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赌约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二十一章:赌约


                媳妇姐姐似乎很喜欢巨大宽阔的圣殿,一路走到了平台的最高点,终于回过了头,她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眉间已经舒缓了下来,可见这圣殿建造得很让她满意。

所有的官员在媳妇姐姐转身那一刻,全都半跪在地,高声的朝贺,媳妇姐姐也没说半句话,让我们免礼后,就消失不见了。

而剩下的一切,当然都是由我来操办,这圣殿周边还有不少的建筑,如议事庭,如会客殿之类的,都应有尽有,至于这主圣殿,除了媳妇在的时候有用,其他时候也基本是空牢牢的状态。

去了议事殿那里,我安排了肆小仙负责做好接待使臣的准备后,就只带了蚩圣和斩龙,就朝着皇宫进发,毕竟能否把使臣招来,全在于我,如果我办不成此事,那不止是肆小仙,连我建这座圣殿,都没有丝毫意义了。

马不停蹄和蚩圣、斩龙赶往皇宫,中途竟遇上了也通往皇宫的酆域鬼帝,这酆域鬼帝镇守北方酆域山,跟我几乎同一个方向,我前往中枢,撞上他也不算多巧合的事情。

这家伙排场着实不小,除了带了自己的山鬼,还带了一群官员,另外让我困惑的是,还有数十个红色的箱子!

见到我过来,酆域鬼帝上下打量我一会,就招呼我过去,但一接触上,他就不由笑出声来:“凃冥,你怎么才带了两个道鬼前来?这还是两位……千夫长?”

“嗯,是呀,难道……酆域,你可有什么指教?”我也一副打量他的模样。

“嘿嘿,我哪敢指教你呀!不过你真打算带两个千夫长去?”酆域圣帝笑起来。

“这有什么问题?”我有些不耐烦了,而酆域圣帝帝见我如此不通世故,就说道:“别这么看着我,兄弟我是为了你好,要不然你带什么东西,我还懒得问呢,你带越少,我越高兴!你可知道,我带了什么么?”

“哦?带越少越不好?会有什么坏处?你带了几十口大箱子,这么多的随从,又是何故?有什么好处?”我连忙问起来。

“你新来,估计不知道,不过带来的礼物多点总是好的,这好些岁月下来,大家都心知肚明使臣们喜欢什么,所以难免都会带来点,毕竟除了接济品,也是有部分使臣是要来以物易物的,总不能什么都不带,干看着吧?”酆域圣帝摇头笑道。

我沉凝了下,这酆域圣帝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凃冥,来不及了,这来去你凃冥山,最少都要十多天,又准备一大堆东西,大家早就散场了!”

我皱了皱眉,果然,这酆域压根就不是好心告诉我的,这是让我后悔呢!果然是损人不利己的典型。

“那你这些官员,又是作何用处?”我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官员,除了一些官职看得真切外,还有十几位蒙着面纱的婀娜少女。

“嘿嘿,当然是帮我疏通关系呀,我这些都是外交官,看到那十八位美女,还有十八位俊男没?这次我罗酆山,绝对会拔得头筹!”酆域圣帝狡猾一笑。

我脸色不好看,这小子心术果然不正,不过倒是能从他口中套出点消息来,所以我还是压着脾气问道:“什么头筹?难道八大鬼帝,还有什么好玩的赌约?”

“那个自然是有的,去了见到其他圣帝不就知道了?”酆域圣帝嬉皮笑脸的说道。

按照这家伙这么说,我带了蚩圣和斩龙这两大光棍去,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去的?蚩圣长得黑黝黝的,却也就只能算是个正常人的样子,让他和那十八位俊男比,那可就差远了,而斩龙,那直接就是一巨大化的野人,扛了把斩龙刀杀气腾腾的,我带上他,感情不是去讨好天朝上邦,那是去吓唬人的!绝对是比不上俊男美女讨人欢心!

我有些冒火,瞪了斩龙一眼,说道:“你小子,参加那么多次的接待使臣,怎的也不与我知会一声?”

斩龙愣了一下,然后摸着脑袋说道:“我没去过呀,没谁带我去过呀……一旦那时候,我就给赶回凃冥山那守山了,我也不知为啥。”

我愕然看了他委屈的目光,拍了拍他恍如木桶一样的腰,叹了口气:“主公错怪你了。”

“那可不,你总是错怪我斩龙。”斩龙猛地点头,真好似我亏待他似的。

蚩圣一板正经,连忙补刀道:“主公!上次我输了一点点,这次看某家的!无论什么比赛,我一定给你赢个满堂开花!”

我上下一看这家伙,差点没想用剑削出个美人脸来,不过对于这样热心肠的下属,我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嗯,有这份心,主公我很欣慰,如果到时候有特殊嗜好的使臣喜欢,我再把你奉上吧。”

“啊?”蚩圣愣了一下,很快连忙怒道:“不行!”

我白了他一眼,怒道:“你这是逗我么?君子无戏言,你反复无常,又要走老路不成?”

“我……”蚩圣哑口无言,气得是不知说点什么好。

就这样,除了我郁闷,蚩圣也有些感到莫名紧张了,这段旅程,他明显用手摸自己脸的动作多了起来。

至于斩龙,他天真的还叉着腰,一副威武大将军的样子,让那边酆域圣帝的俊男美女一阵的闷笑,估计都觉得它傻的可爱。

我咬咬牙,这样的窘境我遇到不少,眼下做什么准备都来不及了,只能先见过使节团再说。

因为搭了顺风车,所以我请教到了酆域圣帝不少问题,毕竟这家伙觉得我只带了两个丑角,完全没什么威胁,所以一股脑把所有我想知道的,关于使节团的事说了出来。

八大鬼帝见使节团的事,倒也没有多长时间,毕竟以前都是大鬼皇偷偷摸摸的进行,现在大家吃这救济吃习惯了,也觉得自己贫瘠后,方才是以臣下的姿态,接受了接济品。

而八大鬼帝迎接使团的过程,花样倒是不少,好比之前这酆域圣帝稍微透露的赌约,其实就是在迎接使节团的过程里,进行仙气盘的收集,而赢取最多仙气盘的鬼帝,将会享有最低者的接济品。

这接济品的来源,当然是使节团走后从大鬼皇那获得的一年份的所有仙气盘,这样一来,赢家也就相当于是得到两年的接济品了,这也相当的划算。

至于输家,一年的时间里,恐怕是要打秋风过日子了,毕竟经营管理一界,花销之大难以想象。

果然,我和酆域圣帝到了皇宫中庭后,另外六位鬼帝一一来见,和酆域圣帝一样见到我时,都笑得是合不拢嘴,顿时是觉得我肯定输定了。

不过没有悬念的输家,并不能让他们的兴奋点减少分毫,因为谁赢还说不定呢,不过这些鬼帝的花样又要翻新了。

“喂,凃冥,大家本来可都非常看好你的,但现在你是输定了,我们也不愿意让你就这么惨淡收场,这样吧,咱们这趟看看情况,再约个赌局如何?反正输了,你不是还有圣尊那份么?赢了还能抱残守缺。”罗浮山的罗浮鬼帝笑嘻嘻的和我说道。

我看了一眼这群鬼帝身后各自带着的庞大军团,然后说道:“好呀,你们想要怎么赌我都奉陪。”

“有你这话,大家就放心了,嘿嘿。”那罗浮山鬼帝笑道,这家伙一副八大鬼帝之首的表情,随后我一问酆域圣帝才知道,原来上一届的赌局,这家伙就是胜利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