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八章:活罪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八章:活罪


                “斩龙!你知罪么!?”我脸色阴沉的喝问,斩龙给打惨了,但并非多严重的伤,只是给捆仙索捆得结实而已,给我抓起来,还剧烈的挣扎起来。

“我不服!你当了鬼帝,也应承让我好好隐居凃冥山,此刻却派这贼鸟厮来抓我!是何种意思?容不得我下野直说便是,卸我山鬼之职,将我宰了好了!”斩龙义正言辞的怒道。

我冷笑一声,然后看向了蚩圣,说道:“还有围攻你的一群道鬼呢?”

蚩圣正在那体验鬼道神格,给我一问,随口就说道:“碍事乱飞的虫子,自然是让我杀了。”

我皱了皱眉:“虚体呢?”

“逃了。”蚩圣有些郁闷的说道,我当即说道:“应该还有其他罢工的官员吧?你赶紧领一些百夫长都给我抓回来,敢不投降抗命的,杀无赦!”

蚩圣愣了下,还没反应过来,我瞪了他一眼:“刚当上千夫长,是不是就不想干了?”

“领命!”蚩圣这次反应过来了,立即转过头:“哪位同僚身居百夫长的?赶紧跟某家去抓叛匪了!”

结果他一说完就尴尬了,大家都鄙视之极的看着他,这定睛一眼看下去,谁的官职不比他大?几个十万夫长甚至比他高了不知几品,要不是惧怕这家伙实力,早就开骂了。

蚩圣又尴尬又感羞人,就恨恨的看了一眼给他下套的我,我反问道:“你是笨蛋?官职卑微不会往上爬?没手下自己不会去抓?还是你觉得你天生就具有主角光环,只要振臂高呼,别人就不要钱似的跑来给你卖命?”

蚩圣咬咬牙,孤零零的就飞去抓手下了,看着他的背影,肆小仙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呀,可真逗。”

“这家伙也不像是笨蛋呀,怎么落我手里智商就掉了几个档次?”我摇摇头,然后准备继续审讯斩龙。

结果肆小仙战在我身后,却已经因此笑得是花枝乱颤,玉手只能伏在我肩膀上,说道:“谁让你掌管了封神书,又把他摆在这尴尬地位?不过这样也好,努力得来的东西才可贵,至少这里的每一位神仙,可都经历了他现在经历的一切,甚至还有更多呢。”

一群神仙顿时是对肆小仙的说法大为同意,一位十万夫长站在后面,当即回忆起来:“可不是么,想当初,我也就是神庭里一个看家护院的小子,比这蚩圣而言,起步不知道晚了多久,哪有他一上来就当千夫长的?”

“老臣也是战战兢兢,伴君如伴虎无数的时光,到了前几年才给打入葬神棺,也是命大之极咯。”商民也捻须一笑。

“可不是,商丞相如此,让我们也忆起了往昔,真是一将功成万骨骷,多少的同僚死在了路上,又有几个跟我们一样走得这么远?”一位十万夫长也叹了口气。

这种怀古悲情,让大家纷纷踊跃发言,一时间让审讯斩龙的严肃场合变得热闹无比,不过众神都感觉互相之间亲近了不少,所以我并没有直接打断。

其实我一路从地球上来,无数的亲朋好友,一样没有能陪着我走到最后,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足以代表我这一路来的经历。

却未曾想我们的经历,让斩龙这货听在了耳中,反倒是目光变得软和了些,没有刚才那样要打要杀的情况了。

我看大家聊得差不多,就伸手制止继续说下去,然后问起了斩龙:“斩龙,你是一山之鬼,侍奉的是凃冥山的鬼帝,如今公私不分,不觉自己白瞎了这么多年的山鬼之职?”

