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零八章:累犬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零八章:累犬


                所有的鬼道官员都升空了,惊慌失措的看着我,毕竟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就这么爆发,不但折了涂冥鬼帝一只手,还把皇宫给打去了一角。

我也确实也是忍无可忍了,拿救济品来娶媳妇姐姐,亏他们生出这无耻的念头,而且还在这节骨眼中提出!已经挑战了我的承受能力!

那涂冥鬼帝目露惊骇的同时,也立即看向了同样因此升空,并飞到了一旁,有些犹豫要怎么面对这局面的大鬼皇。

而其他的官员,在这一瞬的停顿下,脸上表情各种各样,有的是对我的举动持有理解态度,毕竟圣尊无论如何也是鬼道至尊,那是不可亵渎的。

但有的则是目露诧异的表情,因为他们对于圣尊夏家,并没有太多不允许的态度,毕竟我之前叫媳妇的事,早就在小道里面暗传了。

我根本不理会什么看法,欺上门来的,我都会返还回去,那大鬼皇皱着眉,怒道:“夏一天!你喜怒无常,动辄出手打伤上神,如果不因你是圣尊的护卫,本皇早就令禁卫拿下你!如今还胆敢在此行凶!?”

“让圣尊嫁给你们?去你娘的咸鸭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你配不配!”我怒道,瞬间就出现在了涂冥鬼帝的身边,一剑就再度劈出!

那涂冥鬼帝也是极强的一品道鬼,拖着受伤也逃得极为厉害,加上他的道鬼也救主心切,立马就拦在了我面前,要与我死战的样子。

我杀机已经生出,那还理会他到底是谁,顿时拔剑放出了紫雷,霎然间整个天空都给神雷笼罩,一品道鬼并不是每一个都有忧云鬼子那么强横,能当上中庭禁卫统领,还有一品的道器在手!

见我动了真怒,这些道鬼都打算以防御为主,而大鬼皇此时此刻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怒道:“夏仙家,你打伤涂冥,又在本皇面前动手,屡屡冒犯与本皇,本皇就算脾气再好,也容不得你如此放肆!禁卫何在!?”

一群的禁卫全都站了出来,并且拔出了武器,然而此时此刻,我就算面对这里所有的鬼神,皆无所畏惧,媳妇是不可割舍,割让的存在,我一路走过来,皆是因她而起,一路所图,也不过是和她共同幸福的走下去,她现在无法离体而出,连轻松行走世间都做不到,我怎么能停下前进的步伐?

轰隆!

我一剑劈过去,前方顿时变成雷霆肆虐之地,一大群冲过来的禁卫和涂冥鬼帝的道鬼,也都给笼罩在了里面,惨嚎声瞬间传来,把大鬼皇彻底的激怒了!

“很好!本皇不给你个教训,真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大鬼皇也瞬间到了我身前,袖中那苍白的爪子,一刹那就朝我抓了过来!

“御身!”我怒吼一声,浑身雷霆如白色的绒花绽放而出,而黑色的雷云在在这时涌现,祖龙铠就这么出现在了我身上!而这次的祖龙铠和对决忧云鬼子的不一样,是完整形态的祖龙铠!

我头上两根类似犄角的雷霆延伸到了后面,背后两张巨大的雷翅昭然扑腾,我手中的天子怒此时此刻也充满了祖龙的神雷,毫无疑问,他已经从天子怒进阶成了祖龙剑!

轰隆!

我一剑横劈,祖龙的力量一瞬间将前面一切湮灭,但就在这时,那大鬼皇幽冥一样的鬼爪,竟嘭的一下,抓住了我的‘祖龙剑’,并且一股猛烈的黑气,如同蓬勃爆发一样,污染了整把天子怒!

感染?

我心中一凛,想不到这大鬼皇居然能够避开祖龙的神雷,当面以强横的力量,抓住锋利无比的天子怒!

我愤怒一扯宝剑,只听到咯咯的金铁声音传来,而大鬼皇顷刻把另一只手抓向了我的面门!

在祖龙御身的情况下,我根本无惧任何物理性的碾压攻击,同样的伸出了凝聚祖龙力量的手,强硬的一拳轰向了对方!

巨响后,那大鬼皇却毫无半点费劲的抓住了我的拳头,他的俩只鬼手,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竟然能够化解掉天子怒的雷浆,还能抵御住祖龙的力量!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群的禁卫和鬼帝,道鬼,全都没有任何犹豫的攻向了我,这顿时让大鬼皇面露狞笑,这攻击里面,有不少是一品道鬼的攻击,就算是现在我御神后有超越一品的实力,可如果全部的攻击打实,我肯定会重伤的下场!

我一个要斗大鬼皇,半点都不发怵,但面对整个中庭的全部战力,根本就是螳臂当车,目前我还没有这种可以逆转一切的本领!

“玄!”我怒吼一声,浑身阴阳轮持续渐变出现,交互辉映的阴阳之力!

轰隆!

所有的攻击顿时搭在了我身上!我只觉得祖龙铠强烈的震动,随后就硬是抵挡住了无数的攻击!

大鬼皇给我的玄机炮拖住,已经顿生诧异!并且对我能够抵御住第一轮的攻击,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机!”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次强行硬抗受到的攻击,以及消耗掉的祖龙之力极大,但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我不可能在别人要侮辱媳妇的时候,还能够放过他。

轰隆!

第二波的攻击再度轰了过来,我浑身上下都难受至极,祖龙之力在这时候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要知道这么多的一品道鬼,还有鬼帝在这里齐齐攻击我,换了别人,早就死了一百回了!而我独自承受能够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强的难以想象了!

“炮!”我怒吼一声,炮字诀念完,整个光轮一以不可思议的交替,让我浑身上下笼罩了一层灰色!而玄机炮的启动,也将大鬼皇瞬间推出,一刹那就飞出了很远的距离!

恐怖的推进力度和猛烈的能量,让大鬼皇因为承受道力的冲击变得面目狰狞起来,这时候他的一直手已经拿不稳我的天子怒了,而另一只手,对我的拳头,也渐渐失去了控制力!

“玄机炮!!”

轰隆!

一声巨响,我就带着大鬼皇撞出了皇宫的墙壁,撞上了皇宫的后山,把一整座后山直接洞穿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随后这股猛烈的祖龙力量,还在不断的肆虐,大鬼皇的皇袍也破了好些的大洞,露出了他满是符文的肌肤来,那黝黑的符文,竟和一双鬼爪连接,这家伙赫然就是道器和鬼体的完美结合!

怪不得拥有如此强大的超品力量了!能够抵御我的祖龙剑和天子怒,我就该知道他并非是正常的鬼修!

轰隆!

又一次撞上了巨大的山峦,大鬼皇也有些守不住玄机炮的力量了,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连接身体的鬼爪,居然爆发出了猛烈的魔气来!

我一瞬间就感觉到了深邃的恐惧朝着我袭来,这样的恐惧,是我非常熟悉的,却同样也是极为擅长的领域!

“你是魔,还是鬼!?”我冷冷的回答,随后身体里的先天魔气顿时在我张口的一瞬间给喷了出来,这股先天的魔气漆黑如渊,恍若是鬼气,但实则完全没有半点鬼气该有的形态!

那是杀戾之气,所以顷刻就将他想爆发感染我的魔气整个吞噬,半点都没有遗留下来!

先天魔气是一切魔气的根本,他那一团魔气想要把我拉入魔境,但估计却没料到我体内却藏了他家的魔气祖宗‘先天魔气’,不但无惧任何的魔气侵蚀,甚至直接吞噬了它!

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大鬼皇整个都惊讶住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