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纳税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九章:纳税


                我同时把控制整首血海战舰的印玺交给肆小仙,破解这玩意,自然难不倒这东西的发明者,三下五除二,肆小仙就把自己遗留的后门攻破了,还笑嘻嘻的说道:“早就知道神庭想要干什么,神庭也知道我制造出来的会是怎样的,所以建造好了这血海战舰后,就一直不让我去血海,也不再让我接触血海战舰,不过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有一天,这东西还会回到我的手中,并且让我亲自破解了!”

“那是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哈哈大笑,然后看着已经没有了神格和分魂的印玺,暗道这么小的一个东西,过不了几天,怕就是天价了。

“舰船我来修整,会尽量让它看起来吸引人的。”肆小仙一向是行动派,所以不用我回答,就让自己的工匠前去休整了。

神仙办事自然快得离谱,除了暂时材料放在了圣殿和凃冥山宝库外,能够进行表面维修的地方,都在我们去往圣殿的路上修理好了,需要甬道的材料,在修理之前也嘱托凃冥山那边将大批量的材料和熟手工匠运抵圣殿,所以整首血海战舰开赴到圣殿后,一应材料就得以上船,并且按照肆小仙的安排开始进入修复阶段。

而现在我看来,眼前的战舰已经没有了之前大战的痕迹,顶多是艘看起来使用了一段时间后的完好战舰而已,我对这艘战舰也有了谈判的信心。

在修理进入到第七天的时候,酆域鬼帝连同其他鬼帝就来了,

而这几个鬼帝才刚坐暖屁股,连茶都没喝半杯,酆域就苦着脸笑道:“你拍卖的那艘船,大圣皇说了,要抽一半的税,这事你可知道?”

我皱起了眉,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虽然说抽税我已经是想到了,但没想到会一抽就是过半,这大鬼皇也忒狠了点!我现在别说心中着恼,杀他的心都有了。

见我表情不悦,罗浮鬼帝淡淡一笑,说道:“凃冥,本来我们都不看好你在之前约下的赌约中获胜的,但现在,你不是获胜了么?我们胜负决出来了,输家是渡途,她也正心中不快呢,不但鬼门关给毁了,眼下还仙气盘都没了,如果你不缴税,她渡途可就要喝西北风了不是?大家都是同气连枝,不要那么小气嘛。”

渡途这老婆子面色也有些郁闷,看来这事还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抽的税,是要平分给你们的对吧?”我仍旧有些郁闷,这么一大笔资金,绝对是敲竹杠,而且恐怕还不是大鬼皇一个提议的,这几个鬼帝,哪个不是贪得无厌?

“对呀,虽然这艘血海战舰,是你拼命强之下夺来的,不过我们大家伙也出力不少对不对?你看看,这次三界拍卖会,大圣皇还因此亲自和三界的继任者好一番讨论呢,也是为了争取好的价格,也是为了安抚他们三艘战舰全毁的心。”桃止鬼帝笑呵呵的说道。

“有点意思了,三界继任者自己不会开船,把船毁了,难道还赖上我这卖家了?大圣皇唆使你们几位来着跟我讨要一半的税,脸也太大了点吧?之前我拼命的时候,你桃止鬼帝不是只想着逃命么?罗浮,你呢?你当时干嘛去了?现在好玩了,我拼杀了一个超品血海战舰队长的段海承才拿到了血海战舰,你们无端端的就要分去一半酬劳?”我冷声说道。

我这话说出来,桃止鬼帝和罗浮鬼帝脸色都沉了下来,但偏生听到我提起杀了段海承的事,都是又惊又怕,和大鬼皇打成平手,这事本就传扬甚广,眼下我还杀了段海承,我自称是鬼道第一凶神都靠谱,而这事早就传得鬼道皆知了,他们当然不敢用武力来威慑我。

不过为了这一半的税,罗浮鬼帝还是没有停下劝慰,笑道:“凃冥,你不要那么说嘛,当时我和桃止,也是觉得要保护魔道公主兹事体大,并且带领大家返回来帮你,也是要紧的事情,是故未曾想太多!而收税的事情,怎么能说是大鬼皇唆使我们呢?就说缴税这件事吧,哪个地方它是不收税的?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打造了这片安全之地,所倾注的兵力,仙气盘,物质何其的多?付出总要收取回报,你说对不对?”

“呵呵,你说的好,确实哪里都收税,但你见过有收我这鬼帝五成税的么?我不为鬼道出过力还是怎么的?要不是我帮忙弄下这血海战舰!眼下你们几个还在鬼门关那守着!别跟我在这提税!”我冷笑起来,扫向了所有的鬼帝。

大鬼皇没敢来,正因为这事他也觉得不靠谱,是有些针对我了,所以打算让这七个鬼帝先来松我的口。

缴税肯定是缴,纳税那是义务,不过凭什么我作为一方诸侯,镇守一方大界面,他大鬼帝该发我俸禄才对!凭什么我私有财产卖掉还送他一半?

我越想越不爽,皱眉站了起来,这七位都看到我身上冒出的杀气,也都不敢吱声了,倒是酆域不识好歹,笑嘻嘻的说道:“凃冥,这税呢,肯定是要交的,但大圣皇也知道你是有大功劳的,如果有什么条件你也可以提一提,要是合情合理的话,大圣皇也不是不能答应的!对不对?比如之前你给那些血海禁卫讨要的官职,他就说可以酌情给与了。”

我瞪了酆域一眼,吓得他赶紧避开了眼睛,这些圣帝和大鬼皇应该都谈好了分成了,不给他们,指不定弄出什么事来,所以我犹豫了下,就说道:“也好,不给你们抽去一半,你们也会对我诸多节制,但我把这一半让出去,你们可也要做到应该做的份内事,而且,除了之前我要的官职外,我还有一个条件!”

话音落下,大家都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罗浮这老货哈哈一笑,一副老大的样子说道:“凃冥,这就对了嘛,识大体顾大局!方不失为我八方圣帝的作风!”

“不要给我带高帽,若是这条件不能答应,这艘血海战舰,我立刻就给你们引爆了!大家鸡飞蛋打,让你们屁都不剩半响!”我黑着脸说道。

这话让所有鬼帝全都凝神贯注起来。

我本来也想了退路,正好现在是顺势而为,就续着说道:“我要鬼道战舰的图纸,这东西丢在中庭库房上千年了,埋没也是埋没,让大圣皇送给我,此事就立马成行!连修理这艘船的费用,我都不另外收了!”

酆域之前听我问过,所以他敏感的问道:“凃冥,你要这鬼道战舰的图纸来干嘛?这东西又不能换饭吃,而且又是中庭机密,估计大圣皇不允。”

我义正言辞的一拍桌子,脸上却全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之色,然后指着几位鬼帝大声骂道:“如果神庭再来那么一艘,你们想要继续等死?还是你们觉得很快三界就要派战舰来这里,帮我们镇守鬼门关!你们就不怕他们顺手再把我们鬼道接手了?!我告诉你们!鬼道至尊尚在,看到别家把我们这当战场,而神庭血海战舰在血海上耀武扬威,你们不觉得脸上无光!不觉得可耻!但我觉得!他娘的,真的太可耻,太丢人了!若我们只为苟活而不思进取,还不如回炉重生!”

听我义愤填膺骂完,所有鬼帝全都面带愧色,而酆域更是面露苦涩,心中怕是暗道不该跑出来说这话。

罗浮鬼帝和桃止鬼帝同样无话可说了,剩下三位跟来打酱油没什么区别的抱犊,嶓冢,罗酆鬼帝此时脸上也对我多了尊敬之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