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七十九章:棺柱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七十九章:棺柱


                “这些血海禁卫虽然官衔不高,但实际地位可不低,不给面子也很正常,对了,夏天官,我们明日下去,今天晚上要不先和阴佟阴天官,沈凤清沈天官打个招呼?毕竟下去后,这些血海禁卫未必会与我们交好合作,所以我们刑律殿之间的配合就无比重要了。 ”秦图笑道。

“也好,大家互相交流下,难免之后遇上危险也需要个照应。”我倒也无所谓,这次下去的刑律殿官员有十几位,大部分早就在前段时间事情沸沸扬扬的时候下去了,我现在倒是怀疑轩辕如馨拍这两个副官来,有监督我之嫌,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同时下去?

到了晚上,我们就来到了的两位女官的临时驻地,秦图显然早有准备,带了一些好酒好菜,并且以三寸不烂之舌,让这两个副官卖了面子,大家一起吃晚餐,商谈下去后的事情。

这阴佟大概三十几岁的模样,而沈凤清看着二十六七,两位都长得煞是好看,秦图四十多,我也是三十多岁的模样,所以跟她们两个女的年龄几乎互相回应,不过年纪相仿不代表话就投机,秦图还好,我几乎是没怎么说话,这沈凤清看起来很是主动,频频抛媚眼问我话,我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了。

不过就算如此,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居然完美的确定了,如果出了什么危险,大家保证都会互相照应。

其实能有什么危险?之前的米轩都是我杀,就算是危险,那我才应该是危险分子。

聊到了夜里,我们因为明日一早要下去,所以很快就结束了聚会。

翌日,昨天嘱咐我们的队长,就带领我们来到了漩涡的入口那边,让我们带上了一个手环后,说道:“这手环有共鸣的效果,能够感应到所有血海内的同伴位置,大家若是遇上危险,可优先前往同伴那边,明白了没?”

我们几个官职比这队长都高许多,所以连应都懒得,适当的点头后,大家就迫不及待的下去完成任务了。

“记住,为期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就返回这里,千万不可逗留!”那队长看我们不怎么听号令,自然感到头痛。

“夏天官,那我们四位按照昨晚说的,互相分开行动?毕竟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秦图笑嘻嘻的说道。

“随便。”我并不怕有人跟踪,而且按照轩辕如馨的打算,就算我们不怎么配合,她的两个副官也会赖上来,我抱着越少人跟着就越好的打算,当然赞同这主意。

就这样,沈凤清就跟着我一起从漩涡那下去!

而刚下了漩涡的红云,忽然我就给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一大堆的葬神棺,直接的摞了起来,形成了一座如同天柱一样的形状,而不止是我,沈凤清、阴佟、秦图都面露惊色!

那血海禁卫的队长很满意我们的表情,笑道:“呵呵,这些葬神棺,多数是毁坏的,因为这里螺旋卷来的特性,无数的葬神棺都给卷入了这里面,所以才有如此壮观的景象!”

我却心中震惊,真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这里就直接有那么多的葬神棺,那里面,是否有肆小仙的葬神棺?

“多数是损坏的?不知是否有没损坏的?”我无所谓的问起了这血海禁卫的队长李东成。

“损坏的是空棺,薄弱部分毁了,虚体自然成了血海一部分,当然,也有没损坏的,不过数量比较少,你看那边一座,不就是没损坏的么?”李东成指着那边的一口垒起来的棺材说道。

我们一起沿着那边看去,果然半空中确实有一口看起来相当完好的葬神棺,我心情激荡,这口该不会就是肆小仙的吧?!

“有些神仙,道运确实也不差,就算给葬下了血海,也一样享受道运带来的实惠,那口葬神棺,虽然偶尔漩涡刮得厉害,血水也会溅到上面,不过十数年来也一直摆置在那里,真是神奇呀。”李东成笑道。

“十几年都没毁?果然是厉害。”秦图由衷赞叹。

我心中却感到一阵失望,时间上算来,这肯定不是肆小仙那口了,那血海漩涡下方呢?

