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剑舞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六章:剑舞


                但我想得还是太少,这一品血海禁卫见我犹豫,非常惊恐的说道:“圣帝!莫要再犹豫,这里马上要发生前所未有的爆炸,段海承要引爆血海战舰了!眼下血海战舰还有大概三十发主炮界雷浓缩炮弹、三千多枚完整的闲置界雷、五万多枚压缩雷线弹!这些炸弹全都是以自填式能量炉的方式存在,这些能量炉有上千个,但却都和动力炉、控制台相连!他如果全部引爆,到时候不光是这里,就连附近的所有一切我们能看到的地方,都要受到波及!恐怕连鬼门关都不例外!”

“你说的连接点在哪?他会去哪儿引爆?如果说对了,你就是首功!未来新舰的舰长!”我脸色煞白,连忙看向了鬼门关,如果段海承真的把舰船引爆,这些冲过来准备接舷战的道鬼和使节团,瞬间都要消失不见!到时候鬼道肯定要完蛋了!这简直就是一艘载着超级炸弹的战舰!

那一品的血海禁卫一听我说要给他当舰长,脸上全是兴奋,当即说道:“因为前方的主控台已经毁了,所以无法用命令自爆!所以我想在中尾仓!毕竟要引爆,必须在那布置和引爆界雷、使得动力炉和所有的能量炉全都爆炸!”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我连忙问道。

“在下崔奕!”那一品血海禁卫高兴的说道。

“很好,崔奕,你立刻带领所有血海禁卫制止鬼神界的道鬼过来,并且跟他们一起,全都躲到八方八山大阵内!”我当即一拍崔奕的肩膀,然后瞬间到了战舰那边!

崔奕很快带着众神直抵鬼门关,想来有他们劝说,所有冲过来的神仙都要吓回去。

正前方,因为刚才撞击带来的部分爆炸焰火滚滚,不过我也顾不得许多,直接从尾部的动力炉那边侵入,整首战舰几乎全都有万剑招来打过的痕迹,所以千苍百孔,我要闯入里面根本不困难!

战舰的内部,到处都是跳雷和火花,和我想得一样,这里的一个个舰仓全都封死了,不过已经从崔奕那知道了动力炉的我,立刻拔出天子怒,劈开了大门,然后继续往动力炉那冲刺。

就在我连过三个舰仓的时候,一股极强的气息,同样也发现了我,所以高速朝我移动过来!

这里的舰仓非常的大,每一个都有百来米的宽广,似乎感应到了我不过一品的实力,害怕我来捣乱,所以他竟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我!

“找死!”高速飞来的气息很快怒喝一声,随后一股猛烈的能量顿时贯通了前方的坚固仓板,直射我这里!

我毫不犹豫以天子怒挥向直飞向我的攻击,霎时,紫电雷浆飞溅泼出,和那龙卷一样的能量撞在了一起!

轰隆!

两股浓缩后的力量都刚猛异常,因为不想殃及舰船的精密位置,所以我们全都凝聚了自己的力量!不过,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后,还是引发了一场浩劫一样的爆炸,把两个舰仓当场打成了碎屑!

我看向了那把弹回去的银枪,暗道刚才那股力量,如果换成了别人,恐怕早就给一击打死,这是绝对不亚于陈训华的高手!

“何方神圣?!”一位长相略显苍老的男子出现在我面前,他因为受了伤而双瞳呈现猩红色,两道眉毛如浓墨一笔,确实有种耿直的意味。

“凃冥圣帝!来将通名!”我冷声喝道,在战舰对轰之下,血海战舰中的神仙也未必每次都能够避开,受伤并不奇怪,有的神仙甚至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报销了,而虚体在血海中根本无法存活太久,如果泡在血海中,几会功夫就得化作滋养血海的养分。

重伤的男子也在上下打量我,因为我带着面具,所以他并未知道我就是夏一天,而听我报出名字,他反而冷笑一声,说道:“原来是八方鬼帝凃冥,区区一品道体,本将何须通名?!”

“是么?”我冷然看着他,虽然他没有通名,不过我却知道他叫段海承,毕竟血海舰队的第一队长谁不认识?这超品的道体也足以傲视诸多神仙了。

“不错!鬼道者,死!”段海承怒喝一声,手挥银枪,瞬间冲向了我!

这家伙打算干脆利落的干掉我,节省下时间来引爆战舰,我怎么可能让他随心所欲,所以祖龙铠再次临身,瞬间将实力提升到了超品,和他达到同等的道力水平!

轰隆!

剑枪相交,顿时引发了巨大的爆炸,段海承在祖龙之力的肆虐下,也不得不退了一步,毕竟我浑身上下全是祖龙的雷电,稍微碰一下都要给电着,近身战吃亏的肯定是他。

“你不是凃冥鬼帝!你是夏一天!”段海承忽然的说道。

“哦?段海承,你居然一眼就能肯定我是夏一天,那还不速速投降,更待何时!”我不由冷笑起来,从祖龙之力上就能够断定我是夏一天,看来以后行走江湖,也不能不小心谨慎了。

当然,我也不害怕被他认出来,毕竟这里也算是鬼神界了,他就算知道我是夏一天又能怎样?也无法通知神庭的神皇,更别说能否活着离开这里了!

“投降?你想得倒是美!只要我把祖龙激怒,它一样毁了这艘血海战舰!而且,神庭的禁宝,怎么能让你们拿了去!?”段海承冷哼说道。

神庭对于血海战舰看来十分重视,到了这个等级的禁宝,断然不能落入敌人手中,否则给敌人研究一趟,就不再具备战略优势了,而且血海战舰就算再巨无霸,再恐怖,也不能没有弱点,以后让人瞅准了弱点打,谁都没那么多资源再造几艘靶子。

轰隆!

船体正在下沉爆炸,舰船前面给撞塌了,所以整个船也在倾斜!

段海承和我飘在半空,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自然都忍不住念起咒语,准备以法术来决定生死!

“光阴剑舞!”我咒语念罢,脚尖踩在虚空中,瞬间就到了他的跟前!这剑技无论在防御和攻击上,都首屈一指,所以面对受伤的段海承,这样的强攻压制是最为有效的!

“来得好!青龙啸海!”段海承长枪击出,霎时间能量的风暴朝我席卷而来,一波接着一波的龙啸声此起彼伏,果然是一招大耗威力的强攻法术!

每位神仙到了一品一样的程度,各自的招数基本定型,有的凶厉绝伦,有的则阴柔克刚,而这段海承明显是属于前者!

我感觉祖龙之力在顷刻间就给他的猛攻打掉了一大截,这明显是因为对方的威力太刚猛,我的护体罡气也无法跟上的缘故!不过有祖龙之力庇佑,就意味着我的强攻能够弹指间突破对方的攻击,来到对方的面前!

砰!砰!砰!

数十剑犹如光阴一般快速的猛攻剑击,让受伤的段海承在抵御的过程中痛苦无比,在力量耗尽而无法承受后,护罩毫无悬念的崩开,又勉力抵挡了几剑后,因为身上早就重伤,所以连中了好几剑,立即就几乎是虚体的状态了!

他本来以为和我有一战之力,可眼下除了只能惊讶于我的力量,已经自知没法获胜,所以为了引爆战舰,他根本没打算继续和我打下去,瞬间反冲回动力炉方向,念动咒语,准备将大门关闭!

然而即便是超品,毕竟是受了重伤,我缩地术比他还要更快,霎那时间我就出现在了他身后,天子怒一剑飞出,连带护身罡罩一起,当场就把他头颅卸下,而他,也给打成了虚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