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九十八章:刺圣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九十八章:刺圣


                那口棺材确实怎么看怎么扎眼,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打开它,但多少是要征求下肆小仙的意见的,所以就问道:“小仙大神,不知道这口棺材,我们是要开,还是不要开?”

肆小仙第二次听到这个我在九州界常常使用的称呼,还是有些不自在,瞅了我一眼,然后看向了群臣。

群臣中的那位之前建言过的老臣站了出来,拱手说道:“肆上神,此棺材关着的神仙,乃是之前官品不过三品,却闹得神庭沸沸扬扬,六部鸡飞狗跳之神:蚩圣!”

“它就是蚩圣的葬神棺!?”肆小仙也不禁沉吟道。

“蚩圣?这姓氏倒是少见,他可有些什么来历么?”我连忙追问起来,官居三品,却能够闹得神庭沸沸扬扬,六部也是鸡飞狗跳,怎么看着就像是孙悟空干的事情?

“远在此獠当官之前,其在神庭之中,已经是声名狼藉了,因为在大荒里,此獠是众神唾弃的恶徒!不但屡次领兵骚扰我神庭边疆,还数次给边疆招来了大祸,所以神庭对其专门围剿也多达数次,只不过均无法将其擒拿罢了,直到后来有一次,神霄府,钦天监,刑律殿三部,派去了好几位一品神将,才将其恶僚杀尽,甚至几乎擒拿到此神,之后此獠倒是沉寂了一段时日!”那老臣回忆前事的说道。

“原来是个蟊贼。”我笑了笑,然后说道:“那他是怎么当上了神庭的神仙?”

老臣想了想,然后说道:“确实,这样的蟊贼,神庭本该是直接杀了了当差事,但十数年前,也就是此獠沉寂后的第十个年头,他却诡异的只身前来投靠神庭了!”

“一个蟊贼,投靠神庭?”我愣了下,不过这事我也干过,我和老三这蟊贼混在一起,后来莫名不是当上了从二品的官员么?

“不错!此獠道体品序以期八重,故而他表面上投靠了我神庭,六部自然少不了一番的争执,都想要将其拉拢过来,全然忘记了此獠的凶性难驯,当然,神庭一开始也并非全然相信他,故而让其从五品的神将禁卫做起,一步步才让其官职往上的攀升,直至后来的正三品,禁卫司司正的官职!”那老臣说道。

“从五品的神将,到正三品禁卫司司正?中间就没出什么闹子?”我脸色微变,这蟊贼是改性了怎么的?

老臣摇摇头,苦笑起来:“主公!你也莫要奇怪老臣会拒你开棺,因为此獠在数年时间里,确实能够一副兢兢业业,老老实实的模样,又因其道体品序又极高,故而官品同样也是扶摇直上,让六部的官员无不是齐声称道,都觉得此獠投靠神庭后,已经是完全的驯服了!因此再进行了好几次人才的招纳!而正是那时候,出事了!”

我心中一怔,然后脱口说道:“是否是报仇?”

老臣惊奇的看着我,然后拍手大赞起来:“主公真是明察秋毫之末,听我一言半句,便可断来龙去脉!”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这里不兴这套,赶紧说正事。”我笑着摆摆手。

那老臣看我没有责怪的意思,尴尬一会说道:“主公,此獠心机叵测,竟以投靠各部之名,约见了当年几位参与围剿他的一品道体的神仙,在席间轻松喝酒谈事!怎料,此獠喝到三巡酒,就趁着众神放松警惕之时,暴起了杀机,将神庭五位一品道体的神将,一一杖杀当场!此獠屠杀之后,竟还妄图狡逃,直奔大荒而去呢!”

我心中一凛,这蚩圣果然是有点邪门,怪不得那老臣要明言拒绝我了!

蚩圣阴谋诡断,知道自己一个肯定打不过神庭,所以自己的兄弟姐妹给这些一品道体的官员围剿杀了以后,他并没有做出蟊贼该做的疯狂报复,而是心机颇深的投靠了神庭,然后,在取得神庭信任之后,以投靠之名,邀请了那几位参与围剿的官员叙旧,再给自己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有此前事,老臣当然不建议我用这蚩圣,因为就算用了,也不知道他心中想着什么,到底是好是坏!毕竟一个能够隐忍如此久才爆发的恶徒,绝对不是谁都能轻易压制和控制的!

“主公,蚩圣之名,本就妖邪,蚩圣者,刺圣也!断不可将其纳入麾下,否则定然出事呀!”老臣再度说道。

“后来呢?从大荒里将其抓住的?”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起了老臣这后续的事情。

老臣愣了下,然后看向了肆小仙,肆小仙微微一笑,说道:“蚩圣在神庭中闹了事,逃亡大荒,沿路又杀了不少的神仙,神庭怎么可能让他逃回大荒,正是我用流时仙镜将其锁入了时光中,这才将其拿下。”

居然比蚩圣还厉害?不是说这蚩圣已经无限接近八重天的道统了么?然后这流时仙镜又是什么?这东西听着就厉害得很了,竟能将其锁入时光,只能用逆天形容!

“流时仙镜是什么?”我还是好奇的问道,毕竟师父猜测,肆小仙当年也就是七重天的道统。

“一种控制时间的道器,他闯出神庭之时,我带着流时仙镜将其直接锁入时光,再由众禁卫将此獠打伤擒获!”肆小仙倒也不隐瞒。

“果然是厉害,那此镜现在何处?”我连忙问道,天子怒感觉也没有这个厉害,因为传闻里,控制时间和空间,几乎是能见到的最厉害的宝物了,当然,韩珊珊那种降维卡片级别的梦幻神器,不能放在此例中。

“此物当然流逝于时光中,我眼下不过虚体,无法召唤来,怎么?”肆小仙笑嘻嘻的说道。

我心中一动,然后说道:“此物竟能藏于时光中?而且还任由你召唤?那在这一界里也可以么?”

“不错,只要有时光流动的地方,在这一界里也可以。”肆小仙平静的说道。

“那这样的宝物,可称为神器了对吧?”我顿时对她又高看了几眼。

流时仙镜光听名堂就比天子怒要厉害,当然,她肆小仙在神庭的岁月里也不是白混的,有一两件超一品的神器,也说的过去。

肆小仙是宝物收集狂,见我居然这么感兴趣,不由也是欣喜,甜美笑道:“当然,那是我的本命法宝,‘仙镜’本体藏于碧青界,‘流时’藏于时光中,是姐姐和我共同打造出来的超级神器!”

我顿时高兴起来,因为肆小仙这一次在鬼庭,一定能够大放异彩,为媳妇姐姐出力一番!

闲聊几句,话题又回到了蚩圣的棺材上,这家伙,到底放还是不放!

肆小仙见我纠结,不免先提议道:“想来不放他出来,你也不会甘心,这里也不是神庭了,他和神庭是敌人,我们也和神庭是敌人,何不招他出来亲自问问?没准能有共同的语言呢?”

既然肆小仙都不怕他,我何必担忧?点点头,我念起了开棺咒语,霎时间,棺材锁链就给我甩脱,而那口葬神棺里面的蚩圣仿佛感应到棺材动静,居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暗道这家伙被关了十几年没化掉就算了,眼下倒还生猛,除了感应棺材的细微变动,还挣扎起来!

轰隆!

我方才念完咒语,棺材盖子就给撞飞了,而一个黑影,顷刻从里面蹦出,并且连停都没停,快速无比的逃向外面的界坞!

我一边冷笑,一边打量起了这传说中的刺圣蟊贼!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