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撞毁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五章:撞毁


                “不要!”荆小蛮大声的制止我,但这时候,我的祖龙铠早已覆盖了身体,一层的乌云外是透明的星光,我头上的犄角,也不断射出一层层雷点,让我如同一只人形的龙,浑身上下绚烂无比!

“公主别过去!”两个女侍拉住了荆小蛮,而在这一瞬间,我已经缩地到了界雷区,直接撞向了一枚界雷,然后拔出了紫色的天子怒,用力一划,将界雷的表层切割,并再次突进内里,冲向对面的另一层表皮!

嗡滋!

内里的神雷果然瞬间朝我压缩而来,不过在祖龙的强大吸收能力下,这些神雷完全没有作用,只能是滋养和恢复它之前在和大鬼皇一战中失去的能量!

我冲击到了表层后,天子怒已经给祖龙之力裹住,形成了一把崭新的紫色祖龙剑,再度轻易的切开了表层,我来到了第二枚的界雷内里!

毕竟这界雷的表层就是一层空间,所以每次穿透,突进,挥剑,都会剧烈消耗我的道力来斩破空间,不过神雷的力量同样不断恢复我的身体,因此一连串的冲击相当的顺利!

在战舰快要突击进入界雷区的时候,我已经消灭了十多枚的界雷,这疯狂的排雷速度,估计也要把荆小蛮吓一跳吧,我知道她刚才似乎认为我要杀身成仁呢。

一连串的攻击后,所有的界雷终于给我全数都消灭,整艘战舰也瞬间突入了界雷区,但右舷部分,尚有一两枚是魔光炮没有清理到的,在战舰经过的时候,果然轰一下,空间震动下,把整艘战舰改变了方向!

战舰因为猛烈的爆炸,所以也在不断的颤抖,部件剥落!我脸色微变,暗道糟糕,不过好在很快它又改变了角度,继续朝着血海战舰撞击过去!

我已经到了战舰一边的位置,眼看着战舰撞向血海战舰,而荆小蛮视死如归的控制战舰,从我眼前掠过!

可这时,出事了,荆小蛮不愿意离开,两个侍女保镖似乎因为劝说她,而跟她争执起来,甚至要强行把她拉走!

我暗骂这小姑娘死心眼,瞬间又只能是缩地术闯入战舰之中,并且再一个缩地术到了她面前!

“都不要劝我!我信心百倍的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毁掉这艘战舰的!我没脸面回去了!我还回去干什么!?”荆小蛮哭道。

其实对于这样的性格,我也很不理解,面子这东西,你丢了,一分钱都不会少,但命丢了,却什么都找不回来了,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这荆小蛮怕是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甚至要做什么事情,都会完美的达成,而这一次,三艘战舰全部覆没,让她整个支撑点断掉了,她回去后,肯定会招来同辈,甚至是一界少年男女的讥笑!

她是一界年轻一辈的代表,又怎么能以丧家之犬的模样回去见人?她现在想到自己受人讥讽的样子,她就失去活下去的信心!

我没有劝解她,反而是讥讽的说道:“放心,我不会劝你活下去,魔神界失去了你丧家之犬荆小蛮,还会再抬起来一个丧家之犬,就连魔神界,当丧家之犬也不是一两天了,是以千年来计算的,不是么?”

“你说什么!?我不是丧家之犬!我一辈子做的事情从未有失败的!”荆小蛮怒道。

“这件事不是么?你一死,你不就是所有人眼中的丧家之犬了么?”我冷笑问道。

荆小蛮那凌厉的目光,瞬间矮了下来,我趁机一把抓住了她,瞬间缩地术离开了战舰,这才把她丢在了空中:“一时的失败算得什么?毁了一艘战舰,又算得什么?蝼蚁尚且贪生,妖神界和那位,古仙界那位,不也是逃命比什么都快么?你死了,能得到什么!”

“我不一样!”荆小蛮怒道。

“怎么不一样?你多长几只爪子还是几条腿?”我皱眉问道。

荆小蛮冷笑一声:“你知道我杀了多少兄弟姐妹才爬到今天的位置么?成王败寇,我返回去,即便荣誉在身,又怎能掩盖住失去战舰的失败?”

“总有解决的办法,但死,是最不负责任的!也可想而知你的刁蛮了!你觉得你死了,一切都结束了么!对你而言是!但对你有所期待的亲友呢?他们怎么接受这结局活下去!如果你死了!你知道多少亲友要为你陪葬么?”我怒道。

“我!我……”荆小蛮想要再度反驳,但我最后一句话,她不知道如何反驳了,或许她心目中,仍有自己担心的亲友!

“赶紧滚回去,召集人马!有什么事,我会帮你!”我大声说道,荆小蛮咬咬牙,怒道:“这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嫌麻烦!”

我心中叹了口气,丢下她后,我冲向了血海战舰方向!

和我预想的一样,当所有的炮火打完后,血海战舰也不过是一艘巨大的靶子,面对撞击过来的血魔战舰,里面的神仙,除了弃船而逃,什么都做不了!

就好像是马蜂窝倾倒一般,血海战舰的伤裂口,以及数个紧急安全门打开后,一群群的血海禁卫冲了出来,他们有恐惧的,有惊慌的,甚至还有语无伦次的!

“投降我凃冥圣帝者不杀!保证以后出路!否则,我就算我凃冥山道鬼不将你们碎尸万段!血海也会把你们腐蚀干净!”我大声吼了起来。

这一吼,让一群血海禁卫全都怔住了,好些禁卫当场就不犹豫的飞向了我!

我心下大喜,在灭亡面前,恐惧的者总会寻找最近的突破口,包括血海禁卫也不例外,给谁打工不是打工?

最先过来的血海禁卫惊慌的说道:“我愿意投靠!多谢圣帝不杀之恩!”

“我也愿意!我们都愿意!”

而一群的神仙和血海禁卫也纷纷围了过来,看到我的面具和爆发出来的超品道体,他们大半都信了我的话。

轰隆隆!!!

就在大部分血海禁卫围住我的时候,两艘战舰果断的撞在了一起!血魔战舰的船首撞上了血海战舰的头部位置,顷刻把血海战舰的船首压得往血海中倾斜,而动力炉的爆炸瞬间吞没了船首,爆发出了一团恐怖的蘑菇云!

数百的血海禁卫无一例外包围了我,都纷纷表示了投降,因为鬼门关就在背后不远的地方,他们不投降,又能逃亡何处?

“这艘船是谁驾驶的?驾驶者在哪!”我瞅了一眼穿着一品血海禁卫衣服的中年人问起来。

“此血海战舰的驾驶者……驾驶者是段海承!此獠是堕神台血海舰队的第一战舰舰长,虽然驾驭本领出众,却性子孤傲、冥顽不灵!不但不顾我们性命穿过血海,还炮击鬼门关!如今我们也是受够了他,这才逃了出来!”那位一品的禁卫首领说道。

“段海承?没听说过,那他去了哪里?这艘战舰的核心驾驶室在哪!”我连忙看向了那一品禁卫首领。

那家伙指向了正在往下沉的船腹位置,然后说道:“在……在那里!此獠说要和血海战舰一起共命运,杀了好些要逃的兄弟,好在大家最后眼看要撞船了,要不然怕也会给他的疯狂威慑住不敢逃!”

我心中一凛,船首给撞毁炸烂,但船腹部却并未受到致命伤,而动力炉也才毁了两座,又不是不能开走!加上血海战舰每个舱肯定都是独立的,只要关闭损毁的部位就不会继续进水,那岂不是说他还有机会逃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