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六十章:文牒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六十章:文牒


                轩辕如馨所在界面在神庭中枢算是偏僻,但在刑律殿可不算是,我只花了不到小半天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她那边的界面。

不愧是天鬼道的至尊,她所在的三品界的界坞,也显得十分的恐怖,除了空气透着一股凉丝丝的味道,挂在门口的大红灯笼,也彰显了一抹阴森恐怖。

往界内看去,里面迷雾蒙蒙,看不清楚神仙城的情况,我叩门后,很快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里面伸出了一只白惨惨的手,我当即送上了拜帖,心中却有些发麻。

周其平喜不喜欢这调调我不知道,不过他肯定喜欢轩辕如馨,要不然这么阴森的地方,我肯定不会住!

那只有些苍凉的手说了回去后,大门仿佛是给风一吹,就打开了,而门后面,身穿红色的衣服,露出了惨白的脸的女人就这么站在了黑暗的界坞那儿。

“夏天官……请稍候。”女人看似没说话,但黑洞洞的双目中忽而闪烁,颇有语调的节奏。

只看到她再度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后不久,界墙背面,一道阴沉的光从神仙城那边飞起,并且很快就到了界坞那里。

“哈哈!我倒是谁来了!原来是夏上神远道而来啊!”周其平的声音在界坞后面传来,我当即笑道:“深夜……打扰,实在抱歉,这不是有公事在身,所以还望周天官一家海涵呀!”

“哪里话!哪里话!大家都是一起上界的神仙,哪有那么多礼数!这样吧,到了我这里,我就管你叫一天吧!你也别跟我客气了,叫我一声大哥就好!”周其平嘎嘎的笑起来。

我心中顿时暗骂这家伙占我便宜,明明老子官职比你大,凭什么让你直呼我的名字?况且这都是小事,但偏偏你是周其平,我还真不爱跟你称兄道弟!所以我当下就说道:“周天官,在下公事在身,岂能夹带私情?兄弟之称,以后再说吧!”

周其平估计不高兴了,一副我不给面子的表情,我当即拿出了礼物,说道:“当然,公事虽然要办,私交也不能就此罔顾,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周天官笑纳。”

周其平一闻就闻出了仙气盘的味道,立即接了过来,打开一开,竟是一块三品的一年份气盘,顿时兴高采烈的说道:“你呀,来就来了,还这么客气干嘛,送这重礼,以后我还敢登你家门?”

“哈哈,周天官何必客气,我此番是想要见一见轩辕上神,不算在私下登门。”我也怕这周其平不收,那我可就见不着轩辕如馨了。

“好!反正怎样我都欢迎呀!”周其平一听这言下之意是不需要回礼,更是心中大喜,他现在是怕死我送礼物了,之前的三品气盘翻了一番回送我,到现在他都没回过神来。

我陪了下笑,然后问道:“对了,周天官这段时间不当值么?这么有空住在轩辕上神这里?”

“当什么职呢?如今中品刑律殿那边,我已经交由孔天官暂时大理了,我这不是会这里进修么!总不能这个道体去当个三品官吧?”周其平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那真实恭喜高迁了!”我吃了一惊,这家伙何德何能又要升官?

周其平喜滋滋的又道:“应该的,我在中品界,那都是下放力量,凭我的能力,岂能止步于此?你连跳六级,我总得挪动下位置嘛!”

“我那是误打误撞,哪有周天官的能量大!”我暗骂这家伙无耻,也不打算和他再胡侃了,黑子现在刚救出甄达余,估计废了不少人脉,要升迁恐怕也得一段事件后了,倒是这周其平简直平步青云,步步高升!

周其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对自己老婆又是一阵的夸,然后才引我去他们家的神仙城。

看到他们居住的地方,我心中不禁是从脚跟凉到脖子,这地方太阴森了,小树林也是格外的吓人,我甚至怀疑这夫妻俩是不是有毛病,因为我算了算时间,在别处应该也是天亮的时间段才是。

而就在我们即将进入大殿的时候,忽然,我脚跟那里有什么东西扯了我一下,我心下一凛,连忙看了过去,这一看脸当时就僵在了那儿。

一个身穿红袍,从头到脚都是惨白色的小孩,正拉着我的官袍后摆,默默的低着头!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无声无息的情况,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要是对方真打算攻击我,恐怕没有媳妇姐姐预警,我也就完蛋了!

想起那天轩辕如馨抱着的那恐怖孩子,我不寒而栗,这孩子怎么看都像是那娃子。

“真儿,你在这里干什么?快进去把你娘请出来,你叔叔要拜会你娘。”周其平蹲下了身子,摸了摸孩子的脑袋,那孩子方才缓缓的抬起头。

但这次,除了苍白的肤色,它的面容却没有吓到我,反而跟以前大大不同,他长得很精致,就仿佛是男化的轩辕如馨,但那嘴角泛起的弧度,又比周其平夫妻都邪气多了,这孩子长大了恐怕会十分的恐怖,至少不会是简单的角色。

孩子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竟然行走和飞行都极端的拿手,听完了周其平的话,他很快就飘向了黑漆漆的大殿,而接下来,大殿的红色烛光就一盏盏的点亮,让人莫名多了一分惊悚。

轩辕如馨就坐在了大殿的主位上,我和周其平走了进去,他坐了客座,而我把拜帖,以及来意简单的说了一下。

“你要提审关入了葬神棺里的陈晴之?”轩辕如馨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看了一眼游红婴弄出来的帖子,直接丢到了一旁。

“不错。”我平静的说道,结果轩辕如馨冷笑的看了我一眼,旋即对周其平说道:“送客!”

“轩辕上神,请问看过了陈晴之所犯之事的详查帖子没?此神并未有足够罪名,或是达到关入葬神棺的程度,眼下我们将她从葬神棺中提出来重审,实属应该!”我站起来后说道。

“不行,关入了葬神棺,岂能再提起?”轩辕如馨冷冷说道。

“既然有疑点,有不足以进葬神棺的理由,所以就有必要重启葬神棺,况且……”我脸色平静了下来。

“况且什么?”轩辕如馨见我表情竟没有了太多波动,知道我肯定酝酿了什么,所以反倒是好奇了。

“况且我只是来知会你一声,如果你不答应提审,我还可以越过你,找更高级别的官员。”我说道,轩辕如馨不答应,也在我的意料当中。

“呵呵,你这么聪明,该不会想不通这件事既然如你所料,仍不让你提审的原因吧?别说你只是个三品的官员,就是马上和我同级,这案子也轮不到你来调查!”轩辕如馨站了起来,抱起了身边的孩子,走入了大殿里面的黝黑之处。

而周其平也无奈的打圆场,毕竟这么多年下来,他也不敢往死了得罪我,就说道:“同朝为官,我也知道你的难处,对不住了,今天恐怕我媳妇心情不好,嘿嘿。”

我也懒得回答,轩辕如馨的言下之意,恐怕这事不是牵扯上一品官,就是和王爷有关系,要不然怎么连三品官都调查不了?

眼下在这里撞上铁板,我也不打算浪费时间,就折转返回了游红婴这回报情况。

游红婴似乎早知道这结果,把一封金色文牒丢到了我面前:“想不到短短几天你就捅破了天,此事打住吧,上面已经知道我们做的事情了。”

我心中一凛,拿起了文牒扫了一眼。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