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七章:高价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七章:高价


                变成虚体的段海承惊慌失措逃向战舰内部,我则伸出手将他的包裹抓在手中后,追着他而去!这段海承似乎还抱着要引爆战舰的想法,疯狂穿入各种船舱闸门,可结果到了一面关闭的闸门前面时,我发现他已经无法控制战舰了!

“给你个机会,要么跟着我干,我帮你抹除神庭的神格,给你鬼道相应官职,战舰照样开,我相信你这么聪明,不会不愿意吧?”我冷声问道。

血海从残破的缺口和舱门那涌入,血气触碰上他,让他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

“你休想!我生死皆是神庭之神!岂会自甘堕落成为鬼神!我要你们都死!都死!”不过他似乎无意跟我混,犹豫了下,又继续往动力炉那飞去,而遇上那堵关闭的闸门,他几乎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一股脑就撞上去了。

结果这些舱门全都是绝对封印的状况,他反弹回来后,想要从我身边掠过,逃向别处!

我叹了口气,伸出手用控鬼术控制住他,然后以天子怒的紫雷浆烧灼起他来,还别说,超品的道体确实厉害,连紫雷浆居然都只是对他产生无尽的痛苦,却不能将他的虚体直接打灭!

不过在血海中,虚体的毁灭是极快的,在天子怒的紫雷浆无法打灭他后,我将血海引到了他的身上!

顷刻间,果然他惨叫了起来,并且虚体开始剧烈的透明化,显然再过一会,它就会在紫雷浆和血海中消失不见了!

而在他足够虚弱的时候,我尝试用控魂来控制他说出舰船的咒语,结果让我大吃一惊的是,这控船的钥匙居然就在我手中的袋子中,我拆开后,从里面拿到了一枚印信,这枚印信居然是沟通神格才能使用!

看来得先有神格,再有印信,这两样东西才能启动这血海战舰,可如果我杀了这段海承,神格返回封神台,那这血海战舰我岂不是只能拖回鬼道么?

然而拖回去,同样空壳一个,丝毫用处都没有,我犹豫了下,忽然灵机一动的想到了个办法,说道:“媳妇姐姐,帮我把他的神格装入这印信,不知道可不可以?”

我这提议一出,媳妇姐姐忽然显现而出,挥手就把段海承的神格收回,并以一念注入了印玺之中!我看着这枚虎印,心中大喜,而且我也已经有了一套咒语,要控制战舰自然不在话下。

“我取下他神格的同时,还收了他一念分魂注入此印,不过时间久了分魂享受不到滋养,必会灭掉,而神格还要返回神庭,切记。”媳妇姐姐说完,立即返回了我的身体中。

“好!”我当即点头,现在也是用一丝分魂来骗神格进入印玺中,如果分魂灭了,这印玺也就会失去作用了,所以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把血海战舰破解了,如此才能达到我想要的目的。

有了授印和神格,段海承也就没用了,对于神庭里冥顽不灵,不愿投靠之辈,我也懒得和他继续周旋,没准以后还出点什么幺蛾子也未可知,所以我当机立断的用天子怒裹挟祖龙之雷,连劈数次,将他的虚体彻底的打成好几份,让血海渐渐将他吞噬掉。

做完这一切,我手持印玺,命令战舰往后退,让血魔战舰的残骸以自由落体的方式沉入血海,这血魔战舰我是想要拿回鬼道研究的,不过这么做坏处很多,一来还不清楚可研究的东西还剩下多少,二来容易陷入两界纠纷,到时候三界齐来问罪,不利于大家以后的合作,毕竟三界目前还是鬼道的金主。

战舰缓缓后退后,血魔战舰的残骸总算滚落了血海中,我飞到了血海战舰的正前方,指挥战舰升空,并且转向。

还别说,控制战舰也是相当的考验技术,我不是段海承,更不是荆小蛮,对于战舰控制,除了能够让它前进后退,复杂一点的战斗术语,也不会指挥使用,估计等到战术熟练,也得花上一段时间的专业培训。

战舰隆隆的声音如传唱天地的胜利凯歌,我笔直的站在了血海战舰的舰顶,面对鬼道将它开回去!

此时此刻的血海战舰因为惨烈的大战,已经如同风雨中的叶子,飘摇着,艰难的往我命令的目的地飞去,不过,它曾经令人恐惧的巨炮,曾经令人胆寒的威力,让发现血海战舰再度升空的鬼道所有神仙,还有魔神界、妖神界、古仙界的使节团全都愣住了!

因为害怕和恐惧,还有不少神仙甚至鬼哭狼嚎的四下逃串,可见这巨无霸给它们带来的噩梦,到现在仍未醒过来!

不过,随着我驾驶这超级巨无霸越来越靠近鬼门关,他们也才发现了这艘船不是神庭的血海舰队在控制它,而是我这位凃冥圣帝!

“凃冥圣帝俘获敌舰!俘获了血海战舰!凃冥圣帝流芳千秋!不灭万古!!”一位官员已经节制不住自己的激动,振臂高呼起来!

“凃冥圣帝流芳千秋!万古不灭!”

“凃冥圣帝流芳千秋!万古不灭!”

而斩龙和蚩圣已经站在最前线那等待许久,看到我时,自然是兴奋无比,也跟着口号大喊起来!

我淡淡一笑,看向了三界的使节团,在那里,荆小蛮目瞪口呆,而那位妖神界的皇子面露错愕和颓然,至于古仙界的继任者,眼下唯有瞪目结舌的份了!

三艘战舰全毁,而鬼道却俘获了血海战舰,不得不说这是一场逆转,让人难以全盘接受的逆转!

但很可惜,只有胜利者会让人觉得理所应当,而不会去想胜利者脚底下到底踩着多少的尸体爬上来的!

看到我开着战舰回来,投降的血海禁卫无疑也是振奋的,毕竟有我在,他们的生命才能得以保障,否则估计全都是打落葬神棺,亦或者受万仞临身的残酷结果。

一群的鬼帝站在大鬼皇身后,全都投以了羡慕的表情,而大鬼皇面无表情,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我基本上也能明白他的心情,功高震主,这话在哪里都是对的。

八方鬼帝和大鬼皇只差了一个档次,不过这大鬼皇才能住在中庭,我驾着血海战舰回来,他不妒忌也不可能,因为鬼道的规矩,从敌人那抢来的东西,又不用充公,毕竟这就是实力!

不过我可不打算将这烫手山芋拿在自个手中,所以将战舰开到了鬼门关那里,当场就宣布道:“我缴获的血海战舰,你们三界有没有哪位想要出高价买下来?”

卖掉血海战舰,也是有我的考虑在里面,要知道这艘战舰也几乎算是废了,两个动力炉报销,速度降了一半,甚至听说连控制台都毁了,所以段海承才没法用指令自爆。

加上修复的材料神庭可能有,鬼道却未必有,因而修理这艘损坏程度严重的战舰,无疑和打造一艘没有区别,以鬼道目前的仙气盘数量,根本做不到,若是重新研究这艘战舰,需要的人力物力也不是我能想象的!

与其留着自己研究,那还不如卖个好价钱,换来仙气盘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而且新的战舰我也想好了,鬼道的战舰图纸目前还躺在中庭库房里,卖掉血海战舰,造出几艘估计都够了,所以这笔交易稳赚无赔。

我要卖掉血海战舰的话,让三界的继任者都露出惊呆的表情,而带着他们的大臣,也全都愣住了,甚至大鬼皇和八方鬼帝也全都震惊住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