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五十八章:下台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五十八章:下台


                “说吧,实话告诉我什么?”我拎着那官员,然后拿出了手机打开,将整件事录了下来。..

那官员看着手机里出现了我和他的模样,却还怀恨我将他跟拎小鸡一样将他拎出来对峙,仍然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说道:“上神,实话告诉你,我朝议司历来调档,从来都是我们自己调自己的,你们各部,还没有这个资格!”

“呵呵,就算神庭规矩,对你们朝议司也没有约束了么?这话说的,是不是太绝对了?”我冷笑问道。

“绝对?你也可以这么说。”那官员仍然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而且很快就看了那边围观的几位官员,说道:“告诉徐上神,有位上神要调档,还惹事。”

我笑了起来,将他缓缓的放下,然后伸手摊平了他胸前给我拽出的褶皱,那官员见报讯似乎让我害怕了,更是露出了阴狠的表情,说道:“早该这样了,上神,我就这么和你说好了,我们虽然品序不比你高,但能够站在朝议司当官,都不是好欺负的!”

“有意思!”我摇头一笑,把手机录像停止,然后收回了裤兜里,再伸出手,啪的那么一下,一巴掌将那官员当场抽飞!

那官员直接撞到了地上,连滚好几下才弹飞起来,估计也觉得屈辱,捂住了脸看着我:“你!你敢打我!?”

“怎么?我打你也是要告诉你规矩,威胁上神,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笑了,随后瞬间就到了他身后,直接抓住了他的后领,用力一甩,只听到嘭一声,地面烟尘飞起,而地面已经砸出了个洞!

这时候,一群官员全都从办公台后面冲了出来,纷纷怒喝我想干什么。

我这一闹,站一旁的宫琳直接愣住了,也不知道该帮忙,还是该离开这儿,我也懒得管她,伸出手,再度用道力将那倒地的官员虚空抓了起来:“敢对我这么说话,确实活得不耐烦了。”

那官员仍不知道死活,歇斯底里的怒道:“快请徐上神!快请徐上神!要杀神了!要杀神了!”

我冷笑一声,又是对这官员一阵的暴打,而周边几个刚才唧唧歪歪对我呵斥的,自然一个都逃不了,全都让我丢坑里饱打了一顿,而驻守朝议司的神将全都闻讯飞了过来,看到这场面,自然是喝问我干什么。

我扫了一眼这群神将,说道:“他们冲撞上神,我气不过揍一顿,怎么了?”

那群神将全都目露惊容,这些看资料库的官员不知道我是谁不奇怪,但这群神将多少也是得到过我资料的,认识我的还真不少,立即有一个神将站了出来,连忙说道:“原来是夏上神!夏上神还请息怒,何必和几位天官一般见识?”

“一般见识?不,我现在可不打算一般见识。”我笑了笑,根本半点犹豫,几记虚无剑就把他们全都打成了虚体:“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员,留着也是捣蛋份子,不如关葬神棺里好了。”

“你敢!”就在大家震惊愕然的时候,好几位官员极其迅速的到了我身后,而为首一位,直接就是二品的官员。

这位官员喝止后,大手一挥,当场就吹飞了我的虚无剑,并且迅速的到了我面前,要将我拿下!

一群神将惊呼‘且慢’,毕竟都知道我的身份以及背后的势力,所以都希望双方罢手言和,结果那位徐姓官员身为朝议司二品官,自然官威极盛,哪会顾忌几个小小神将的呼声!?

媳妇姐姐似乎也知道这一次攻击非比寻常,轻扯了我的衣角,我想都没想,按着天子怒的手瞬间一拉,将剑拔了出来!

轰隆!

“啊!”一阵紫色的雷浆溅射而出,那官员顿时惨叫一声,飞似的往后退,但滚雷一样的紫色雷浆威力惊人,沾上了就是一阵连续的雷亟,所以虽然及时回撤,但对方已经是半虚体的状态了!

拖着半条命,那徐姓的二品官脸上煞白,面露恐惧,我冷笑一声,把剑还鞘:“徐上神,你无缘无故就对我出手,难道是觉得我好欺负怎么的?神庭可没有官低一级,就该受欺负的律法吧?”

那徐姓官员仍然惊魂未定,他这样的状况,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况且看着我的剑,他还感觉到无尽的恐惧,更别说生出胆子来跟我斗法了。

“快!快叫老大来!”一群神将知道这回出大事了,立即传讯让守备司老大过来。

而守备司老大没到,刘融就带着竺道青同时飞过来了,这两位这趟的速度是够快的,而且居然还是一起的,反倒让我意外。

“一天!什么情况这是?”竺道青脸色发青的问道,把二品官打残,这也算是大罪了。

刘融倒是冷静,左右一看情况,就说道:“几位神将兄弟,这是怎么了?”

“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呀……”一位神将连忙说道。

竺君钰启动的朝议刚结束,朝议司当值的,估计也就是这徐上神,他都给打伤了,暂时也没人能拿我怎样,我倒是有事件写奏折,至少参这些小官一本的同时,再把无法调档的事往上捅,到时候出什么事再说。

“刘大哥,你来的刚刚好,这样,我这里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你看看,我带了调档的*来调档,结果一群官员非要刁难我,这不,几个小家伙还冲撞了我,我气不过把他们揍了一顿,这记录你过目下。”我拿出了手机,把录下这事的视频播放了出来,至于来龙去脉,对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

结果我的视频还没放完,刘融脸已经绿了一半了,然后看向了朝议司的徐上神,说道:“徐上神,实在抱歉得很,既然是调档惹来的事情,要不到此为止如何?档案就让我兄弟夏一天调去好了,他职权所在,总得给个收尾对不对?”

刘融是言正殿的三品官,官职不高,但正是这样的中流砥柱言辞最毒,反倒是一二品言正殿大官多数都是和事佬,按理说,他示弱,怎么都是个面子,不过似乎这徐上神,似乎不是很给面子的表情,冷道:“呵呵,你是言正殿的刘融吧?我徐峥林身为堂堂正二品官,他把我打伤,不付出代价就算了,我还要给他调档?你言正殿是在开玩笑么?”

我脸色难看了下来,可竺道青也是聪明人,拍了拍我背后,示意我不要吱声。

然后他则上前说道:“徐上神,我兄弟有些莽撞了,此事断然不是你想的那样,大家都是误会,要不然调个档案哪能闹到这地步?咱们各退一步,这样吧,徐上神遭受的损失,我们兄弟几个赔偿,夏天官想来也不是故意伤了上神的,会给上神道歉如何?”

“如果道歉都能够了事,我当这二品官岂不是白当了?竺公子,你父亲是神霄府的首座,你应该也要行以律己,却帮一个恶神说话,难道这就是你们竺家的品格?”徐峥林目露一抹狠意,这显然是打算撕破脸了。

竺家声威在六部里还是相当有分量的,今天品格给这二品官质疑,让竺道青尴尬一笑,但很快他黑暗的一面就露了出来,冷道:“这么说来,徐上神这是打算要我们下不来台对吧?别说我兄弟要参你们一本,就算揪到底,恐怕你们责任会更大一些吧?别忘了,眼下是我兄弟调档,你们却横加阻拦!不是我们故意来闹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