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章:应战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三十章:应战


                鬼门关和鬼门山一界相连一体,但神仙城这个时候成为了屏障,把血海挡住了,让一界生灵,上百个活跃星球没有遭受这恐怖的污染,也得亏了八方八山大阵启动够快,应急之下,大家并没有给血海吞没。

但让我意外的是,这鬼门山并没有一位神庭血海禁卫的踪影!有的只是战战兢兢苦守在神仙城另一面的无数禁卫!

他们见到三艘战舰,以及我们八方鬼帝和大鬼皇到来,都激动得欢呼起来,而为首的鬼门关道鬼也飞了过来,汇报这三日来的情况。

“鬼门关给神庭的血海战舰轰破,我们以为神庭会派兵冲击鬼门关,所以全都把禁卫集中在了这里,但没想到,他们并没有再攻破我们的神仙城,而是徘徊在鬼门关后面,似乎有意这样来耀武扬威!”那首领我认得,叫韩如,是驻守鬼门山鬼门关的一品禁卫首领,和我有过些不愉快争执。

“看来是知道我们这段时间会来使者,故而来下马威的!”大鬼皇怒道,而这时候,其他三界的继任者和一群大官全都从战舰上下来,过来听取韩如的回报。

“是的!他们并没有下船,只在外面来回的巡游!”韩如大声说道,而大鬼皇看了所有官员一眼,问出了大家最关心的话题:“有几艘血海战舰?船上有多少人神界的神仙!?”

韩如犹豫了下,然后又回答道:“回大圣皇!一艘!人数不详!不过我认为不会太多,要不然岂会只是巡游和观望,却没有继续进攻?如果是我,绝对不会放过如此良机!”

大家一听,都松了口气,其中妖神界的王爷笑道:“我还以为是神庭要派大军过来灭界,原来不过是一艘血海战舰呀,之前那一炮,打坏了鬼门关,想来要放第二发也不可能了吧?”

那韩如也不是笨蛋,酌情后才说道:“是的!那口主炮,要放射一炮,恐怕有很长的时间限制,我们的鬼门关虽然给打出了巨大缺口,但却并没有全毁,若是全毁,我们的神仙城也一定抵御不住血海的侵蚀了!所以臣下猜测,他们应该只是震慑我们的样子!”

大家因紧张至极而冰冷的脸庞,顿时被韩如的几句话暖和了个遍,这魔道的王爷捻须微笑,说道:“神庭也不是那么容易过来的,要不然千年来,怎么会相安无事?这次只是一次例外,他们的血海战舰固然很厉害,但数量只有一艘的话,那也不算什么问题!”

“不错呀,神庭也害怕我们联军,看我们联合,各种不高兴,故而生出报复心而已!也就是和前些年一样没头乱跳,半点屁用没有!”妖神界的王爷哈哈大笑,顺道也讽刺了神庭一把。

我心中冷笑,刚才这些官员,怕得是面色惨白,眼下却还敢说大话!

听到还真只是耀武扬威,威慑为主,大圣皇也松了口气,包括我也心情平静了许多,之前也害怕媳妇姐姐的振兴大计因此回炉,所以担忧不已。

“诸位负责工器科的官员!现在,立即将大门修复!”面露庆幸的大鬼皇果断命令其他工匠修堵大门,预防血海回灌,扩大污染范围。

众官员当然也都齐心合力起来,看这三界有要看我们修门的热闹,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如愿,说道:“大圣皇,修门是必须的,不过若不赶走血海战舰,亦或者击沉此恐怖怪物,我们修得大门,一样有可能给它再来一炮,到时候修门岂不是白忙一场?”

“难道……凃冥你有击沉此血海怪物的办法?”明知道我是有意提起刚才战舰出战那一岔,但大鬼皇还是相当配合的假问。

我当下就看了一眼已经站在我不远处的魔道公主,说道:“面对血海战舰,我凃冥和肉体凡胎有什么区别?对付战舰,自然是得战舰才能奏效……”

“哼!”我的话果然刺激到了刁蛮公主,她瞪了我一眼,然后噌的一下,将一把寒光闪闪的红黑之剑拔了出来,面对自己的官员,慷慨激昂的说道:“不过是一艘船,我们这里有三艘巨舰,岂会怕他们神庭一艘血海战舰!?今日必为我魔尊击沉此血海战舰!将舰首像带回魔神界!”

“击沉血海战舰!”

“击沉血海战舰!”

魔神界的使节团都欢呼起来,而一向以魔神界马首是瞻的妖神界,此时也不能什么都不干,那皇子想了想,也说道:“三首对一艘,对方的主炮一定还在储备能量,我们宜早不宜迟,尽快合力击沉此船方为上策!”

古仙界那边虽然不如魔神界、妖神界那样的群情激动,不过那年轻的继任者也不禁看了一眼带领他前来的女性老者,那老婆子闭着眼,好一会才点头:“既如此,就一起对付神庭的血海战舰吧,也算是先来一场前哨战,看看神庭和我们这些年来,谁的进步更大,谁更强!”

“击沉血海战舰!”

古仙界也敲定加入后,三艘战舰上的神仙各个如血气方刚的青年,都欢呼了起来,势要将血海战舰击沉!

那魔神界的使节团都纷纷上船,而魔界的王爷也邀请大鬼皇道:“战舰血战,必以炮战为主,道体在炮战中,难有所为,甚至极度危险,既然大圣皇有灭此血海战舰之心,不若和八方圣帝一起,也屈尊到我们船上来,一同前往观战如何?”

大鬼皇听着这话就有些不高兴了,这明面上是在说魔道有豪华大船而鬼道没有,不进来的话,一会打起来就危险了的意思,但背地里,却大有炫耀在里面,是要让我们看看三大世界威风的!

所以大鬼皇很干脆的说道:“我和渡途他们抵御血海侵入,安排官员保护一界生灵,观战之事,便有罗浮和桃止前往罢!”

看大圣皇不给面子,那魔道的王爷也很郁闷,而听说只派了罗浮和桃止这俩老泼皮货,刁蛮公主就不乐意了,指着我怒道:“你给我上来!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把血海战舰击沉!”

“我怕死,万一你们战舰给流弹溅到,然后砸中我怎么办?我还是远远看着吧。”我一副害怕的表情,心中却暗笑,我也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神庭的司器监到底什么水平我是知道的,至少在肆小仙还在任的时候,绝对是六神天里拔尖的技术,绝对不是魔道可比的!所以救出肆小仙,我好几天都能高兴得合不拢嘴!

“我们血魔战舰岂会脆的给流弹打穿!你!你这胆小鬼!你到底上来不上来!?”刁蛮公主气坏了,看我无动于衷,她当场很不给面子的瞪了一眼大鬼皇,这大鬼皇也是百般无奈,又不敢明着发火,就反过来和我说道:“凃冥,我令你和罗浮、桃止一同前往观战!也算是对你有莫大好处的!去吧!”

“领命。”我说完,脚尖一点就跟着刁蛮公主飞上了这血魔战舰,还别说,这战舰的庞大,确实让人感觉到了一个人的渺小!而且光是这主炮瞄准了轰出去,我躲开怕都够呛!

三艘战舰从鬼门关出去,很快就穿过了界墙,来到了浩瀚无垠的血海之中!

海面上,血海战舰似乎也发现了三艘战舰从鬼门关出来,在海底下面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与此同时,海面也冒出了如同沸水一样的气泡!

显然,这是血海战舰要应战的意思!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