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零九章:伤皮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零九章:伤皮


                可只是一念想的时间了,大鬼皇轻喝一声,两只爪子的最后力量也给激发出来,一团团的鬼气一下子染得周边漆黑一片!

随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大鬼皇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后很远的地方,往皇宫那边逃窜了!似乎并未受到先天魔气反噬!

我手中抓着两只已经失去了所有力量的鬼手,不禁怔了一下,而反应过来,那两只鬼手仿佛是云烟一样,竟化成魂粉消失不见了!

这大鬼皇居然放弃了这一双厉害无比,能够化解天子怒雷浆的鬼手!并且不但如此,他还直接逃回了皇宫!

“说!你到底是魔是鬼!”我怒喝一声,但这个时候,大鬼皇身前身后,已经站满了禁卫,站满了好几个鬼帝和道鬼!

“什么是魔是鬼?夏仙家,你莫非魔怔了不成?!”大鬼皇脸露不悦之色,他现在的手已经恢复了平常,完全没有之前那双鬼手那样的非魔非鬼属性!

我心中一凛,刚才那身符文竟连携了鬼手,虽然我看不出阵法的玄妙,但如果肆小仙在这里,立即就能够看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根据我猜测,这应该是一种魔道的法术,绝对不是正常的鬼道法术!

也不是说一个道鬼,不能用魔器亦或者关于魔神界的术法,但你毕竟是一位大鬼皇,是根正苗红的鬼道份子不说,还治理了鬼道数千年,却用魔神界的法术和道器,这可就太过微妙了,所以也让我十分的好奇,他到底和魔神界有些什么关系!

一群的官员也看出了我的强大,而大鬼皇似乎也尝试到了我的厉害,他估计已经对我生出了杀机,但关键是杀了我,他也不知道媳妇姐姐会不会出来,这是让他唯一感到忌惮的事情。

因为那是鬼道至尊,鬼道一切修真一旦遇到自己至尊,大部分都是无力抗拒的。

“我魔怔?呵呵,你那双鬼手,敢说不是带有魔气?”我皱眉问道。

“呵呵,这双鬼手,乃是六神天的鬼神界使臣进贡的道器,带有魔性,自然在情理之中,怎会是你想象的那样?”大鬼皇一副义正凛然的样子,直接把这事推到了鬼神界那边。

进贡鬼手也说的过去,这理由顿时引来不少的支持者,其中一位鬼帝站出来说道:“夏仙家,我们鬼道已然是没落如此,你在圣尊的带领下归来,本应该为我鬼道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岂能是反过来和大圣皇作对,罔顾和平,重启兵戈?”

“是呀,我们鬼道正是因为当年不团结,所以才会造成如此的局面,眼下,我们又怎能有前车之鉴而步此后尘?”又一位看似丞相的鬼道站了出来,目光中全是一副怜惜和恨不如此的表情。

我脸色难看,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圣尊要重振圣界鬼道,这厮却诸多阻挠,还妄图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圣尊下嫁,今日我不杀他,如何捍卫圣尊颜面?若是他是魔界勾结,妄图籍此来做出对鬼道不利之事,你们背得起这黑锅?”

这话一出,大鬼皇脸上顿时阴晴不定,而好几位鬼神也面露一丝愧色,那位丞相叹了口气,飘出来继续说道:“确实,本官以为,让圣尊下嫁,着实是一着仓促之棋,夏仙家有心护圣,实属应该,不过夏仙官你可想一想,数千年来,大圣皇的功勋卓著,无论做出任何事情,不都是为了我圣道昌盛么?神庭也一直视其眼中钉肉中刺,就连血海,都下了界雷以防其亲,而就算眼下此举看来,也是大圣皇为力图革新变法而提出,岂是他私人执念?如果你杀了大圣皇,神庭如何?那是仇者快亲者痛呀!所以以死来相抵谁能接受?当然,大圣皇确实有渎神之嫌疑,本官认为,圣皇可下罪己诏,诏告自己罪行,为我圣尊正名!大圣皇,夏仙官,二位以为本官提议如何?”

想不到最后居然是这位穿着丞相服的官员调停,但心中仍然大大不快的我皱了皱眉,上下打量起他来:“你是何人?”

“本官曲钧,任左丞相一职。”那老者拱手淡淡说道。

鬼帝们是治理一方的封疆大吏,左丞相是皇帝下来最大的官,他来调停,资格也算是够了。

“本皇此次为了让圣界复兴,故而行事未曾瞻前顾后,受了奸逆蒙蔽,差点做出渎神之举,这次必下罪己诏谢罪圣尊,从此以后,定然严以律己,为圣界复兴而尽瘁此身!”大圣皇还没等我说完话,立即就站出来大声说道,这简直是让我有些措不及防起来。

倒是站在一旁苟延馋喘的那凃冥鬼帝一听这话,脸色不由大变,因为这大圣皇那句‘受奸逆蒙蔽’毫无疑问是说他的,所以给背了黑锅的他,顿时想都不想就在空中跪倒了,连忙磕头道:“是我乱说,是我乱说!我错了,我当受千刀万剐呀!我没想好就提了这馊主意,还请圣皇见谅!还请夏仙家原谅!还请圣尊不要责怪!”

他已经不敢自称为‘帝’了,所以用了‘我’字!

但现在大鬼皇已经决定让他来背黑锅,怎么可能还让他留着胡说八道,立即说道:“涂冥!你陷我不臣,亵渎圣尊!我必不容你!现在你已经不是鬼帝了!我要将你关入大牢,受万仞临身之刑法!”

涂冥鬼帝一听没有回转余地,哪还愿意呆在这里,顿时脸色难看,咬牙切齿怒道:“这主意……”

还没等他说完,大圣皇已经到了他身前,一掌就击向了他,这攻击看似平平无奇,但下一刻,如同泼出了一大片的黑水一般,前方都浸染在了黑色迷雾中了!

那涂冥鬼帝惨喝一声,随后虚体出窍,当即逃亡外围空间,而那大圣皇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看向了一群的禁卫,说道:“拿下此獠虚体!竟敢欺瞒本皇!断不能容!”

一群的一品道鬼顿时追了出去,包括禁卫们也倾巢而出了!

我看着这狗咬狗,知道我再继续闹下去,这些官员肯定觉得我不可理喻,到时候失去了民心,无法站在制高点上,这都会成为隐患,所以也不打算再抓着不放,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来整这大鬼皇。

罪己诏是皇帝用来降罪自己的,虽然民声肯定下降,但相对他日积月累的统制,却连毛皮都没伤到。

可情况已经这样,也只能是先揽过来一些好处再说,所以说道:“真未曾想到,现在还有对圣尊如此不敬之徒,定然是圣尊离界太久,所以才会引来这等奸妄之徒,我想,这圣殿,不但要建立个禁卫圣殿统领,还要再建一个专门纠察此等对圣尊不敬的纠察科!不知大圣皇和左丞相觉得如何?”

这话问出,大鬼皇脸色又难看了起来,不过那左丞相似乎深得大鬼皇的心思,立即说道:“这个实在是必然之举,那老臣就专门为仙家起草此奏折,呈上议事殿,不知仙家觉得如何?”

“很好。”我只能是答应,因为鬼道也要按照规章来办事,现在虽说明着没答应,但实则事实也算是存在了。

然而光是这样,我也觉得不够,所以又看了一眼大鬼皇,说道:“六神天使节团之事,我也会亲力亲为的为圣尊调查,你是否有出卖我鬼道的资源,此事还是待定,若是调查结束而对你不利,呵呵,此事也还未算完!”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