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八十三章:隔棺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八十三章:隔棺


                阴佟也算是鬼道中的厉害角色了,见我要杀她,鬼刀瞬间斩向我,几乎算是和我同一个时间里出招,但天子怒出鞘,紫色的雷浆就爆发而出,瞬间湮灭了眼前能够看到的一切,连那口鬼刀也变得只剩一片猩红的铁片!

我速度极快的又逃出葬神棺,念动几句咒语,将她逮入了棺中,这气息的消失,让那两位没出我目测范围外的何天官和柳天官脸色大变,迅速的往上面疯逃!而且对于实战的本能,他们俩居然一左一右的分开了,似乎觉得我只能追逐其中一个,所以会有一半的几率活下来!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在血海中的阻力之大难以想象,如果只是普通的飞行,又怎么及得上我的缩地术?

既然将阴佟斩杀,那两位我也并不打算留下来,所以直接缩地追上了正往上上飞逃的何天官,拔剑就把他打成了虚体,干脆利落的装入了葬神棺!

最后那位柳天官已经慌不择路了,但他至少发现了阻力的问题,因此改道扶摇直上,结果我直接斜线缩地就堵在了他继续飞离的方向,他脸色惨白,哀求道:“夏天官,求求你,求你不要杀了我,我界内还有家人老小,还有许多守护者在,你不能杀我呀……”

我想都没想,一剑就把它的虚体劈了出来,葬神棺一招,就把他封入了里面,看着三口葬神棺剧烈抖动的同时,一路往上面飘去,我大手一招就把他们全都拉了回来,捆在了棺材群上面。

“既然求我不杀,就不要报警了嘛,何苦来由?”我面色阴沉,暗道这家伙也是狡猾。

不过现在也由不得我多做评论,我一边挑开上面的空棺,一边指令超级葬神棺往下方继续下沉!

空棺大部分是灌不满血海物质的,好多开口都从底部裂开,这么一来,我只能是将它们的锁链挑断,让他们浮上去,不过这么做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是下沉速度会更快,坏的方面是,浮棺会往上飘,暴露我的行迹!

系好了新棺材,我还是本能的故意遮掩了它们,因为现在不排除神庭的血海禁卫还要下来。

所以为了能够果断避开这些人,每逢我抛弃空棺,都会往斜到另一处的方向移动,这样一来,时间短倒是没什么,长了他们自然就不知道我所去方向,毕竟血海如迷海,他们探查不到血棺的气息,更别说是除了挑出空棺外,平时都隐迹藏形的我了,加上血海能见度不高,要找到我,除非撒网式的行动。

我一路下行,肯定会有许多血海禁卫超过我现在下行的位置,毕竟我除了拉着一群浮棺,还要不断的斜飞下行,不过,这不代表就能全部躲开血海禁卫,夜路走多了,也会见鬼。

躺在葬神棺里是无法操控棺材的,所以我一路来除了清理空棺,都在外围控制棺材,警惕外围的状况,而在第十天的时候,果然两位血海禁卫就找到了我!

这两位血海禁卫遭遇我的时候十分的小心,竟没有立即过来,我根本不打算给他们任何报讯的机会,立刻缩地术到了他们的身边,上下一打量,是一男一女的组合,老的那位大概人间八十多的样子,看着有些名不副实,但他摸着手环似乎正在传讯的表情,却不像是一位老迈昏庸的老人!

我想也没想,酝酿许久的天子怒,一剑就将他打成了虚体,而另一位女子,看起来也有五十多了,但逃跑的本领比老者都厉害,瞬间就拖着半具残躯逃离了,我控鬼术一招,她整个身体凝滞了下,就给我掷出的天子怒斩去了头颅,化作了虚体!

没有悬念的,我的棺材群又多了两副棺材!

能够下潜到如此深度,基本是正常二品道体的极限了,因为加上返程,刚好差不多近月余,加上他们比我和秦图他们更早的下来,所以我猜测,再过两三天,肯定就不会再有二品道体的血海禁卫下来找我麻烦。

当然,二品的不来,不知道有没有一品的血海禁卫!?

