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零七章:聘礼

第二十二卷_第二千一百零七章:聘礼


                我皱起了眉,心下难免一跳,这阴狠的面容,确实让人感觉惊悚,不过很快,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大鬼皇继续说道:“夏仙家,莫要急着把所有事一并说完,你说的我都知道,但这些都是神庭的能臣干吏,虽说给打落葬神棺,却给你拉过来了,但却身负人神界的神格,又怎么能适合我们圣界的官职?”

“圣皇,这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些仙家的神格,已经让圣尊收回,赐予和册封圣界神格,又有什么不行的?”我继续说道。

这话,顿时让大鬼皇面露不屑,而双目中还带有一抹的凶光,然后说道:“夏仙家,也不知道圣尊意欲何为?这么多的官职分封下来,我中庭已经划分好的职权事物,至少会分去三成!国政无二决者,我中庭控制圣界的日常数千年,已经今非昔比,而圣界如今亦是井井有条,各种职权事物划分有序,可若是圣尊干预进来,有无必要不说,官衔混乱,岂不是内乱伊始?若要条理政务、联络,由我中庭打理便好,我亦不是差遣责令了孙东世主理此事了么?”

这话果然不出所料,他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国政要一言而决,媳妇已经出去了几千年,再回来的时候,国家虽然尊重她,敬她,但也不过因为鬼道是她创立,大家拜她至尊而已,实际上现在整个中庭已经没有她执政的必要了!而且还威胁说若要起两个朝廷,这内乱怕就出来了。

那大鬼皇的意思,是一个官职都不给!

我脸色阴沉,冷冷说道:“原来圣皇的意思,是想要将圣尊高高挂起,摆在一边呀?莫不是之前说的重振鬼道,都是戏言?”

“啧,夏仙家,本皇振兴鬼道之心,从登位一日便未曾有异心,我鬼道也一直以此而努力!又怎能称之戏言!总之,这官职之事,可上议事殿,但成与不成,且看圣帝们如何说吧!”大鬼皇一挥手,也算是间接拒绝了我,毕竟八大鬼帝都是他那边的支持者,这无疑是打算一个官职都不给了!

“呵呵,圣皇如此雄心壮志,果然是令人钦佩,不过,千年的治理,鬼道仍然落魄如此,尚需其他各界接济才能存活下来,如今鬼道振兴,不知圣皇要如何振兴?是继续保持千年来的安稳?还是靠着更多的接济而让鬼道有看似更风光的‘振兴’?”我冷笑起来。

大鬼皇这时脸都给气成了蓝色,双目滚圆的看着我:“夏仙家,如此无端揣测本皇治理,是否过于武断?我圣界若非当年决策失误,岂会沦为如此的境况?而若非本皇合纵连横,如今圣界早已涣散如散沙一盘了,如何有夏仙家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这已经是有翻脸的意思了,现在他是怪媳妇姐姐当年事败,而导致鬼道崩坏,大家流离失所,而要不是他当上这大鬼皇后联合了六神天,那早就没有鬼道了。

“不知道圣皇是打算合纵连横什么?籍此作为交换的,又是我们鬼道什么资源?”我反问道,这家伙拿到这么多的接济,绝对不是什么代价都没有,而交换的是什么?明眼的或许都知道是关于血海的,只是不说而已,我直接了当问起,也是有意把此事激化成矛盾。

这下子,不少的文武百官目露诧异,亦或者是沉思皱眉,毕竟这事不光彩,放暗里谁都能接受,那是换了粮食,没这个大家早就死了,可拿出来那就不对了,上了台面大家以后就不好再藏着掖着了!

“住口!圣界政事,岂容你一介仙家横加干涉?”大鬼皇厉喝道。

我冷冷回应:“莫说我是什么身份,只要是鬼道的一份子,我想皆有理来问吧?这圣界又不是你一个的圣界,是大家的圣界,如今大家靠施舍度日,圣界资源去了哪里?难道大家不想得到个合理的解释?难道不是你拿去交换了?总得给大家个交代吧?就算不想给大家交代,也总得给圣尊一个交代吧!”

这话一出,顿时把大鬼皇置于妖魔鬼怪的位置上了,事关鬼道的资源下落,大家估计从鬼神界出生开始,都蒙在鼓里了,就算是坐在了这位置上,也全然是两眼一抹黑!若是真的和大鬼皇的接济资源扯上关系,那别说是推翻大鬼皇了,就是杀了他理由都够了!毕竟鬼界资源没了,多少的生灵都因此而毁灭!?

大鬼皇浑身冒着腾腾的鬼气,脸色一变再变,我手压在天子怒的剑柄上,冒出了少许冷汗,毕竟那可是以袖子就能轻松化解紫雷浆的超品实力,打不打得过,还真是是个未知数!

“夏仙家,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此事岂是能一下子就说清楚的?圣皇接管我圣界中庭,一直以来,都是竭尽所能,岂是有私利可图?岂是把我圣界卖给其他的六神天?断无此事,圣界崩坏,也并非是圣皇之因,此事我道尽知!”一位鬼帝站出来说道。

我看了一眼,这位鬼帝之前和神皇一起前来迎接过媳妇姐姐,所以我是认出来了,当即说道:“呵呵,我道是谁,原来是凃冥圣帝,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勇气保证此事断然和利益交换无关?是因为你得到的资源比别家多?此事若是不拿出个交代给圣尊,你背得上这圣界无仙的责任?”

那凃冥鬼帝脸色顿然的尴尬下来,不过很快就狡道:“夏仙家不过是因为给自己手下讨不到官职而愤愤不平,将此事引到这节骨眼上,若不这样,我这里有两全其美之策,既是能对圣皇有利,也对夏仙家这一方有利,而且一旦成此美事,讨要什么官职,也不是情理之中?皆可让诸方满意呀!”

“什么美事?”我一听,心中猎喜,难道这涂冥鬼帝还有更好的办法不成?连我和大鬼皇都没想到而走不到一起,他不过局外人,居然能一言中的?

大鬼皇看这涂冥鬼帝三言两语就快要把这些难缠之事打包解决,顿时是面露赞许之色,说道:“凃冥,你快快说来,是何样的美事呀?”

涂冥鬼帝见我们都有期待的目光,顿时喜上眉梢,然后高兴说道:“圣皇,便是之前我们私下里说过的,准备使团前来将救济品交给我们后,就权当聘礼,要请圣尊下嫁与圣皇,如此一来,圣殿和中庭皆为一体,圣界子民自然是皆大欢喜,而天运有此否极泰来,岂不是可以成就圣界升平,万古昌盛的局面了!?”

大鬼皇顿时点头,捻着胡须,微笑的看着我,等待我怎么做答。

“呵呵,用救济品来,当作聘礼,还要请我媳妇嫁给你主子?”我不怒反笑,看着那涂冥鬼帝。

那涂冥鬼帝怔了一下,一时没把‘媳妇’两字听清楚还是没在意,只是立马说道:“我们几位圣帝皆商量过了,打算以三成的救济品权当聘礼,恳请圣尊下嫁圣皇,礼数上,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呀。”

“你娘的破落货,看老子不砍死你们这群癞蛤蟆!”我浑身上下雷电都跳了出来,天子怒毫不犹豫出鞘,一剑劈向了那涂冥鬼帝!

轰隆!

手起剑落,雷浆就跟放射出去似的,让整个皇宫的大殿直接崩了一角!

而涂冥鬼帝一时也没想到我会暴起攻击,不但衣衫破烂,还断了一臂的飘在了空中,此刻脸上全是惊魂未定。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