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九十九章:打杂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九十九章:打杂


                这家伙身形修长,配上一身猩红铠甲,果然英姿扎眼至极,只是我一看向他的脸,不禁心中一凛,随风飘荡的散发下,是一双漆黑不见底的青眸,如一潭深池渊水,沉得人无处喘息。

“你就是蚩圣?”我瞬间就来到了界坞门口,挡在了他身前。

他皱起了眉,也同样打量着我,半响才吐出几个字:“这里是哪里?”

“鬼神界!”我平静的说道,蚩圣双目中没有透露出半点惊讶,或者别的情感,仍旧是盯着我不放:“你是谁?”

“我是夏一天,是我把你放了出来。”我和他四目相对,彼此都对对方有着浓厚的兴趣。

“放我出来做什么?”蚩圣冷然说道。

“给我当个打杂的。”我笑了笑。

“打杂的?哈哈……哈哈哈……”蚩圣大声的笑了起来,然后从新的打量起了我,仿佛现在才是第一面似的,好一会,他才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刚才不是叫出了你的名字么?为什么不知道你是谁?”我心中好笑,这家伙估计是不相信他蚩圣只能是给我打杂的。

蚩圣气得咬咬牙,然后瞪着我发狠道:“神皇都未必敢说让我给他打杂,你又凭什么?”

“呵呵,你当时投靠神庭,不也就是冲着打杂去的么?做得好像也很开心吧?”我反问起来。

蚩圣愣了下,估计也想起了当时的事情,所以骂道:“我投靠神庭,是要潜进去报仇的!岂是打杂去的?”

“原来如此,潜入神庭,你是为了要报仇而给神皇打杂三年,那同样是打杂,我救了你,你就不能给我打杂三年么?”我反问起来。

“我凭……”那蚩圣本来又想说‘凭什么’,但这回他问不出来了,而是冷笑说道:“你是想说,我为了报恩,就得给你打杂三年?”

“不错,你还不笨。”我笑了笑。

“如果我说不呢?”似乎看不惯我的傲岸,蚩圣的青目中闪现一抹凶光,看来即便是自己没有道体,也并不能阻碍住他自尊心强烈的本性。

“如果不?很简单,把你再关进葬神棺,沉入血海自生自灭就好。”我冷笑起来,手中把玩一口小棺材,葬神棺的出现,果然让蚩圣皱起了眉,我看吓唬他也差不多了,就说道:“打杂三年,干得好,我还发你俸禄,干完了,你就可以滚蛋了,当然,如果想要续约,也不是不行,但要看你表现,怎样?你愿不愿意跟我干?”

“呵呵,有点意思,你说我只要给你打杂三年,就能获得自由对吧?”蚩圣主动的忽略了续约,而是想要拿到自由。

“不错,不过,这也是有条件的,比如这打杂的工作你如果都干不好,那我可就不好说话了,没准会再把你打入葬神棺里都有可能。”我倒也不怕这家伙,只要是同品序的道体,目前我还未逢敌手。

蚩圣也不是没有眼界的蠢材,听我说话的时候,同样盯着我手下随意搭着的天子怒,但他似乎也有着强烈的自信,说道:“三年就三年!至于我做得什么,我可不知道!我道体没有了,什么都干不了!”

“这不就好了么?识时务者为俊杰,道体,我会想办法帮你恢复。”我平静的说道。

这片区如果不是有封神台,早已经算是废界了,而因为仙气的贫瘠,我拿到的仙气盘也不过是二十年份的三品气盘而已,这么多的虚体要恢复,消耗也是不小的。

不过恢复道体毕竟不是重铸道体,重铸道体的时候得把真仙气通过自己,反馈给道体的传承者,消耗当然大的惊人,而恢复道体却不需要回馈给下面的传承者,所以不会消耗太多真仙气,所以估计十多年的三品气盘,也差不多能重新让大家恢复过来了。

我收服蚩圣一幕,让所有的仙家都松了口气,至于是三年也好,十年也罢,反正他们肯定不愿意和这刺头做伴,只要有时间限制和约束就行,一旦做错什么,干脆就丢血海里,或者干不好,敷衍了事,时间一到就让他滚蛋。

媳妇姐姐毫无疑问也把这蚩圣的神格收回了,而作为我一号打杂的打手,我当然是不打算让他活得太愉快,只待他恢复了道体,立马让他打杂去。

“行了,诸仙先去恢复自己的道体,然后等待接下来的任务安排!”我大手一挥,就让他们恢复道体去,到时候这批仙家,就会成为我在鬼神界里的创业者了。

肆小仙也去恢复道体了,这里鬼气森森的,他们大部分都不是鬼类道统的修真,所以虚体也和这里格格不入,所以恢复好道体后,会感觉舒服点。

剩下了媳妇和我,我过去就抓起了她的手,说道:“媳妇,你别担心,重建鬼道这种事,我还是很拿手的。”

媳妇眼睛还是平静的闭着,丝毫没有透出半点的华光。

“当年统制的鬼道,何其容易,只以强弱而分,但眼下已是面目全非,对于重建之事,你确实比我拿手的多,而我本体仍在人神界封印着,如今是借你之躯而存虚影,回天乏术,且待你创造时机吧。”媳妇说罢,化作一团血雾消失不见了。

我愣了一下,媳妇的鬼体居然还封印在人神界?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听陈训华隐约说过一次,这堕神台封印了什么东西,难道是媳妇的鬼体?

心中震惊的我,原地的踱步起来,看来要让媳妇彻底恢复,彻底脱离我的身体,能够随意走动,恐怕还得把她的鬼体解封出来,但解封这个,恐怕不把神庭闹翻天,根本做不到,这堕神台是什么地方?那是血海禁卫的大本营,相当于恐怖分子的老巢,以我的力量,肯定是办不到的!

看来不在这鬼神界混出点名堂来,也召集不到足够的人手颠覆堕神台,一己之力,肯定是难以回天的,毕竟堕神台离着神皇也太近了,我要夺回媳妇的鬼体,估计还得面对神皇,到时候和神皇对干,谁解决杂兵?

那我培养亲信死士,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可鬼神界的情况,目前我也不清楚呀,怎么都得先找个了解的鬼神来当向导才行,毕竟血衣媳妇也不爱说话。

暂时想不到办法的我干脆的坐在了地上,瞅着神殿正北的废墟,却看到了之前的鬼侍首领,此刻正在引导诸仙去仙气盘存放的道场恢复道体,见到他,我顿时灵机一闪。

这家伙本事平平,不过能混到鬼侍首领这位置,应该不是随随便便靠运气来的,就是他了,至少怎么弄来更多的仙气盘,还有物资什么的,都得问问。

也就在我准备起身去找这鬼侍首领的时候,忽然一双秀手,捂住了我的双眼。

我心中一喜,哪还不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谁?当即叫了‘媳妇’二字。

“嗯!”甜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站了起来,转过身看向了她。

她还是一身青色的天一道道袍,那金色的双瞳,依旧迷人之极,我伸出手,忍不住划过她金色的眼影,说道:“已经多久了?总算见到你了!”

“嘻嘻,我不是一直就在你身体里么?”她将我的手拿开,然后那双迷人的眼瞳闪了闪。

道袍媳妇最惹人爱怜,她那从不做作,又没有架子的亲近样子,恍若不加修饰的纯净湖水,和血衣媳妇姐姐的血海有着不同的一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