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二卷_第两千一百零五章:化道

第二十二卷_第两千一百零五章:化道


                它们代表的都是死亡前的痛苦!

似乎发现了我目光紧盯他腰间系着的三只头颅,忧云鬼子目露得意,说道:“你知道,这三位卵生姐妹,为何挂在这里么……”

“说。.. ”我咬着牙,手搭在了天子怒的剑柄上,道力磅礴的传输到了天雷钻之中,若剑出鞘,前方必然雷霆万钧!

忧云鬼子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因为,我想时时刻刻看着这三位美人的表情,让她们就算神魂死了,也要持续永生的痛苦!”

“她们怎么你了!”我继续酝酿着天子怒的能量,却对这三位美人的悲惨命运产生了怜惜。

“她们倒也没怎么我,不过,她们的娘,却背叛了我!居然跟我的仇人走到了一起,还剩下了这三个野种!我恨!恨她死得早,当然要找她的女儿报复!找她的男人报复!”忧云鬼子似乎解释的时候,也会有快感似的,他身后的一群禁卫,无一人表情有不对的,仿佛都听说过这故事,已经有了免疫力了!

我浑身怒火上涌,居然因为自己曾经的女人嫁给了仇人,他就能杀了对方的男人和女儿,简直是丧心病狂,我冷冷的说道:“她们母亲,纵然背叛了你,但她们不过十六七岁,可有对你做错什么?让你如此愤恨,而且就算杀了她们,也要将他们的头颅挂在腰间!招摇过市!?”

“呵呵,怪就怪她们的娘死的太早,没有承受我的愤怒,怪就怪她们太像他们的娘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只有看到她们这样,才会心中痛快!”忧云鬼子瘆人的笑起来,仿佛这就是应该的一般。

我的手用力一抓天子怒的剑柄,瞬间拔剑出鞘,轰隆!紫雷一瞬间就泼洒了出去,溅射得前方很大一片区域,都在雷霆万丈的打击之下!

狂暴的攻击,让前方一座宫殿,数十个跑不了的禁卫都遭了殃,殿楼塌了,禁卫也伤的伤,死的死!

我看着前方一大片废墟,却缓缓的抬起了头,这一剑威力虽然强大,但对方的速度,竟快得跟提前预知了我的动作一般!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真的很强!不,是你的剑,真的很强!”忧云鬼子嚣张的声音响起,他的身体也缓缓的从空间中挤了出来!

我心中不禁也是一凛,这家伙能够逃过这一击而身上无伤,至少我从未见过,看来他算是除了大鬼皇外,这里最强的鬼神了,至少不是之前那些禁卫首领可比!

“你是怎么杀了她们的!?”我想着要继续压缩力量,不过这个时候,忧云鬼子已经不肯给这机会了,瞬间俯冲袭来,当下就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时空剑气顿然释放,引剑劈向了他,一大片的雷浆,顿时又毁了一片宫阁的城墙!

看我居然如此厉害,所有的鬼神已经不敢接近我了,纷纷飞离了原地,而忧云鬼子能够躲开我第一击,第二击显然也不在话下!

这家伙神出鬼没,和我见过的任何类型都不同!

“怎么杀死她们的?很简单,你既然想听,那我们顺便就一路说下去好了!”忧云鬼子两剑一横,然后迅速又到了我身后!

对于这样神出鬼没的对手,我见得也不少,感应到他的存在,我顷刻又缩地到了他身后,凝聚时空剑气的剑从空中劈下!

轰隆!

剑气把皇宫的地板劈开了一道悬崖,然而,那忧云鬼子并没有给砍到,而是又从空间遁逃了!

这家伙不是纯粹的鬼道修真,因为除了森森鬼气,我还明显的感觉到了强横的入魔之气,这是介于魔道和鬼道之间的双修者!

“很厉害!哈哈哈!遇到你这样的对手!简直太令人兴奋了!”忧云鬼子远远的又出现在了宫殿的正上方,然后两剑高举,汹涌的血气顿时冲天而起!

我瞬间到了他面前,一剑横斩的同时,无数的追仙锁从背后释放而出,全都搅向了他!

但忧云鬼子在蓄力要以双剑对我进行强攻的同时,仿佛也同时念动了躲避的破界咒语,再度消失在我眼前,并且到了远处,两剑劈下,一个巨大的‘十’字血印从天而降!

我暗暗吃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厉害!仿佛我现在一个人跟他们俩打似的!但面对这狂暴的学期攻击,我的血性也激发了出来,长剑重剑鞘中拔出,雷浆对着这血印轰了过去!

轰隆!

两种攻击,居然同时化为虚无,可见他的两把血剑,竟也是一品的道剑!

“呵呵,有趣,能接住我第一招,那我就先告诉你,这三姊妹里,大姐是怎么死的吧!”忧云鬼子控一剑,抹过了其中一枚头颅的脖子断开处,上面的封条给画了一道,血顿时如红酒一样流淌而下,全都浇到了其中一把血红的剑上,而这把剑饱饮了鲜血后,竟发出了璀璨的红光!

这是一把嗜血之剑!我凛然之时,也不禁看了一眼那枚头颅,这头颅里面应该挖空了,竟成了他装血的血壶,可见此獠的变态!

“这大姐头颅里装着之血已经不是她的了,不过,这些血的主人,都有着强烈的恨意,因为这样,我这把恨剑,才能保持永恒不断的愤恨……而这三姊妹的大姐,没有出乎你的预料吧?她确实是因痛苦而死的……我记得,呵呵,是将她扒了个精光,然后用剑刃一刃刃将她身上的肉片了下来,因此速度很快,所以我落剑之时,难免会贪心一些,一剑下去就会见到骨头,这一块块的片下来,她看到自己身上的白骨,就只有痛苦,这种痛苦确实销魂……嘿嘿,你能想象到吧,一个这么漂亮的美人,一副精致的*,只用了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就给我片成了一副白骨,偏偏,她的脑袋还是那么的完美无瑕……”那忧云鬼子冷笑起来。

“丧心病狂者!死!”我咬牙切齿,愤怒之极,真没想到世间还有这么变态神经病的家伙!到了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想再去听另外两个孪生姐妹是怎么死的了,这样的变态,只要将他千刀万剐就好!我剑指从剑上抹过,霎时间剑光冲天而起,而嘴里的咒语,迅速念出:“玉虚之峰五千万仞,自觉大道人人皆往,当时若能回首一看,梦魂犹过此身难行!”

我没有丝毫的留力,以至于磅礴的杀念一瞬就把天空照红了!那忧云鬼子眉心已经凝起,即便是一把宝剑凝聚血气,让他有着莫大的自信,但看到我因为八字剑诀的缘故而浑身陷入强横杀道之中,他也不得不用第二把剑揭开了另一颗头颅上的封条,并让其暴饮鲜血!

那美丽的头颅,面目狰狞,我就算不用想,也知道她经历的一切会如何的残酷。

忧云鬼子手中两把剑都爆发着强烈的情感色彩,一把代表了愤恨,一把代表了疯狂,这样的剑技,确实邪恶到了极致!

闭起双目的我长剑平举,指向了对手,将时空剑气磅礴充斥周身,与此同时,对面的极致愤恨和疯狂,也如一团烈焰朝我砸落下来!

随着对手的逼近,我豁然睁开眼睛,下一刻,我也化作的剑光,一笔直通天道:“以身化道!”

光芒万丈的玉虚山,仿佛有五千万仞出现在我身前身后,但一条大道,却从未离开我眼前半刻,我只感觉前方一片模糊,紧接着,惨叫声出现在我的耳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