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七十八章:货色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七十八章:货色


                就算不是中枢区域的血海,神庭的禁卫也相当的难缠,直到我和陈训华汇合,情况才稍微好转,但要边躲避边调查已经绝无可能了,所以又过近半月时间,按照约定的我们躺在葬神棺里,给胭儿召唤了回去。

浪费一个月的光阴,却一副葬神棺都没有找到,难免会生出挫败感,出现在碧青界的空间里,陈训华说道:“可能要暂缓一段时间,才能重启这段调查了,眼下神庭估计也增强了戒备巡逻。”

“嗯,这趟运气太背,一开始就遇上了能够侦查到我的禁卫。”我看着胭儿和韩珊珊,表情有些郁闷。

“哥哥,你们没事就好,调查以后再说吧。”胭儿安慰起了我。

韩珊珊则详细的不查问我下面的情况,以及各种难点和她所没有顾及到的地方,最后陈训华跟她回炼器房了,这次估计还得改造新的葬神棺,毕竟目前来说,葬神棺没能做到的功能还是不少,如果能够让探测仪和葬神棺合二为一就好办了。

消失一个月时间,我也要去游红婴那报道了,毕竟作为从二品的官员,拖着不去述职,难免让人怀疑。

刚到了行吏科述职,刑律殿那边的游红婴就差手下把我叫了去,我办完手续,匆匆的到了她的办公室里。

结果游红婴上下打量起了我来,好一会后,她忽然问道:“米轩是你杀的?”

“什么米轩不米轩的,我一直呆在界内,哪都没去,更别说是杀人了。”我皱眉说道,心中却禁不住震惊了一下,游红婴果然是危险无比,居然如此直言不讳。

“不是你杀的就好,这米轩是血海禁卫之一,我以为你要去救某些神仙而下了血海,结果正巧给米轩撞上,就采取了灭口。”游红婴毫不掩饰半分的说道。

我心中一滞,这游红婴居然猜对了,只是她估计也没什么证据,所以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血海如此不安全,我一个二品道体的下去做什么?况且下去了还怎么上来?”

“呵呵,下血海,四品道体撑不住三天,对于三品道体,可能有点危险,十天半月就得化为血雾,不过二品道体下去,呆个月余可不会太难,你如今二品道体,谁都能怀疑你,至于上不上得来,我就不清楚了,我想对你这鬼道的宗师,恐怕不会是问题。”游红婴站了起来,颇有些惊疑的看着我。

我皱了皱眉,平静无比的说道:“游上神,你这么怀疑我,是何道理?难道这是要调查我不成?”

“夏天官何必如此敏感,本官只是照例询问而已,既然不是就算了。”游红婴目光从我身上一开,然后拿出了一本文牒,说道:“这次米轩米天官在血海中惨遭不测,血海禁卫震动,觉得可能是鬼神界的奸细竟已经到了神庭的底下了,所以,神庭下达了通知,让我们刑律殿推举出二品道体以上官员,配合血海禁卫一同调查和排除鬼神界奸细的任务,而我们这一司的官员里,我推荐了你和秦图副官一同前往。”

“啊?配合血海禁卫调查排除鬼神界奸细?”我皱眉问道。

“不错,你应该知道,血海是鬼神界和人神界的天然屏障,不过,虽然只有神庭的堕神台入口可以上下,而其他地方只上不下,不过,仍然有不少奸细、偷渡者靠着另一种途径偷渡来我神界,这一次米天官出事,便是如此,因此,神庭这次需要大量的二品以上道体的官员参与此次围剿,你明白了么?”游红婴淡淡的说道。

我心中顿时海水翻腾似的,这游红婴一开始就怀疑我去过血海,并杀死了血海禁卫,眼下却让我参与到神庭对血海奸细的围剿,这简直就有些奇怪了,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血海确实只下不上,不过同样也会百密一疏,有部分的势力或者亲鬼神界的邪教,也会偷渡一部分鬼神界的鬼神上来,毕竟有能力的,谁会在鬼神界郁郁一生?

而且方法我和韩珊珊都研究过,并非不可行,只是花费的手段会非常的漫长,受限的鬼神等级也相当高级,加上因为沟通的问题、几率的问题,一直以来,要么折转几十年上百年都有可能,所以偷渡成功的应该都不会太多,可并不代表没有。

毕竟鬼神界里不是没有厉害的鬼神,他们如果要偷渡上界,可以随便找一口葬神棺,然后躺在里面等待人神界的召唤,如果有人神界的仙家无意将其召唤上来,那就能够让他们偷渡成功,这是比较粗糙的办法。

而聪明和运气好的,他们或者直接在人神界有了奸细,亦或者干脆和血海禁卫有瓜葛,收买贿赂之类的,再以指定葬神棺偷渡上来,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神庭里什么样的神仙都有,只要仙气盘给的足够,冒着生命危险,也会有血海禁卫去干。

“明白了。”我面无波澜的说道,看了一眼文牒,大致是调我和副官秦图一同前往堕神台述职。

坠仙台是下葬神棺的地方,堕神台则是一个空间的出入口,也就是神庭中枢中最神秘的存在,通常只有血海禁卫能够通过这个出入口,而那里除了有阵法封闭,还有重兵把守,要攻破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倒是不如直接破界呢。

出了办公室,我直接去了副官秦图那边,秦图也是二品的道体,官衔也和我一样,样貌倒是平平无奇,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不过能够成为游红婴的副官,多少和她有点联系。

游红婴是魔殿的奸细,而秦图能多干净?至于我,这游红婴也没有全部相信我,至少还瞒着不少事情,比如这次先问我米轩被杀是否和我有关,之后却让我跟秦图去述职辅助血海禁卫扫荡奸细,确实让我猜不透她要干嘛。

和秦图随意的聊了几下,就约定三天后等各自做好准备,就一同前往堕神台。

回到了碧青界,我把这事和陈训华、韩珊珊一说,两位都十分的惊奇,似乎都觉得这发展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能够光明正大的去查找肆小仙的葬神棺,确实让人振奋。

“神庭让你们参与进来,肯定也有自己的考量,绝对不会让你们离开太远,而是限定个时间让你们返回,所以肯定不会侦查到太远的范围,但至少这片区域,我们算是解开了。”陈训华考虑后说道。

我点点头,而韩珊珊说道:“趁着调查中枢区域,我就把葬神棺重锻吧,等你回来,再从中枢外面开始找。”

我带上了探测仪后,就和秦图前往堕神台那边,这堕神台也是一界的统称,它有七座星辰,每座星辰上面,都有一座神仙城,驻扎着血海禁卫,而七座神仙城之间,也隐有一种古怪的布阵联系!

而我们所在的神仙城看下去,堕神台的正中央区域,围绕着一口巨大的红色漩涡,诡秘而恐怖,仿佛就是一张巨大的血口!随时会将人吞入其中!

述职之后,血海禁卫的一城队长安排我们明日下去,而随同我们一起下去的,还有刑律殿另一司的两位副官,这两位都是女子,听秦图说是轩辕如馨手底下做事,已经在这里等我们几天了。

和秦图差不多,轩辕如馨那两位女副官也是鬼修,都阴森森的,不过我也不好说他们,毕竟我也是鬼道出身,大家半斤八两,一样的货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