这一点,让我心中有了不安定的感觉,所以我打掉空棺更需要频繁加速些了,否则一品道体下来,估计得有一番死战。

而且经过这几场战斗下来,虽然我消耗不多,但那也是额外的支出,这样的状况能避开一定要避开,更遑论一场死斗下来,我还能否下潜到鬼神界都成了未知数,或许遇上一个一品血海禁卫,我就得返程都有可能!

和我想的一样,后面好几天时间,再也没发现有血海禁卫了,对于这样的结果,最是我想要的,就不知道这次的血海禁卫有没有一品的而已。

结果让我心情愉快的是,一品的血海禁卫也没有来,不知道是没有,亦或者是找错了方向,让我成了漏网之鱼,毕竟血海禁卫能用到二品神仙就很了不起了,一品的禁卫怎么能出现在这么个折磨人的地方?正常的情况是安于享受才对。

所以再后来的十天时间,我努力情理空棺之下,虽然道力消耗巨大,不过空棺整体有八成九成都飘走了,现在剩下来的几千副棺材,都是难以清理掉的,因为砍去一副的锁链,很可能就会全部散架的状态,因此我还得细细寻找哪部分可以拿掉,哪部分得重新捆绑加固!

超级葬神棺因为用的是二品的仙气盘,所以拖拽的棺材数量降下来之后,每一天消耗的力量几乎肉眼难以察觉,所以让我十分的高兴,不过即便这样,里面的真仙气也是不能萃取的,因为一开棺真仙气就会外泄,血海是大熔炉,正愁没地方吸收真仙气呢,所以正常情况是不能打开的。

所以如果我要补充真仙气恢复道力,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躺到棺材里面,这样一来道力就能恢复过来了,可一旦我躺进棺材,却又无法控制葬神棺,以这上浮之力,在我恢复的时间内,指不定飘哪去了,到时候再费劲拉回来,同样还得浪费不少道力,得到的和失去的比重,目前而言还算差不多。

但随着越是深入,浮力也将会加大,按照眼下这速度往后推移,再过几天,我一放开这棺材群一天任之漂流一天,就得花两天时间往下面拉,而且在眼下如此微妙的情况,放任的结果极有可能是遇上血海禁卫!

因此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我硬着头皮往下拽了。

可现在我经历一个月的往下拖拽,消耗的道力不小,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浪费几天的时间,先把自己的道力恢复全满的状态,然后再往下面拉,毕竟就赌会不会碰上一品道体的禁卫了!

又经历一天斩除空棺的举动,上浮之力没有那么强之后,我果断的躺入了超级葬神棺里,这一刻,我感觉整个人是无比的舒坦,毕竟一个月的急行军,加上高强度的清理空棺,都让我的心情接近极限压抑的状态。

可心情是逾越起来了,但葬神棺眼下已经是无人控制的状态,顿时惯性和棺材群堆叠在了一起,往血海上方飘浮起来!

因为棺材群里面有虚体的棺材也是有极强浮力的,它们中就应该有肆小仙在里面,所以我一副都不能让他们走丢!所以几百口在那极力上浮,让我在里面能够看清楚棺材群快速上浮的状态。

不过现在为了恢复道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安心恢复的同时,每隔一段时间,同样也会环顾四周,就算无法探测外面情况,但肉眼看看还是没问题的。

但就在四五天时间之后,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抖,把我惊醒了过来!

我睁开眼,看向棺材外面,这一看,差点没吓出毛病了!

因为和我差不多相隔棺材板的距离,有一双目光,仿佛感应到我的位置一样,正认真的瞅着我,观察着我!

对方隔着超级葬神棺,正面对面的注释我,似乎觉得我这口葬神棺最是奇怪的样子!能够在几百副葬神棺里找到我这口,让我着实意外无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