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七十七章:惊蛇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七十七章:惊蛇


                “我倒是没发现有什么气息,该不会是你的错觉吧,上次出错,害得我们飞入血海,浪费了不少的道力,米天官,这次该不会也出错了吧?”男子的声音很平静的说道。

给对方质疑,那发现我的女官冷冰冰的说道:“若是你们怕消耗道力,我自己下去查便是!”

“好呀,那就有劳米天官了。”男子到是不客气起来,那米天官潜入了血海,不一会,我发现她竟直接朝我飞了过来!

血海能见度不高,腐蚀能力也极强,一下来就得消耗不少的道力,那米天官四下里寻找我,我能够用葬神棺的窥镜看得一清二楚!

不一会,这米天官竟真的游了过来,一看到我这口葬神棺,似乎也吓了一跳,当场就把我拖上了水面!

“文天官,你来看看此棺!”那米天官将我拖到血海上面后,面对她的同伴,脸色顿然的不好看起来,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攻击的准备,只待他们有破棺的想法,就立即动手。

“呵呵,一口普通的葬神棺而已,可能因什么缘由漂流到了这里,有什么奇怪的?米天官莫要大惊小怪。”那文天官一身神将的铠甲,虽然在神官里感应不出他的道体品序,但看他背后的那把三品神枪,这道体品序只高不低。

“我确定此棺必然是在我刚才探查方向,或许就是它散发出的气息。”米天官说道,她看起来同样也是三十多岁,背后是一把金蛟剪,和那文天官的穿着差不多,都是神皇的禁卫。

在这片坠仙台下面,守卫自然森严,所以米天官所为也算正常,不过那文天官却一副不想多事的表情,说道:“米天官,葬神棺腐朽,亦或者有什么地方破损,泄漏一丝半点的能量实属寻常,现在想来也是如此,你把这口葬神棺拖起来,与欲何为?打开它?别忘了,浮棺一开,这虚体就会飞出来,到时候我们也未必能够逮回去的,亦或者是你要把它捞回神庭?呵呵,带回去也不过又会重新丢下来,何必多此一举?既然是葬神棺,我们还是不要理会它了,让它顺流飘走算了。”

“这如何可以……我要开棺!”米天官皱眉提议道,然后手一台,我就看到整个葬神棺飞了起来,而她的道力很快就让棺材抖动起来,但我并没有立刻出来,因为眼下她还在检查,并没有立刻开棺。

文天官愣了下,然后冷笑在那说道:“随你,不过葬神棺一开棺,出点什么事,还请米天官可不要赖上本官,免得到时候走脱了虚体鬼神,可怪不得我参你一本。”

“你!”那米天官有些愤怒,估计对这文天官居然不配合至此心生怨怒。

噗哗!

那米天官最终把葬神棺再度丢入了血海,不再打算揭开此棺。

“这就对了,走吧,我们还是继续巡逻的好,最近血海不太平了,在棺材上浪费那么多的道力,还不如多抓几个偷渡者!”那文天官说罢,就转身飞往别处。

那米天官也不悦的跟着去了,我却心中惊讶,这偷渡者是什么鬼?难道这里还有能够偷渡的仙家不成?这两位临行倒是给了我这震惊的信息。

等那两位禁卫飘远,我从葬神棺那出来,一边飘远,一边继续拿罗盘探测和寻找起别的葬神棺,结果还没离开太远,一道熟悉的气息再度朝着我飞来!

竟是那米天官去而复返了!

我脸色难看,这女人简直算是没完没了了,所以盖起了棺材收入袖袋里,然后迅速飞离原来的地方,这米天官发现我逃离,更是穷追不舍起来!

我现在穿着已经不是神庭的官袍,带的面具也遮住了脸,不过神庭神格是掩饰不了的,那米天官似乎发现了我神仙的身份,厉喝道:“是哪位神仙?敢下血海来滋事!?”

“米天官,我奉命下来办特务,却不想给发现,还请米天官速回,切莫耽误了我的事!”我头也不回的说道,手却已经按在了天子怒的剑柄上。

那米天官却也不可能给我三言两语给忽悠走,一边追着我,一边问道:“即来特务,还请这位天官出示文牒,若是合情合理,本官断不会阻挠!”

“米天官,你大好前程,何必多管闲事,若陨落于此,岂不可惜?”我转过头,而那米天官将那把剪刀给祭了出来,这把剪刀仿佛迎风变大,竟如小山一样,朝我就是一剪!

我冷笑一声,再没有留情可能,天子怒出鞘,轰一声电浆就喷薄溅出,而前方很大一片的血海,全都给连绵灼烧的电浆炸得凹陷了下去,很大一片的血海当场就蒸发殆尽了!

猛烈的多重电浆能量把那米天官轰得道体刚飞出,就彻底湮灭不见,可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钦天监的封神台上,应该也是神魂归位了。

还剑入鞘后,我叹了口气,转身飞往其他地方,并且暂时躲入了葬神棺里。

果然如我所料,更多的神将在刚才我斩杀米天官的地方集中,人数大概有七八个之多,显然其他的禁卫也发现了米天官阵亡,这下子,我是捅了马蜂窝。

这些禁卫开始四散飞离,非要抓住我不可了。

我在葬神棺里虽然能够看清楚四面八方的环境,但不能用道力来探测外面的情况,而同样的,敌人也探查不到我葬神棺的气息,除非是肉眼看到,否则绝无可能发现我,加上这口葬神棺弄得也和普通葬神棺没太大的区别,而且精工做旧,很像是有了些许年份的样子,故而更加的有迷惑性。

但那文天官似乎也把葬神棺的情况和这些天官说了,所以他们居然也开始下海,寻找葬神棺的踪迹,这让我难免心中郁闷,如果再继续呆在这里,我早晚会给他们发现!

和陈训华说的一样,一旦杀了一位神庭禁卫,之后的调查,恐怕就会陷入的困境,现在看来是先见之明。

只是不做已经做了,眼下我还是得想办法解决这问题不可。

好在葬神棺悄无声息,这些禁卫四散寻找,居然错过了漂流躲避在葬神棺里的我,看他们飞远,我不敢再继续呆在葬神棺里,就跟着一位禁卫的踪迹继续飞往他处。

路上我还联络了陈训华,告诉他我现在的状况,他那边虽然没有遇上禁卫,不过好几次也险之又险差点撞上,得益于他一品的道体,能够比二品道体的禁卫更早的预测到对方,然后避入葬神棺中。

看来一品道体的优势非常的明显,我现在二品的道体下来,虽然比一般禁卫要更快发现对方,但如果再有一次刚才的情况,那我一样是躲不开。

陈训华让我先不要再调查,赶紧先避开这些禁卫,快速出了神庭中枢的范围后,可能情况会好些,毕竟那边不至于还有这么强的守卫来巡逻,而他则代替我,会帮我调查这整片圆形的中枢区域,因为一品道体比较方便活动。

就这样,我听了陈老的话,率先飞出了坠仙台中央的区域,而中间的十几天里,我还是遇上了几次禁卫,不过因为不在有如米天官那样敏锐的禁卫,所以都让我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除了坠仙台区域,果然就没有那么多密集的禁卫了,不过偶尔三三两两的禁卫还是不少的,看来米天官出事,让整个神庭都惊动了。

陈训华宣布了这次任务失败,大家一同逃离出神庭底下血海的范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