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一章:山神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一章:山神


                人的本事当然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靠做出来的,我成为鬼帝,也算是让这蚩圣对上眼了,但对他是否看得起我,我并不是太在意,相对于一个打杂的,我更在意肆小仙的情况。

肆小仙恢复的速度明显比别人快得多,这一点让我很好奇,所以当即问起了原因来。

“我已经启动了流时仙镜,所以我的时间流逝会快许多,不过因为控制之时仍要消耗我的道力,所以不宜再囊括更多仙家,只能先把我恢复过来,才可照顾其他。”肆小仙解释起来。

我心中一滞,想不到她这么快就能启动流时仙镜了,而一旦她恢复完整的道体,其他的神仙恢复上也会大大的加快,只是这时间又多快?

“目下我所能控制,大概是一倍左右,所以再有一个月,我的道体也就能够恢复过来,而其他仙家,预计也会在后面两个月相继恢复完成!”肆小仙十分自信的说道,这一点倒是和当时她化身的小女孩差不多。

“这太好了!那还有劳小仙大神了,等大家官职定下,也差不多是两个月后,到时候去接管凃冥山必然顺利,也同样赶得上年关接待使臣的任务!”我高兴的说道。

众仙听罢,顿时大喜,就连蚩圣也不禁侧目,毕竟当时他也是给肆小仙设下大阵捉拿的,对对手注意也很正常。

“对了,在准备去凃冥山前,如果小仙大神能够恢复好道体,我想要你帮忙打造一块面具,往后行走鬼神界可能多有用上。”我和肆小仙打起了商量。

以前还好说,没有官职相当于籍籍无名,但现在既然当上了鬼神界的鬼帝,就要确保不给神庭过快知道我的身份,毕竟以后别家只知道我叫涂冥鬼帝,而不知道叫夏一天了,这对我是天然的遮挡,如果再把样貌掩饰掉,那就更不会有谁知道涂冥鬼帝就是夏一天了!

“好,可有什么要求?”肆小仙问道。

“也……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我这里有一张图,你就按照这个来做就好。”我说着拿出了一张纸,把之前在地球时候的鬼道面具画了下来。

肆小仙看着这面具,陷入了沉思当中,但随后并没有解释什么,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想要问问她是否见过这面具,结果给外面刚来的孙东世叫住了:“圣帝,外面有道鬼求见!”

我皱了皱眉,问道:“什么道鬼?我认识么?”

孙东世慌忙说道:“是……是原凃冥圣帝麾下一品道鬼斩龙,来求见圣帝的。”

“哦?是它?”我心下一愣,斩龙一直是某位鬼帝手下的一品道鬼,因为这,我还在皇宫里和它打了一场,真没想到它就是涂冥鬼帝手下,那现在它来的原因,我大概也就理解了。

很快跟着孙东世出去,这铁塔一样的斩龙已经按着巨大的龙头铡刀等着我了!

“斩龙,你来干什么?”我皱眉问道,之前和它斗过一局,我记得天子怒当时把它电了个外焦里嫩,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

“我斩龙乃是世世代代守护凃冥山之山鬼,历经两任主公,各个皆是英雄!但我斩龙看你,却睚疵必报,卑鄙阴险!竟因我与你斗过一场而怀恨在心,从而趁我受伤修养间接报复了我家主公!令他受了万仞临身之刑法!而如今,圣皇罔顾我主公当年为圣道立下汗马功劳,将我主公赐死不但,仍让我守护你这继任者!我斩龙第一个不服你,故而要卸职山鬼之职隐居凃冥山了!你若是识趣的话,便革除了我斩龙官职!让我下野去!”斩龙义正严声的说道,他身躯庞大,就是远远的看着我,也是居高临下的形势,真是威风凛凛!

八方的鬼帝都有一山,而山上都有一山鬼,各个山鬼皆是有各自特别的能力,好比红绫帝女,剑屠鬼,也都是每一座山的招牌,斩龙不服我,相当于整个凃冥山都不会服我,所以他过来,也是有示威的意思在里面。

我冷笑一声,反问起来:“有意思了,你不愿意干,辞官下野直接找大鬼皇不就好了么?找我做什么?”

“我斩龙已经找过圣皇了!他说不归他来摆置,让我斩龙来与你说!反正今天你不撤我官职也得撤,我斩龙不乐意与你做事!”斩龙拍了拍胸膛,怒目视我。

我心中一笑,这斩龙倒也是憨直,这大圣皇有意拿它来给我脸色,它还真的过来了,明知道我没有封神册,怎么撸它官职?不过我也不是没人才可用,所以冷然说道:“你要下野对吧?不愿意跟我干对吧?”

“对!我斩龙见不得睚疵必报的小人!”斩龙傲然说道。

“呵呵,山鬼之职我晚些时候收回,你先回凃冥山去隐居吧!”我笑道。

见我拒绝如此干脆利落,斩龙却有些犹疑了,立即问道:“为何不现在收我官职?难道你还指望我斩龙会回心转意不成?你妄想!我斩龙绝对不会侍奉你这样的主公!”

“得得得,不伺候就不伺候吧,赶紧回山吧!”我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走就走!不过我斩龙告诉你!我是很重要的!如果我不服你,凃冥山的鬼都不会服你!”斩龙这次有些郁闷了,似乎以为我不知道它的重要性。

“正好,我刚想说呢,不服我的,我都给它撤职了,不愿意干,就去外面流浪去!”我冷冰冰的说道,然后当即回头不理他了。

要把他们赶出凃冥山,这就跟杀了他们没区别,毕竟每一界外面可都是血气一样的浓雾,没有驻地,很容易会给腐蚀掉,所以他们比我都着急。

斩龙见我如此决绝,怒吼一声,然后喊道:“没有我们!你会后悔的!”

我根本不理它,直接就返回地下,准备和商民再商量下人员的安排和配置。

斩龙气得剁碎好几块大型的地砖,然后无奈的飞向东北的凃冥山,似乎见我放弃山鬼可惜,孙东世小跑跟上我,说道:“圣帝,这斩龙乃是一山之鬼,天赋异禀不说,也是一山的镇守,绝对是一大得力帮手呀!而且听说一旦投靠,对鬼帝可是忠心耿耿呢!为何却让他就这样的走了?”

“笨蛋,我请他留下做什么?它现在钟情前任,刚在大鬼皇那闹了一遭而不得方才找来这里,我现在喊他留下,岂不是热脸贴冷屁股?况且我又不是无人可用!”我笑骂一句。

孙东世顿时竖起大拇指,说道:“不错!反正它是凃冥山山鬼,要跑也跑不到哪去,到时候欲擒故纵,早晚也是圣帝的手下!”

我上下看了孙东世一眼,然后说道:“嘿嘿,我还未必要用得到它,我所用者皆是能者居之,它爱来不来,我还真不缺人才!”

孙东世尴尬连忙点头,不敢再揣测我的想法。

返回到地下室,商民已经初步拟定了人才安排的方案请我过目。

这里面还真按照我的要求,以鬼帝为制高点,往下延伸了一系列的官职,甚至还将几百个官职安排的满满的,当然也预留了一些官职,打算是在原来凃冥山任职的鬼神中筛选后再安排。

我对这决策很满意,少不了一阵的夸奖,商民连连谦虚,还对我表达了自己忠肝义胆之心。

做完这一切,我把这任职书由孙世东带回中庭呈给左右丞相,一来是要把所有凃冥山有任职的鬼神全都解除神格,二来是要把我麾下的诸仙推上去,由此进行一次凃冥山大换血。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