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五十七章:渎职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五十七章:渎职


                游红婴拿着*,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双目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难免心情又是一阵的翻江倒海,东宣王爷如此强势的执掌朝议司,连例行公事的刑律殿调档都要给打回,这明白了是篡改了规则,但为何就是没给刑律殿的大臣参一本?至少庆虚王爷也得表现得十分不爽才是呀!

难道里面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不成?看来说庆虚王爷弱势,还真的不假,回头我得好好打听下东宣王爷的情况才行,不过眼前调档的*都摆在了这里,我不接肯定不行,所以犹豫之后,我拿起了这张刚从调档案本上撕下来的老旧*。

调档*应该很久没用过了,也验证了游红婴所说,不过那猩红的大印,却崭新之极,反倒让我生出了一丝希望,收好了*,我告退出门。

回到了自己的提刑司,进门的时候一群神仙怔怔的看着我,表情很是复杂。

而原先杂乱无章的档案室,已经没有之前看起来那么忙碌了,窸窸窣窣的只有一两个官员在整理资料,我看向了宫琳,问道:“资料准备得怎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宫琳平静的说道,距离我一来一回,大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如果还没准备好,那他们就不用干活了,早拔了官皮的好。

“干得好!”我夸了一句,然后从宫琳手中拿过了资料,大刺刺的坐在了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把调档*随手放在了台上,然后翻看起了陈晴之所办要案册子上各类神仙的去留。

宫琳看到了*,神情也颇为耐人寻味,至于其他的神仙,也目露一丝惊讶,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有调档陈晴之的想法。

翻了几页,每一页上面都有官员署名,看来这宫琳虽然不好说话,但还算是能吏,把我的话是传达到了,但每一页里面的资料,却没有半点用处,典型的官方调查结果,就是告诉我们刑律殿,这犯官是犯了什么罪,该怎么处理,其余的,一概资料都没有,多是验明正身,案情属实一类的说辞。

我把资料放在了台面上,然后看向了所有官员,说道:“为了不丢掉自己这身官皮,不是干得很好么?既然调出了案情的结果,过程自然是需要的,聂良聂天官,你把他们抽签分成两组,让他们一组从头调查到尾,另一组从尾调查到头,各自调查这上面犯神履历资料,限时间三个月内,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务必把资料交给我,越详细越好,到时候我会按照呈上来的资料,适当做出赏罚!”

聂良是从三品官,跟宫琳同级,是刚从别处调过来的官员,他犹豫了下只能点头,然后立即就让这群官员抓阄去了,反正让他暂时管一群官员,也算是重用他了,虽然不见得是什么好差事。

我拿起了*,然后看向了宫琳,说道:“现在可以去调档了吧?”

宫琳无语点头,只能跟在我的屁股后面飞往朝议司调档。

“夏上神,你是不知道调档困难,还是明知困难,还要去试试?”宫琳有些郁闷的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困难不困难?既然拿到了调档的*,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反问起来。

“我不知道游上神到底是要干什么,不过,若这是她的命令,我希望夏上神最好能够考虑清楚,三品官在中下品区域,确实是横着走都行,可在神庭中枢里,却不是什么大官,稍不留神,一样和陈晴之一样给打入葬神棺!”宫琳还是一如既往言辞犀利。

“会连累到你么?”我笑道。

宫琳皱了皱眉,说道:“不会。”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跟着我去就好,若是有什么规矩我做得不对的,你再提醒我。”我说着,然后飞出了刑律殿,往朝议司那边飞去。

宫琳犹豫了下,然后说道:“夏上神,我知道你想要做实事,不过,自东宣王爷代神皇管理朝议司开始,朝议司的档案,就从未落到我们刑律殿的手中,如今事件久矣,再重启此事,你觉得朝议司会怎么处理?”

“我有*,难道正常调档都不行么?”我皱眉问道,怪不得要把犯神从葬神棺那提回来这么困难重重了,朝议司是要一言而决呢。

“夏上神可知东宣王爷是谁么?”宫琳仍不甘的问道。

“我管他是谁,反正我按照正常程序调档,难道他还能不给我?”我冷笑问道。

“你……好吧。”宫琳这回也不说话了,我也颇为不快,在袖子里拿出了令牌传讯竺道青,问起了东宣王爷来。

好一会,竺道青来消息了,却反过来问我想要干嘛。

我当然不能把提档的事情告诉他,因为他肯定会制止我,所以干脆也不回答他了,给刘融发了信息,约好在朝议司见,就兀自飞入了朝议司的界面。

朝议司今天很安静,毕竟竺君钰和蒋东祥的案子刚打完,大家正忙着收尾呢,所以很多官员都在整理资料,我带着宫琳到档案室的时候,一群官员正忙碌着。

档案室非常的庞大,足有好几个足球场的大小,估计藏着的资料也不好找,而我们来到了办公台那边,一群官员甚至还没发现我们的到来。

直到我拿出了调档的*,在一条大概几百米长的吧台上面敲了几下,才吸引住了其中某几位官员的注意!

看到我们穿着刑律殿的衣服,这些官员还相当的奇怪,问道:“你们两个是刑律殿的官员吧,不知来这里是送档案的,还是来找人的?”

我微微一笑,扬了扬*,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来调档的,刑律殿陈晴之的档案,麻烦全给我调出来,谢了。”

结果那官员愣了好一会,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再看向了我官袍正中央代表官衔的图案,最后竟‘嗤’一声笑了起来:“哟,有意思了,刑律殿来调档了?这可是我当官这么久的头一遭!”

这官员的话,果然引来了另一群同僚的注意,纷纷聚过来看*,然后互相笑了起来。

宫琳脸上不好看,而我却早就知道会是这样,所以装痴扮傻的说道:“赶紧的,这是正规手续,麻烦快点。”

“呵呵,其他的部门来调档都不行,你们刑律殿反而跑来调档?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朝议司档案是不能随便出调的么?”那官员虽然从四品,但看起来却不怕我的样子。

我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说道:“我当然知道不能随便出调,所以不是还问上神拿了调档的条陈么?这位天官,你看看这*上面,还写了刑律殿调取档案专用这些字样,难道天官没看到?”

“不知道这位上神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还刑律殿调取档案专用这些字样?难道不知道我们朝议司的档案不能调么?”那官员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估计他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比他官衔还要高的官员了,否则也不至于敢这么说话!

而一群跟他官衔差不多的同僚也起哄七嘴八舌的边说边笑,大有我是蠢材的意思。

我笑了笑,看着讥讽我的几位从四品档案官,道:“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就算坐到你们现在的位置,渎职有时候也是要关葬神棺的?”

那官员见我双目露出一丝狠意,非但不怕,反而觉得挑衅成功,故而冷笑起来:“呵呵,我说这位上神,你不懂规矩,还用律法来威胁我们?实话告诉你好了……”

我一伸手,就直接把那官员从吧台里拖了出来,拉到了我跟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