“这下面可还有?我看不少都在漩涡中央受血海浸泡,冲击,打得粉身碎骨的都有呢。”沈凤清声音腻腻的问道。

这沈凤清打扮相当性感,声线也嗲得很,李东成这队长看得是心中喜欢,只碍于自己官衔卑微,不敢有丝毫的异想而已。

“还有不少,漩涡也不是刮到血海底下,下面还漂浮了一些,因为这是神庭定海阵所在,所以葬神棺吸附上面也很正常。”李东成解释起来。

我心中震惊,这里弄成大阵,果然也是有原因的。

“那巡逻时间到以后,我们怎么上去?”阴佟继续问起来。

“踏棺扶摇直上呀!嘿嘿,能给卷到这漩涡里的,多是往日在上面作威作福的大官,这些犯神在神庭所犯罪责如此之大,活该受我们日日践踏之辱!”那李东成傲然无比的说道。

这种仇官心理也很正常,他虽然是血海禁卫,但首先官职却不高,说出这种话不奇怪。

我们面面相觑,秦图立即伸出大拇指赞同,而阴佟和沈凤清都点头了,我却默然无语,如果肆小仙就在这里,那我肯定是不愿意她就这么受苦的。

“不知道前段时间那位超级大的司器监主官的葬神棺,有没有飘到这里来?”我干脆问起了李东成。

李东成瞬间脸都绿了,而秦图等神仙,全都愕然的看着我,觉得我是不是疯了。

“这……这不好说,我也好久才来一趟,哪注意那么多……”李东成吓得面无人色,而秦图用手肘捅了我一下,说道:“夏天官,咱们不说这个,也差不多开始巡逻了。”

“对,对呀,夏天官,我们是一队的喔!”沈凤清娇嗲的要过来牵我的手,却给我直接避开了。

这沈凤清并没有因为我拒绝而放弃,靠过来非常近。

李东成估计对我是暗暗骂娘了,所以咳了一声后说道:“你们拆分两队,按照我之前说的路线探查过去,沿途会有其他禁卫接触你们,但记住,一个月内,无论如何请折返到这里,我到时间后会回到这里等你们返回,切忌!”

看着李东成飞上漩涡云层,秦图和阴佟跟我们招呼一声后,就往指定路线飞去了。

我却看向了漩涡底部,颇为犹豫起来,而沈凤清看我没有要去巡逻的想法,就问道:“夏天官,我们现在还不去抓奸细么?”

我没有理会她,果断的飞向漩涡的巨大葬神棺柱子!

“喂,夏天官,你这是去哪?”沈凤清脸色微变,但还是追着我过来了。

我绕着这柱子,事无巨细的排查起来,这最上面的葬神棺,都已经腐朽不堪了,而最高处,也就是一口十几年的葬神棺,虽然不知道埋葬了谁。

而再往下搜索,越来越多的完好葬神棺给我找到了,沈凤清似乎发觉我有意寻找这些完好的棺椁,顿时惊道:“夏天官!你想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想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奸细而已,小隐隐于林大隐隐于市,你没听过么?”我把完好的一口口葬神棺全都记了下来,一路仍然往下方飞去,甚至直接沉下了血海中,这顿时把沈凤清都吓坏了:“难道你……你想救刚才说的那……”

“呵呵,没证据不要乱说!”我皱起了眉,继续搜寻着,甚至直接以道力打飞一些挤压在上面的损坏棺椁,搜查是否有肆小仙那座!

结果这一举动,让某一些葬神棺上拴着的锁链暴露了出来,我心中顿时震惊,毫无疑问,有些葬神棺竟是人为拴上去的!

这让我更是欣喜若狂,如果我猜测得不错,可能肆小仙那口葬神棺,极有可能也给血海禁卫拴在了这里!

一路潜下去,也不知道到了血海那一部分,腐蚀力度顿时的加强起来,这下沈凤清不敢下来了,惊得不知道怎么办好的她只能摇了手环,联系上了阴佟和秦图!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