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魔气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魔气


                他们现在是觉得我傍上了媳妇姐姐,所以连媳妇姐姐那份都打算赢了,好让我到时候带着媳妇到处乞讨去,着实是可恶之极,不过像是我这样平步青云的鬼帝,难免会引来一群鬼帝的红眼,给围起来吊打本就正常之极。

八大鬼帝到了中庭,当然是要去见一见大鬼皇的,其实经过我这段时间接触了无数鬼帝级别的政务,发现在鬼道,大鬼皇的地位和优势也不算是很强,论其整体的军事实力,是比不过八大鬼帝集合的,也就三个弱势鬼帝左右的总兵力,而就道体而言,大抵也就是八位鬼帝之一再提一个层次而已,有的鬼帝也相当的强悍,因此对于八大鬼帝,大鬼皇政见多数是无比的温和,相当重视和鬼帝们打好关系。

这同样也是八大鬼帝这些年来,都对现任大鬼皇马首是瞻,极少出内战的原因,要不然大鬼皇如果性情乖戾暴躁,还不早就给八位鬼帝推翻了?

而八方鬼帝的道统来源,皆是自己神仙城内,这八座大山,底下道统禁制写了足足八重天,所以我在下界接触这八位鬼帝,都能察觉到道统的强横,至于各山的山鬼,因为是照影固形之体,所以都连接其中一座大山,如果同时激活八方八重天大阵,道体就能瞬间突破七重,所以在鬼道这个范围内,还是无惧其他界大范围进攻的。

山神道鬼也作为鬼帝的好帮手,一直就存在于八方大山之中,守护鬼道和平。

至于八方鬼帝,则多是处理政务,沟通和解决诸方神仙要求为主要的工作,所以在性情上,大家基本都算是老油条了。

“凃冥,你可真打算要赌?至尊那份再丢了,你要喝西北风去咯。”酆域鬼帝有些意外的看着我。

“那是自然。”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反正到时候看赌约够不够吸引人。

而酆域鬼帝的一边,还站着一位老太婆,这位之前我已经是见过她了,正是我刚出鬼门关时引我前往中庭皇宫的渡途鬼帝。

“渡途,你这次带了什么好事物来?”酆域鬼帝还挺八卦。

渡途鬼帝扫了一眼酆域鬼帝,冷道:“关你什么事?问那么多,到时候比一比就知道了。”

酆域圣帝嘿嘿一笑,就和我们并肩走入宫殿,而我们的前面,还有两组鬼帝,最前面的是青面鬼罗浮鬼帝,还有一位长得也十分丑陋的胖头鬼桃止鬼帝,这两位的底子,听说是最厚的,互相之间只要稍稍合作,比后面六位任何三位加起来都要厉害。

而接下来第二组并列的三位,分别是嶓冢鬼帝、抱犊鬼帝、罗酆鬼帝,这三位分处西方嶓冢山。西北抱犊山、西南罗酆山,地方上几乎是连成一大片,所以平素关系就很要好,走在一起正常,这三位是真真正正的攥紧拳头的典型。

而我们这三位走在一起,情况就微妙得多,我镇守东北凃冥山,这北边是酆域山的酆域鬼帝,大家本来没什么交集,不过碰巧是来的时候一起聊了几天,相对熟悉了点,不过一路上,我发现这家伙口无遮拦,因此别人都不怎么喜欢和他交流,不过我是新人,要进入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圈子是不可能的,人家早就抱团了,所以和他凑在一起也实属无奈。

