就行,为何非要按我鬼道的价格来算呢?好比古仙界,不也是价美物廉出了名么?亦或者你们可以在这上万种材料中,把能买到的最便宜价格来算,我也并不介意,只要不用拿我鬼道的套进去就行。”

这来回的拉锯战,简直让所有的鬼帝都忍不住要对我竖大拇指了,但也引来了古仙界老太的不高兴:“就算是按照我们古仙界的价格,那也是天文数字了!凃冥!你记住,你这是卖破烂,不是卖什么宝贝!”

“这可不好说,如果卖的不是宝贝,想来大家也不会坐在这了,大家漫天开价,落地还钱,也是正常之极的事,南宫仙长何须介怀?”我笑了笑。

“凃冥!这血海战舰,我们三界确实都想要,不过照你你自己说漫天要价,肯定是卖不成的!还是说个底价,让我们先参考下吧!”那古仙界的继任者年纪虽小,倒是痛快。

“毕竟不是新东西,当然不能按照市场的价格来算价钱,不过,按照灵越王开的价钱,我还不如拆来自己弄道器,光是那精炼过的青金缠玉装甲和混沌金材料,我拆下来就能锻造出数不清的三品以上道器!武装一界精兵都够了!更遑论舰内一些更珍贵的材料了!所以得有这个数量的二品仙气盘,这船才能成交,并且不议价……”我平静的说完,扫了一眼前面的三界使臣,伸出了四个手指!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