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六十三章:源头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六十三章:源头


                科普的问题,我也不能指望让媳妇去说,这些资料想来神庭应该不匮乏,我找个信得过的人问问,应该能够知道什么是六神天。

从血海中出来后,我把辛什年叫了过来,辛什年现在没有了神格,和普通守护者没有区别,我上下打量了她好一会,才问道:“还记得当年,你到过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接受过什么奇怪的东西,或者遇到过和自己神格格格不入的事物么?比如鬼气,比如阴寒的东西。”

我尽量的描述我在血海中看到神格给玷污时的情况,辛什年听完我的描述,开始极力的回忆,即便现在能够想起的细节并不是很多,但她把所遭遇的事物都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只不过关于神格是否给玷污,她根本没有感觉,可能是本人没有意识,但身边敏感的神仙或者守护者却能够察觉到。

十几年的岁月,罗列的可能出现问题的事情何其多,盘算了大半天,可能到过某些地方后给玷污,或者接触到什么古怪东西给感染,算下来有好几件,但没有一件是确凿可行的,所以调查再度陷入僵局。

我只能暂时让辛什年回隐蔽之地修炼,自己翻看之前带回的案件,希望能够有一两件事情和辛什年碰上的重合。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忽然我感觉到了道体产生了一丝的异动,道力的一部分,似乎微妙的提升了!

这个感觉自然是了不得的,毕竟到了我现在三品的程度,要提升道体的品序,恐怕得相当庞大的信徒才行,但现在轻微的颤动,可见这段时间让女子军团的人前往碧青界后花园传道的效果,很可能出现了!

即是说我的道统又有了更多的生灵接触学习!

三品冲击二品道体,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光是修炼起码好几十年的光阴,这还是够快的。

现在我是三品的道体,碧青界用的仙气盘,是神庭世面上能提供的二品阶段,虽然有助修炼,但想要整体大提升,就得换上更高层次的气盘,这样一来,靠着仙气浓郁,倒是能以最快的办法冲击更高的境界。

不过话说回来,我虽然提升的幅度不算快,但白如琪和其他女子军团的提升却非常大,毕竟从中品区域开始,他们就不断的接触我所能给与的最高品序气盘,好比之前五品界,用的也是三品的气盘,所以每次真仙气浓郁程度都远超他们道体能吸纳的极限,这样一来,他们就好比海面,提升都是巨大的,就像是白如琪,如今已经快要到冲击七品道体的程度了。

发现道体萌动,我心中又生出晋级二品的欲望,然而打坐准备迎接道统反馈的时候,却又发现道统回馈又变得狭窄了,看来传道的情况也不乐观,并不像是一界即将要净界时,人们争先恐后学习天一道的那种超级提升际遇了!

我只能把心又返回到案件上来。

因为给莫名奇妙关进葬神棺的神仙品序不定,有高有低,所以别说是接触的东西,就连到过的地方,数量也庞杂无比,调查起来难度极大,我深深感到了这此的事恐怕就是个无底洞,可能下一刻会到底,但也有可能永远都看不到最下面。

不知不觉,我逐步翻阅档案的时候,倾城若雪带着白如琪回来了,车上下来的,还有孟知秋。

我心中好奇怎么她来了韩珊珊没回来,遂问了起来,结果她说韩珊珊临时留下有事,而她找我另有要事谈,所以就跟随本来要接韩珊珊回来的白如琪一起返回。

白如琪见我们俩要谈事,就算先离开,而孟知秋看四下无人,就说道:“我听说夏大哥在调查官员莫名给下葬神棺之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微微皱眉,说道:“看来整个神庭都知道我最近干这件事了?”

“也不是吧……毕竟知道此事的一些内幕的,不会关注这里面的细节。”孟知秋连忙摆手。

我这下更加的感到奇怪了,孟知秋怎么会关注这个?难道……我忽然想起了遇到在集市第一次见到孟知秋时,她忽然想要当我的嫡系下属的事情,心中顿时一惊,她煞费苦心,各种挣扎的坐上了四品官的位置,难道当上神仙,并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为了之前她给下放葬神棺的主公?

“该不会你以前的主公,也是冤枉下了葬神棺的?”我连忙问起来。

“正是如此……”孟知秋点头说道。

我吃了一惊,然后连忙问道:“难道你知道这件案子的一些细节不成?”

“当时我家主公身处钦天监要职,也是对这件事十分的敏感,所以一直就暗中在调查,后来却给莫名打入了葬神棺里,我当时因为有点锻造的本事,所以给其中一个查案的上神以一些条件帮忙掩藏了下来,我完成了他的需求,一直脱籍倒卖私器,再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遇上了你。”孟知秋说道。

“我记得你说过,你的上神应该是很优秀的……磕磕碰碰的走到了高官的程度……后来……”我回忆起来。

而孟知秋点头,说道:“后来他靠着磕碰,也过不了关了,那是因为正是这件事情越了界。”

我倒吸一口冷气,上下打量孟知秋,暗道该不会她当时就知道我会沾上这件事吧?因为这也极有可能!毕竟调档的事情,当时就已经发生了,如果对这件事有强烈执念,又清楚明白整件事发展,还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的孟知秋要调查此事,一点都不难!

而明知道我沾上这件事,就有可能步她主公以前的后尘,所以她才找上我的?

这么一想,孟知秋的心机确实很深!

我认真的看着她,然后说道:“你既然都知道了,那就把你知道的情报,都告诉我。”

“好。”孟知秋咬牙点头,随后深悉一口气,说道:“当年,我的上神极富才能,天赋异禀,他身处钦天监的时候,也是其位也十分的特殊,能够得到参与到天象观察的层次,但某日,他在当值期间,却和几个同僚一起,发现了天象仪器的某一处产生了巨变,随后仪器跟着一张一合,仿佛有什么黑暗点要笼罩神庭一般,后来虽然恢复了平静,但不放心的他,还是禀告了自己的上神,结果这件事,一直却没有了下文。”

“天象仪器,一张一合……”我呢喃的说道,钦天监掌控天象仪器不奇怪,我甚至怀疑这钦天监甚至知道整个六神天的情况!

“是的,随后深悉天象变化的他,当然不甘心这件事发生后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消弭,就一直暗中调查那天象变化的正中央发生了什么事情!”孟知秋脸色苍白的说道。

钦天监能够窥视天象,窥视整个神庭范围内发生的任何事情,从而提前将此事报之上级,然后由上级做出反应,有时候甚至是影响六部的重要决策!毕竟观天术就是对世界的一种预兆!

看来,好奇心害死猫的事,经常是会发生的,身为钦天监的高官,有时候一个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那是一片什么地方?”我连忙问道,如果是一片地方出事,那极有可能就是整个案件的源头了,难道会和媳妇姐姐的觉醒有关?

我心中忽然有种呼之欲出之感,整件事,难道我都身处其中却懵懂未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