至于东南部的渡途鬼帝就有意思了,这老太婆似乎谁都不喜欢接近,可能是镇守鬼门山久了,时刻带着警惕的目光,难以接近,所以跟在我们身后,让我们感觉凉飕飕的。

到了皇宫里面,大鬼皇已经坐在皇位上等着我们了,我也跟着七位鬼帝行单膝跪拜之礼,然后分列左右,等待鬼皇下达指令。

“这次信报,使节团已经快要到了,而且数量之多,也是历年来之最,诸位圣帝,务必好生接待,不可让上邦感有所意见!”大鬼皇第一句话,就点出了让我们小心招待。

大家当然没什么意见,谁会跟仙气盘过不去?毕竟是上面来发钱的,就算脾气爆的,这个时候也要忍一忍。

“圣皇,我们倒是没什么,历年来也司空见惯了,还是跟往年一样招待,不过今年,我们却多了新晋的圣帝凃冥,圣皇有什么交代,恐怕还得找他吧?”罗浮鬼帝一来就把目标转向我。

大鬼皇刚才开始就已经主意着我了,毕竟我对他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刺头,而且不止是他,其他鬼帝应该也会有这感觉。

而罗浮鬼帝一说起来,大家就都看了过来,让大鬼皇也不得不正视我,摆出了认真的表情,说道:“凃冥,招待上邦使节团非同寻常,有什么规矩你不懂的,多与其他圣帝交流,若是我们今年的接济品拿不到手,会非常麻烦,你知道了么?”

我皱了皱眉,回答道:“知道了,就是陪吃陪喝吧?这个我拿手。”

听我这么一说,大鬼皇顿时皱起了眉,说道:“这……算了,我回头会派内侍教你规矩,这礼仪关乎圣道一界安危,万万不可马虎,生灵存亡,皆在此救济品中了!”

“是。”我当然不敢担起鬼道存亡的责任,就老实的回答了,不过派内侍独教我规矩,这也太看得起我了。

训完了我,大鬼皇看向了罗浮鬼帝和桃止鬼帝,说道:“今年较为特殊,就由两位前往亲迎使节团,而其他几位居中等待吧,在这等待的途中,还请诸位多多教与凃冥圣帝一些重要事物,万万不可有所怠慢而铸成大错。”

“是!”一群鬼帝全都接令,这次看来大鬼皇在重点的‘关照’我,也怕因为我闹事而拿不到接济品,而其他鬼帝当然明白这点。

“那诸卿这些时日就尽责做好本分吧。”大鬼皇说罢,就消失不见了。

我们一群鬼帝留在了殿内,其中几位窸窸窣窣的讨论起来,酆域鬼帝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凃冥,你可得好好学规矩,不要害了大家,嘿嘿。”

“一边去,别搞得我跟破坏分子似的!”我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而就在我和酆域鬼帝说话的时候,罗浮这青牙鬼走了过来,打量了我一眼,笑道:“咱们原先赌约的事情,还是照旧,而第二次赌约,还得等我和桃止去把使臣迎接回来再说了,你好生在此学习规矩,别到了关键时候把大家准备的搞砸了!”

我冷哼一声,也懒得理他,而其他鬼帝也没有要教我什么的意思,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只有酆域鬼帝笑嘻嘻的跟在我身后,因为就我是新人,而且不介意他在那损人。

渡途鬼帝这老太婆也走了,我看没其他鬼帝愿意搭理我和酆域,也跟着出了皇宫,结果刚踏出门槛,一个内侍官打扮的道鬼就过来拦住了我,要跟着我去驿馆,准备教我基本的礼仪。

“哈哈,凃冥,你就老老实实的学规矩去吧,我先去忙点事,一会再去驿馆看你。”酆域鬼帝乐呵呵的说道。

我冷笑回应他,也不说话的就带着内侍官去驿馆那,至于蚩圣和斩龙,刚才我们觐见的时候都先去驿馆了。

然而,就在我下阶梯的时候,忽然感觉几股股轻微的,熟悉的气息出现在了一群陆续过往的官员之中。

我立即扫了过去,只见穿着富贵的三位女子,正一步步拾阶而上。

“魔道?”我嘴里忍不住低声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那三位头顶黑色斗笠的女子似乎听到了我的话,扭头看了过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