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二十五章:老弱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二十五章:老弱


                “背信弃义!背信弃义!都是一群贪得无厌之徒!!”大鬼皇怒吼着,随后我们就听到哐当的声音,这次又不知道他砸了什么东西。

似乎发现我们接近,议事殿很快安静了下来,而渡途鬼帝并未停下,直接就进了议事殿,而我和酆域互看一眼,只能是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议事殿内,两只鬼兽的雕像已经塌了一个,而大鬼皇坐在上座,脸色仍然不可抑止的有些难看,看来他着实生气得厉害。

“怎么了?闯入议事殿,难道有什么重要的大事么?”大鬼皇看了一眼渡途鬼帝,表情阴沉下来。

“圣皇,确实是军情大事,前些日,禁卫在我们这一方面的血海,听到了疑似血海战舰的声音,可能神庭已经是自己突破了界雷区而来,不知有什么目的。”渡途鬼帝连忙说道。

大鬼皇一听,嘭的一声,捏碎了黑色的椅子扶手,脸色青灰得难看:“什么?人神界神庭的血海战舰来了?”

“目前只是猜测,但根据回来的禁卫描述,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血海战舰。”渡途鬼帝认真的说道。

大鬼皇看向了我,然后沉凝起来,恐怕他心中在想是不是我带走的葬神棺激怒了神庭方面,才导致了血海战舰来施压,不过酆域很快说道:“我们三商量了下,觉得应该不是葬神棺的问题,毕竟这些葬神棺神庭既然丢下血海,就等同弃之,现在极有可能是另一个方面的原因。”

大鬼皇点点头,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但很快他就抓了抓头发,然后说道:“即便现在把这事说出,他们也不会罢手的!这些家伙,是要把我们架在火上烤呢!”

说完这话,我们全都吃了一惊,酆域立即问道:“大圣皇,难道魔神界和的妖神界来,是为了让我们做什么不利于人神界神庭的事情?我们以往都是尽量不刺激到神庭呀,这才保持了千多年来的和平不是?”

“何止是不利?这简直!!”大鬼皇本来还想骂两句,但很快深吸一口气,说道:“魔神界和妖神界的继任者,先后来知会我,说魔神界的魔尊,妖神界的妖尊,古仙界的仙尊,去年回去前的事,都已经商量确定好了,今年开始,就要在我鬼门关布置一个清扫界雷的大阵,定期清扫界雷!”

“什么?”我愣了一下,这不是要在鬼门关安置个导弹防御系统么?这举动一旦做出来,神庭岂会放过鬼道?

渡途鬼帝和酆域鬼帝也同时脸色大变,渡途说道:“此事万万不可!若是如此,神庭岂会善罢甘休!?”

“是呀!这事咱们不能干!至少不是现在!至少我们的实力足够了,能于其他界一起联合了才行!”酆域鬼帝说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但他们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反攻神庭的机会近在眼前!此事只是知会我们,而不是跟我们商量的!若是不同意,估计今年接济的仙气盘就没有了!”大鬼皇有些愤怒的说道。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如果换一般事情,鬼道肯定是决口答应,但这次大鬼皇的愤怒却可以理解,因为这事稍微弄不好,那整个鬼界离着灭亡也不远了,按照神庭的神仙数量,兵力的强大,吞下十几二十个鬼神界都没问题,我们这里也就是个空架子,稍微推一下,也就倒了。

“养了我们千年,眼下是要过河拆桥了。”大鬼皇苦笑摇着头,露出了十分无奈的表情。

渡途鬼帝也面露颓然之色,而酆域也措手无策的轮番看我们的脸色。

我皱着眉,犹豫了下说道:“既然不能反抗,那就笑着接受好了,不过价码肯定要往高了开,我们现在顶在前面,怎么也要给身铠甲和盾牌吧?”

大鬼皇看了我一眼,沉默了一会,说道:“然后呢?”

“然后?建设这个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界雷区之大,也不是建起大阵就可以全扫干净的,我们不断的要求资源,自己加速发展,有了自保的能力,也就轮不到他们来说话了。”我平静的说道。

“确实,界雷不是随便就能扫除的,他们三界不知道研究了多少年,结果不是还得绕道么?弄这个大阵,肯定也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对他们的工序,咱们也是能拖就拖好了,好比几个月才给他们开一次鬼门关!”酆域搓着手说道,对于战争,估计他也不乐意,大家在一千年里,早就安于享乐了。

“笨蛋,拖着也不是办法,神庭如果发现,随时可能打过来,别忘了,这血海战舰现在都到我们家门口了!”渡途鬼帝呆鬼门关久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对酆域鬼帝的想法都嗤之以鼻。

我说道:“拖着肯定不行,我们如果没有自保能力,早晚也会完蛋,所以后面我们就得有几手准备,至少在他们反攻神庭的时候,不能只是提供战场的一方!”

大鬼皇看向了我,然后说道:“什么准备?”

“还没想好。”我无所谓的说道,就算有准备,我怎么可能会随便说出来。

大鬼皇皱着眉,只能说道:“仓促之下,大家也没什么办法,现在我们自保的资本都不够,他们三界千年来早就算好了,只给我们苟且活下去的仙气盘,而不是让我们有反咬主人的能力,现在让我们羊入虎口,实在是太过分了,亏得这么多年,还搜刮了我们如此多的珍贵材料!”

“政治无情,大抵如此。”我淡淡的说道,而酆域和渡途都是叹了口气。

现在大家坐吃山空,就算要撤退离开,放弃整个中枢和圣殿,如果以后没有了仙气救济,在鬼界里也是死路一条,所以留在这里得过且过,有时候更能让大家接受,所以即便在这个时候,他们三位也没有谁提出逃离这片地方。

我凃冥山的一百颗活跃星球,生灵更是不知多少亿兆,更何况是媳妇姐姐的领地,我当然也不会想着逃离,所以留守此地想办法,才是唯一的办法。

“好了,此事且看着办吧,先把今年的使臣接待好,你们回去吧,届时使臣入朝,会有通知。”大圣皇叹气说道。

我和酆域、渡途只能行礼后退出,这一路上,我们当然少不了就此发表看法,其中最郁闷的不过是渡途鬼帝,因为这扫雷大阵是在鬼门关那边建造,这无疑是在他眼皮子底下!

酆域因为觉得只有几年蹦跶了,也大倒苦水,不断问我有何良策。

我心情颇为复杂,大鬼皇看着也不像是勾结三界的样子,要不然他生什么气?反倒是一副被害者的表情,鬼皇不好当,特别是大军压境,背后又有虎狼驱策。

我不由想起了战争之时,老幼病残给抓起来后,一群强兵逼迫着他们前去攻城的景象,眼下的鬼神界,正是代表了老弱,这六神天大战重启,已经千苍百孔的鬼道,恐怕就会成为神庭的有一个大荒了。

返回了各自的宫殿,蚩圣和斩龙都跑过来问我情况,我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此事一一说了,这可把斩龙吓得一愣一愣的,而蚩圣反倒没有半点压力,甚至还有股子兴奋在里面。

又过了两天,内侍官就来宣布,使臣已经到了鬼道朝廷外围了,神皇要带领八方鬼帝前去迎接。

这几天酆域和渡途都没来过,所以对于使节团的消息,我是两眼一抹黑,这次见使节团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