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二章:不服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二章:不服


                换血的原因不言自明,我反正是不相信原来那涂冥鬼帝的幕僚团和军队的,当然先把他们撤职了再说,当然,这也仅局限于高级官员的大换血而已,超过了那几百个大官以下的名额,我根本也没动他们的打算,所以并不算是元气大伤。

而且我已经对大换血做出了相应的回击,也会抑制大规模罢免后带来的副作用,毕竟搞改革和革命这种事,我干得也确实不少了。

孙世东办这事很顺利,才十来天的时间就返回来了,说是左右丞相都答应了这次的大规模鬼神变动,而且很快会呈上给大圣皇,到时候再拍板这方案。

半个月时间很快一晃而过,因为八方鬼帝是九大职权的制高点之一,所以大圣皇亲自带领另外七大鬼帝,前来给我册封。

而似乎知道整个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所以七位鬼帝都接受了我成为第八位圣帝的结果,故而对我都把持了观望的态度,而就算不满我的,应该也不会当场为难我。

这时候,肆小仙已经恢复了完全的道体,并且将我需要的面具制作了出来,让我得以在册封前将这面具带上。

要知道现在七大鬼帝都带着各自亲信,还有大圣皇的文武百官临场,人数之众多,可算是一大机会,因为趁着这个时机,我可以让他们能看到我的面具,以后也方便我行走其他鬼帝之间。

面具经肆小仙改良过,为了方便辨认,她做了部分的镂空,面具的额部还雕刻上了涂冥鬼帝的标志,那是一朵血色的火焰,看着相当的威风。

我带着面具出现在了封神台上,少不了一阵的惊愕,毕竟之前我是不戴面具的,现在戴上面具,虽然威风凛凛,但也太过神秘了。

大鬼皇当然有些不满,不过鬼道没那么多的乱七八糟规定,看到官袍无误,气息也是我的,就不理会我这些小节了。

册封仪式当然不是随随便便的过场,繁文缛节多不胜举,而凃冥山因为官员全都给罢免了,所以一个都没来,都暂时给关在了凃冥山之中。

不过我麾下官员实在也不少,几百个仙家济济一堂,把所有的鬼帝们和文武百官都吓了一跳,因为这么多三品道体以上的强者丢在一起,也算的上是一股在鬼界里也是不可小窥的力量了。

加上有肆小仙的帮忙,大家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站在封神台前面,精神面貌可嘉。

我扫了一眼我手底下的官员,除了肆小仙他们,我发现蚩圣居然也来了,他恢复了九成之多,是除了肆小仙外最强的一品道体,可能因为这次册封几乎个个有份,所以蚩圣觉得有戏,就屁颠屁颠跟来了。

宣布我当上了涂冥鬼帝后,巨大的封神台上就落下了神格,然后加持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浑身一凉,心里暗道这鬼道神格确实是阴气重重,感染神格的事情还真是不假。

除了我,商民和肆小仙,以及一些一品道体的仙家,都册封上了相应的鬼道官职。

可一个个官职念下来,蚩圣看起来却眉心紧锁,可能是已经有了一丝的怒意,因为这么多的官职里,竟没有他的存在!难免让他十分的恼火。

要知道他自视甚高,就算是被动给我打杂,也不想给其他仙家轻视,也同样想要证实自身的价值,故而发现所有官员都册封了一遍却没有他,所以心中有了怒火。

不过会咬人的狗都不大会吠,这点我倒是看出来了,蚩圣正是这样的存在,况且他也不是笨蛋,会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所以等到册封结束大家都走光了,他才拦在了我的面前。

“为什么不封我官?”蚩圣怒目瞪着我,还别说,他恢复了九成的道体后,目光中竟有一种摄人的威芒在里面,让我一眼就看出了他极度危险的本事。

不过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冷笑一声就说道:“有意思,你就一打杂的,有必要大张旗鼓的封官么?就算我要封,你挂着扫地官,或者是扫厕官什么的,好意思出外见人?”

蚩圣气得脸色煞白,怒道:“你!你把涂冥鬼帝下属所有鬼神全撤职了,却没把斩龙的山鬼之职撤掉!留我不封,有何用意?!”

“呵呵,你是以为我不撤这斩龙山鬼之职,又不封你官,以后是有封你山鬼之职的用意?我看,你是想太多了。”我摆摆手,完全不打算继续理会他。

这顿时让蚩圣是浑身怒得发抖,嗖一下就又拦到了我的面前:“那你强行让我给你打杂三年,有是何用意!?若不给我官职,我凭什么给你打杂?”

“嘿嘿,你既然承认自己是打杂的了,那就是一次进步,继续努力,往后立下功劳,我少不了要封你官,我很公平的。”我冷笑的打量了他一眼。

“公平?商民和肆小仙,你皆委以重任,而我与他们能力想相比,只强不弱,却只是个打杂的?这就是公平!?”蚩圣已经是抓狂了。

“只强不弱?论内政和外交,你有商民之能?论炼器制器,你有肆小仙之才?就算是诸位曾经司职神霄府的将军,论行军打仗,你比他们又强了多少?”我冷冷的看着蚩圣,他已经是给我说的愣住了,我随后又继续说道:“记住,给你的,你可以要,但不给你的,就老实打杂三年,这三年内凭借成绩,你才能得到你该得到的一切!明白了么?”

蚩圣紧拽着拳头,喘着粗气,似乎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给人如此对待,这让他自尊心受到了猛烈的质疑。

我皱起眉,一伸手就拎住了他的衣领,喝问起来:“怎么?不想干?还是不服气?不想干了就滚去和斩龙做伴,不服气就说一声!”

蚩圣咬咬牙,低声怒道:“我!不服!!”

“嘿嘿,你还不服气?就你这实力,难道还想打赢我不成?行,你要能打赢我,回了凃冥山,我剥了这斩龙山鬼之职给你!”我见他一副节制不住的表情,仍不忘羞辱一遍。

对他这样冥顽悍匪,除了精神上碾压他,还要在实力上以于压制,否则他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蚩圣嘴角垒起怒意,然后伸出手搭在了我的手上,我知道他是有意要比试一下,所以抓住他领口的手干脆至极的用力一甩,将他掷到远处的废墟石柱上!

蚩圣确实极有实力,在我一掷之下,竟瞬间在不远的地方控制住了身形,要知道换成其他一品道体的仙家,我这凝聚道力的甩飞,至少也要将对方砸到地底才罢住!

我露出一抹冷笑,伸出剑指,一把虚无剑就出现在了手中,蚩圣现在是空手,我也不好用天子怒来欺负他。

而蚩圣看了一眼我系在腰间的天子怒,又看了一眼我背后背着的两把猩红宝剑,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容,可见我居然不用这两套一品的道器,这让他觉得我太过轻敌了!

“若不用真剑,却也怪不得我讨到便宜了!”自觉自己赢定了的蚩圣双手摆出了握棍的动作,随后低声怒喝起来!

随后,一阵阵猛烈的道力旋风顿时压缩,最后凝练出了一根如我的虚无剑一样的虚幻棍子!

看来,蚩圣真本事还是有的,因为看那棍子不断绽放出黑色的能量波纹,虽和我的虚无剑并不同源,但其威力肯定不小,恐怕还不亚于我虚无剑现在的等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