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五十五章:铁证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五十五章:铁证


                “是!”我连忙半跪在地,等待这位上神发号施令,而游红婴行事干脆利落,直接说道:“今命你调查你前任留下的这本子上,提刑过的所有神仙的去处,尽快报于我知!”

前任?我心中一滞,暗觉不妙,然后问道:“对了,游上神,我前任去了哪儿?”

一般来说,谁敢去调查自己前任的案底?前任多是升迁去了,而且不交接清楚,哪能随随便便的离任?那唯独就是一点,该不会前任还有不清不楚的账面吧?而现在让我去调查,那就是得罪前任的工作。

“入葬神棺了!”游红婴说道。

我松了口气,但却震惊的问道:“为何?”

“自己看案卷!让你调查就调查,哪有那么多废话,好了,你可以走了,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去吧。”游红婴下了逐客令,我犹豫了下,然后问道:“谁配合我?”

“去自己的提刑司找!”游红婴不耐烦的说道。

我拿了案卷,只能是走出了房门,看来这游红婴工作关系之外,暂时并不打算跟我有任何交集,就连她是不是魔殿奸细,连我都有些不清不楚起来。

提刑司就相当于下界的警察局,我现在是提刑司的总管,也就是警察局局长,当然,我上头还有提刑司总长什么的,所以我名头虽然很响亮,但顶多算是中枢区域一个片区的警察局长而已。

就好比司器监的造器局,也有好几个,毕竟要满足神庭中枢的需求,有时候对下面也要负责,韩珊珊现在正三品,虽然足够当局长,可因为资历不深还得当个副官打磨。

我直接当局长,也算是太过优越了。

刑律殿是很大的界面,而属于我的提刑司就在靠右的一座神仙城那边,我刚到那里给守卫亮出了身份,这些守卫全都震惊的看了我一会,才极尽奉承的将我引入我的总局大殿。

我还没进入大殿,一群的官员就陆续小跑出来了,为首两个,身穿从三品的官服,而后面还有一堆正四品、从四品的副官,至于其他的狱吏、文书、提刑官不少,整个提刑司一共有两百来号神仙和守护者。

我作为这里的土皇帝,当然得架子先摆出来,所以我连开场白都免了,直接丢了‘开会’两字,顿时气场就有了,一群官员如临大敌,一副遇上了什么大案要案的样子,纷纷一窝蜂的跟着我进入大殿。

拿出了从游红婴那拿来的文书,我说道:“我就不多做自己的介绍了,想必你们都知道我夏一天是谁,今天游上神分配了个重要任务,从四品官以下,都先回去等上神指示,剩下的跟我去议事殿开会!”

这话一出,一群人顿时退下了,留下的,一共是两个从三品官员,四个四品官,八个从四品官员。

“你们现在上来,参阅下这要案的案卷,这些都是你们前任上神陈晴之办的,我要你们现在立即去调查案件犯神的去处!并且将消息回馈给我,期限是三个月!明白了么?”我想都没想,立即把游红婴给我的要案案卷丢在了议事殿的台上。

我在来这里的路上翻了个遍,已经知道游红婴要干什么了,她这次下中品界面,肯定是得到了除去辛什年外,更上一层官员给无辜落难,丢尽葬神棺的例子,所以这是要彻查我前任做的那些事,她觉得前任不干净,给人过河拆桥,抓把柄丢葬神棺里消灭证据了!

所以我才把这些要案的案卷给这些官员,至于这陈晴之,当然是我亲自去调查,没准还能查到更为隐秘的部分!因为陈晴之的情况和娄平滔的情况很像!都是给过河拆桥的,只不过一个是非正常程序下灭了界,另一个是给了罪名下放葬神棺的!

“夏上神,这些案例,有些是经手过我们的,不过有不少,是经手了其他的神仙,他们或者是调去了其他的部门,或者是调往了别的提刑司。”一位从三品的老年男性神仙说道。

“嗯,这我知道,只要做过的,循着这条路彻查一遍,不过尽量隐秘点!把犯神所犯罪行再梳理一遍,但凡有什么猫腻,有不尽不实,特别是无缘无故的事,要重点记录下来!”我吩咐起来,然后扫了一眼这几个神仙,说道:“你们有几个是刚刚调过来的,举手下。”

结果我无意的问询,这里十四位居然举手了十一位!这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大半不是老人,这里面的道道可就神秘了!

我看了一眼没举手的,官衔是从三品的年轻女官,问道:“宫琳宫天官,你以前是在陈晴之手底下做过事么?”

“回夏上神,是的。”宫琳平静的点头,表情却没有太多变化。

她看起来大概也就二十五六岁左右,风华正茂,该不会和陈晴之有些什么因果关联吧?

“你这段时间就先当我助手,其他天官尽快查案!游上神等着本官的消息呢!对了,此事秘密进行,但有泄密,呵呵,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我冷笑扫了一眼众神,以示警告。

所有官员全都面色惨白,连忙说‘不敢’。

我点点头,反正他们敢不敢,我还真不知道,但犯了错我也不会容情,毕竟调查这些事可是关乎性命的。

这些官员官职或大或小,道体却十分平均,竟绝对不低于三品,这么有本事,混得那么差劲,看来也是其他地方调过来,不会阿谀奉承的刺头之类了。

我坐在了议事殿的主桌位上,看着留下的宫琳,问道:“说说你上任主官陈晴之,她和你的关系,所犯何事。”

她和陈晴之的关系我倒是有兴趣,但所犯何事,在要案文档里已经阐述了,只不过我并不满意而已。

这陈晴之是犯了一个不应该犯的错误,而给打入葬神棺的,这点无论如何都说不通,因为三品主官也算是有头有脸的神仙,多数情况下,都应该是降职丢中下品区。

“陈上……陈晴之是我上官,我与她关系平平,她犯了职权之外的错,理应给打入葬神棺,负责审理此案的上神便可证实此事,夏上神,我觉得我们办案的重心,并不该是这里。”宫琳很果断的把这件事埋了起来,仿佛害怕我用铁锹挖起来似的。

“关系只是平平?当时负责审理此案的上神是谁?审了多长事件?”我继续问道,这里大半的人都给换掉了,明显主官陈晴之有大问题,上神正极力的掩盖和淹没这件事。

“朝议司朱明朱上神,官居正二品,历时四日,罪名是贪污受贿,利用职务谋求私利。”宫琳就像是背书一样,把人物事件交代清楚了

“贪污受贿,利用职权便利卖官售爵?只审了四天?”我皱眉问起来,神庭的办事效率是高,但四天把这复杂的案件办理清楚了,还把当事神仙下了葬神棺,那可就有猫腻了。

“是,此事铁证如山。”宫琳仍旧平静的说道。

“审讯的记录在哪?”我问道,毕竟看过审讯记录,就能知道当时都审了什么了。

宫琳看着我,一副不懂我的表情说道:“上神难道不知审讯记录都在朝议司么?”

我心下尴尬,本来还以为这里有备份的,不过我也不甘示弱,道:“好,你跟我去朝议司一趟。”

宫琳顿时露出了一丝疑惑和否定,说道:“呵呵,上神,审讯记录不是我们可以提取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