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八十二章:明白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八十二章:明白


                我心中顿时有些着急起来,只能催动葬神棺继续下沉,但血海就是这样,你越是想要加速逃离,仿佛就越要拉着你,始终快不下来!

而现在,即便是超级葬神棺强大的拖拽能力在发挥作用,不过拖着还有两三万左右的废弃棺椁,仍旧快不到哪里去!

所以没有多久,这四道气息果断的追上来了,在血海中,大家都有个光罩保护不给血海吞噬,我看到这四位血海禁卫的时候,认出了其中的两位!

“夏一天!你胆敢拖走血海的葬神棺!与欲何为!?”阴佟怒喝一声,而秦图也来了,不过眼下神色游离,有种想要抓我,但又不大敢的样子,这也很好解释,毕竟一来他是游红婴的手下,本来就是来帮我的,只是暗里帮忙是帮不上了,现在反而明面上我却做了这么一件大事,他给阴佟拉进来,也是郁闷得慌!

“谁跟你说我拖走了葬神棺?没看到我追到这里,也束手无策么?”我皱眉反问起来,这顿时让阴佟有种我睁眼说瞎话的感觉,所以当场就拔出了一把锁链,恨恨的说道:“好,那口葬神棺你敢说不是你的?为何你不破坏它!?还有,沈天官何在?”

我哼了一声:“阴天官,记住,说话客气点,本官不欠你什么,你要想破坏它,你大可以试试,我觉得你还没这本事,至于沈天官,我哪知道她去了哪里?”

一听说是这口超级葬神棺拉着所有的葬神棺走,而我是追着过来的,这荒谬的解释,显然无法让另外两位血海禁卫相信,顿时怒道:“夏仙官,那你两天时间里,就不会砍断锁链么?”

“呵呵,我为什么要砍断它?我这不是要追着它,想要看看幕后控制它的是谁么?”我笑了笑,一副你这么问,有点秀智商的表情。

这顿时让两位血海禁卫愣住了,也有些好奇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了。

我也懒得继续解释,这扯淡的功夫,我又把葬神棺推进了很远,现在算下来,从神庭堕神台到现在这地界,应该有五天的时间了,陆续的,肯定还有血海禁卫下来,不过眼下我还算是安全的。

这几位拿不定主意,顿时是跟了过来,阴佟很果断,立刻拔出了一把大刀,怒喝一声就飞去砍棺材,看看棺材里到底有什么!

我微微蹙眉,这一下,虽然葬神棺很大几率没事,不过消耗的真仙气可不小,不过也不能不给她试试,毕竟她不试一下,其他禁卫也会试,所以我当即说道:“阴天官,你这刀千万不可太用力,它反震之力不小,我吃过暗亏。”

这话果然让阴佟吃了已经,本来打算用上十分的力道,一下子就收了不少,因为这样一来,反震之力恐怕就没多少了。

轰隆!

果然一声巨响,这棺材的反击能力也出来了,把阴佟震飞了出去,不过对方的大刀也在超级葬神棺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缺口!

要灭杀他们四个,倒也不困难,但我的道力是有限的,在行进的过程中,还会继续剧烈的消耗,所以如果能够让他们到此为止,这事就好办多了!

阴佟给震飞后,立即稳住了身形,故意看向了我说道:“原来也是可以砍出缺口的,看我不坏了此棺!看看里面有什么!”

“呵呵,阴天官,麻烦你先看看它缺口的位置!”我冷笑一声,随后果然这口葬神棺的混沌金和青金缠玉快速的开始重铸,把原来的缺口恢复了过来!

也不是谁都知道青金缠玉和混沌金混合后产生的特殊作用,所以看到这一幕,阴佟顿时愣住了。

“居然还有这等事!怪不得夏天官只是跟着此葬神棺而不是破坏它了!”秦图当即补了这么一句。

阴佟虽然很不满意,不过似乎也没找到什么原理,只能是问道:“那按照夏天官的说法,这口葬神棺,是拖着其他葬神棺去哪?”

“这我还想要问你呢,我怎么会知道?”我反问道。

“为什么问我!?我还要问你沈天官去了哪!”这让阴佟十分的郁闷,却也没查到沈凤清的所在,只能在那干着急,并且用手环联络起了其他的血海禁卫。

“沈天官很敬业,率先飞到前面去了,至于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呀,反正她出去没多远,我就没再感应到她的气息了,莫不是给什么鬼怪弄没了?怪吓人的,要不然阴天官是觉得我杀了沈天官,还能一副没事的和你在这说话?”我一副害怕,却又有些讥讽的表情,倒是让大家没辙了。

现在两位血海禁卫都觉得我和阴佟不对付,所以我这么说话,反而加深了他们的认知,毕竟神庭的神仙互相不和谐大家都习以为常了,看到对方倒霉,自己高兴的也不止是我,他们恐怕也有过这样的经历,眼下沈凤清去探路死了,一点都不奇怪!

而且天子怒这把剑在下来的时候,天雷钻的力量都存满了,拔剑灭了沈凤清的道体,我道力消耗得不是特别多,现在就算打掉不少空棺,这把剑的力量都没消耗完,因此他们看我也是精神奕奕的样子,加上天子怒不拔剑没半点气息,他们也不会认为这把剑居然有一品那么高!

各种细节综合下来,没有证据,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秦图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说道:“要不……夏天官,阴天官,我还是亲自上去引大家下来吧,这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不是?”

“好,去吧,光是手环通知,我也不放心,麻烦秦天官把我们遭遇详细报知诸神。”我当然要给游红婴的下神台阶,要不然一会真要杀人,连他也宰了,我和游红婴也不好交代。

“没问题!”秦图如蒙大赦,立即返回上面,阴佟当然不愿意他走,连叫两声,但秦图根本不鸟她!这小子估计是知道我危险,不敢靠近我,所以才不要命的逃了。

阴佟犹豫了,而两个血海禁卫看到秦图逃了,自己心里也感觉有些不踏实,其中一个说道:“要不……”

可没等他说完,他身边的血海禁卫就按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喂,柳天官,你可别想走了,秦天官都上去了,眼下这里正缺人手呢,我们四个二品道体的神仙一起下去,应该能对付这葬神棺的主人。”

“这……何兄弟,我都来了大半个月了,眼下拼命下到这么深的地方,消耗可不小呀,我还是上去吧,要不然……难道追到底么?下去消耗更大呢!”那位柳天官立即又拿出了理由来。

何天官不乐意了,说道:“着什么急?我不也跟你一样?你要上去,我也上去了!”

“你和他们等援军嘛……”柳天官看了一眼没有尽头,红到黝黑的血海,脸色也有些惨白。

“阴天官,要不我们俩……”那何天官看拦不住自己兄弟,自然是不肯留下了。

“你们上去也可以,不过要保证帮我传个信息,第一,如果我出事,必是夏一天杀的我,第二,如果我气息消失,必是给夏一天抓进了葬神棺!”阴佟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说道。

“何必?”我冷笑道,而那两位为了逃离,想都没想居然点头了,然后飞快的消失在血海中!

看他们化作光点,我瞬间到了阴佟的身后,随后冷笑出声:“阴天官,你倒是个明白人,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阴佟没想到我居然转眼就发难,面露震惊之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