“原来的凃冥圣帝与我斩龙多年皆有私交,对我有恩,对我也肝胆相照!大家各为其主,个有难处,所以还是那句话,把我撤职便是,我愿意下野凃冥山,过隐居日子便是了!况且无论你如今做的是对是错都好,至少我都看不起你之前因我与你有嫌隙,而迁怒我朋友,害其受万仞临身而死!”斩龙这次没有再骂骂咧咧,而是语气变得坚韧起来。

“呵呵,我也不管原来的凃冥圣帝到底对你有多好,至少我没看到,不过他亵渎圣尊,竟提议让圣尊下嫁圣皇,以促成神殿和中庭结合!如此贼子,品行之劣可见一斑,而他不分黑白,你也不分黑白?或者若是此事真的促成,你也会帮他执行下去?请圣尊下嫁圣皇?”我冷笑看着斩龙。

斩龙愣了一下,然后怒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岂会为促成神殿和中庭结合而提此大逆不道之计议?”

“事实就是如此,你那日受伤没来,人证物证却不会因你不在而没有,这里大有神仙敢发誓作证!”我皱眉说完,之前带路凃冥山的官员就果断站了出来,举手愿意佐证,并说道:“圣皇虽然尊贵,但圣尊至高无上,如此举动,便是亵渎!我自不与其同路!斩龙大神,还请三思此事原委!”

斩龙估计给冲击得不轻,但我却没有放过他,怒道:“斩龙!你是鬼道一员,奉鬼道至尊为尊,还是涂冥鬼帝一神之私鬼!?但且说来!若是后者,我立马斩了你!”

给我这一喝,斩龙目露惊惧,立马说道:“我奉至尊为尊!并非凃冥圣帝私鬼!不过我也不服你!凭什么敢叫我至尊为……为那个……”

我顿时想起当时叫媳妇姐姐‘媳妇’的事情,这肆无忌惮之下,鬼道一些鬼,对我的偏见当然极深,不过媳妇姐姐无论是什么身份,那也是我媳妇。

“你家圣尊可有拒绝此称呼?”我冷冷的问道。

给我这一问,斩龙顿时哑口无言,但很快却怒道:“谁知你是否信口雌黄?”

“是否信口雌黄,也不关你的事,我爱怎么叫,乐意怎么叫,只要我家媳妇儿愿意,你管得着?”我毫无半点犹豫的说道。

斩龙再次目瞪口呆,但很快就咬牙说道:“若是圣尊不愿意,我斩龙便不会放过你,若是圣尊原意,我自然不便说什么!”

“很好,一码事归一码事,你是凃冥山的山鬼,眼下我接任凃冥鬼帝一职,接管凃冥山,你却带兵意图谋反,可知罪么?”我冷喝道。

“我知罪!便是将我千刀万剐,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斩龙也是光棍,干脆的闭上了眼睛。

“但眼下正是我用人之际,顾念你驻守凃冥山千年,忠心耿耿,此次谋反也是因为受蒙蔽误会造成,死罪可免了!”我冷冷说道,然后再度把它拎了起来:“不过,如果你还有求死之心,我也不会不同意。”

“我斩龙又不疯!愿意免死受活罪!”斩龙倒是干脆之极的拒绝了死路。

“你就算是受活罪,但也免不了戴罪立功,否则我不但扒了你的官职,还要坏你道统!再将你逐出凃冥山!以此才能抵谋反之罪!”我冷哼一声,伸出手弹出几把虚无剑就断开了捆仙索。

斩龙挣开锁链后,松动了下筋骨,然后瞪着大眼睛看我:“行,你说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的山鬼之职,暂且收回,眼下先戴罪立功,从千夫长干起!你可愿意?”我犹豫了一会才说道,这家伙和蚩圣差不多的实力,一个难驯,一个有罪,总不能让他们事事如愿,还得有待打磨一番。

“斩龙愿意!不过我若是不当山鬼,此地谁来守护?谁来当这山鬼?”斩龙愣愣的问道。

“你也是……”我皱起了眉,但笨蛋两字没说出来,这家伙其实是有点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