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官僚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官僚


                斩龙却看不明白我的意思,仍然大刺刺的说道:“圣帝!我斩龙愿意当这千夫长,也并不是想要你命我当山鬼,我只是想说,这凃冥山我最熟悉,而下方禁制也与我有莫大关联,所以……我不相信其他谁能比我更适合当这山鬼了!”

“山鬼之职,暂时会轮空,往后谁为凃冥山立下的功劳最大,谁就是这凃冥山的山鬼!至于禁制,很简单,到时候我会让小仙大神将你和凃冥山的禁制解除了。 (.. )”我看向了肆小仙。

结果斩龙连忙摆手,连说不可。

肆小仙上下打量了一眼斩龙,然后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照影故形之术,道体来源便是这凃冥山,所以只要凃冥山不倒,大阵不灭,他就不会消失,无关神职,但解除了禁制,它必死无疑。”

斩龙点头连连,目露感激之色,我沉吟了下,说道:“你代表了凃冥山,但凃冥山未必需要你,山鬼之职还是要撤掉,你是千夫长,之前我一个打杂的靠擒住你,也升任了千夫长,他倒也对你的山鬼之职很感兴趣……”

“啊!?不行呀!我斩龙又不是打不过他!只是这小子以我朋友为饵!故意引我上钩!”斩龙愤愤然道。

“哼,输了就是输了,下次尽量努力便是,何故再寻理由?”我皱眉问道,斩龙眉毛垮了下来,一副委屈的表情。

这巨大的身躯恍如小山,看着就像是巨人一般,我见他在这挡路,就说道:“行了,蚩圣千夫长已经去抓你的手下纳入麾下了,你若是慢一步,估计一个都剩不下了,赶紧把你的人马召集过来,但有犯事的,都以谋反罪论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官衔全都降到千夫长以下,由你和蚩圣节制!”

“是!领命!”斩龙吓了一跳,拖着伤体就飞出了外面,收编自己原来的属下了。

让斩龙和蚩圣收编这群叛将叛官,也是给他们累积上升通道的筹码,这些官员以前在凃冥山里也是能吏了,给我无端罢免了职务才会想要跟斩龙抗议而已,没想到居然现在沦落到这境地,不过在鬼道,这种情况换个鬼帝来处理,早就给灭了,我留了一线生机给他们,可算相当仁厚。

解决了斩龙和叛官的事情,我带着肆小仙和商民他们前往清点这里的库存,而之前抓到的守护仓库的官员,也把入库证明之类的册子拿了出来,介绍起了这里的情况。

库房足有两三个足球场大小,因为每一个活跃星球,每一年都会进贡一部分的珍宝过来,所以积年累月下来,除了凃冥山自己进贡给大鬼皇那部分,所剩之多也极为惊人,肆小仙好几次都出声点出了某些珍品的来头,并且还明示了其作用。

就算不知道她怎么去使用,不过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了,只要有了这些东西,往后一段时间炼器所需原料都不会缺乏。

而还没等我过目一趟,外面就有官员来报,说斩龙和蚩圣吵起来了,还准备要再度大打出手。

我皱起眉,跟随报讯官员出了库房。

“凭什么?认了我老大,还能再返回头跟你?你觉得可能么?你也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蚩圣冷笑道。

斩龙身边一位可能是事者之一的道鬼立即上去窸窸窣窣几句,斩龙听罢,怒道:“蚩圣!他们先投了你,这点我承认,不过那是我不在的时候,你去将他们抓到,并逼迫他们投靠你的!若是我斩龙率先找到他们,又岂有可能投你?还有,现在我确实可以问他们投靠谁,可你我同时千夫长,你却是圣帝直系手下,他们心中向着我,却怕我要不来他们而招来你打击报复,因此口中肯定不敢直言!你又何必这么说!你只管把他们给我就是!反正他们以后也不会向着你!”

我不由看了一眼斩龙身边一位同是一品的谋臣女道鬼,看来斩龙是憨直,但这位谋臣可不是省油的灯。

“有趣,良禽折木而栖,现在是心中向着你,但既是投靠了我,我定然当兄弟姐妹看待,又岂会区别对待?到时向着谁都不好说!而且,凭什么要给你?”蚩圣怒道。

“不给?不给就别怪我斩龙不客气!”斩龙挥舞拳头,一副马上要出手的样子。

“好呀,来来来,我再揍你一顿瓷实,免得你再蹦跶!”蚩圣也是毫不犹豫的将旋风棍凝练而出。

山门外,蚩圣和斩龙已经在那四目相对,而他们身后,各有一群无官衔的厉害道鬼站在身后,似乎是各自的支持者,路上已经听说了争执的原因在于斩龙一方,让蚩圣一方交出部分最先认了老大的官员,因为这里面有不少是有裙带关系的,而矛盾的原因,当然是蚩圣不屑一顾的拒绝了斩龙,并且还羞辱了对方一番。

“你们俩,想造反?”我冷哼一声,把正气头上的斩龙叫了回来,而蚩圣也哼了一声,不屑的瞅着斩龙。

“圣帝!此獠竟将我原来直系属下掳去,我岂能善罢甘休!况且我那属下之前也是以为我给抓了,故而未保命方才投靠了此獠!我领回也是应当!”斩龙苦着脸看我。

我皱起了眉,怒道:“斩龙!什么此獠此獠的?你是反对势力么?他与你同属我麾下,又是同品同职!你该如何称呼他?说!”

斩龙一听我动怒,顿时是缩了缩脖子,然后纠结着说道:“蚩……蚩仙官……”

“哼,看来你还知道怎么叫人!”我冷冷说道,看了一眼蚩圣手底下的道鬼,再看了一眼斩龙手下,两位一前一后都拉拢了不少的官员,大致看了下,人员差不多也是对等的,这千夫长可算是名副其实了。

“那我这么叫他,圣帝大人,您帮我要回我那几个直系属下可好?”斩龙露出苦恼的表情。

我冷笑一声,然后说道:“你那些属下不管是否你的属下,在你被捕后没过多久,就投靠了另一位明主,已经算是开始了新的生涯,你还有什么好去纠结的?而且别说现在是换成了蚩圣,就是换成了谁,我也不同意将你原来下属交给你,因为我可不清楚对方返回去,你会不会以莫名之罪加之!所以除了你们俩,你们身后已经投靠的官员,也都各自消停点,也都不许再闹了!”

我这话也明言了很多事情,也让这群投靠各自新老大的官员都断绝了回去的念想,毕竟这么轻易为了活下去而投靠了蚩圣,难免也可能得罪原来的老大,大家想通这点,都不会走回头路了,甚至会一条道跟新老大走到黑。

鬼道不同神庭,没有那么强烈的官僚主义,还是存在不少私情在里面的,这样的环境有好有坏,好在战斗的时候,不容易败而退散,坏的方面在于情感问题,往往本身就是大问题。

斩龙十分的失望,但看了自己属下那双不看自己的眼睛,他又有些无可奈何,而斩龙身边那位女谋士很快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他咬咬牙,也就拱手准备告退了,我当然不能让他就这么回去待着,让他带领自己手下官员把之前因为战斗造成的各种建筑修复如初,这让斩龙十分的垂头丧气。

“嘿嘿,看来还算明察秋毫,我就说这斩龙该揍!”蚩圣见我帮腔他,自然是少不了对我有点改观,不过下一刻,他听到我的命令就高兴不起来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