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四十八章:禁区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四十八章:禁区


                而道荷也是老实,说道:“她说……你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战争?才有这样的心态和本领。 ”

“什么意思?”我愣道,竺道蕴看我傻愣着,就说道:“字面上的意思呀!难道能有什么?”

“不是……你不是说耐人寻味么……”我笑道,而竺道蕴这才想起了关键,所以看向了竺道荷。

“哎,夏大哥,是称呼你孩子呀!这还不够奇怪的么?你想想,之前她叫你什么呢?”竺道荷脸上红扑扑的,十分的迷人,她身上青色宫装确实很美,就跟画里的姑娘似的。

“我不记得了,哪会记着这些小事。”就算记得,我也要说不记得,楚嫣还在上面看着呢,我说出来岂不是自讨苦吃,让她说我记仇?

“哼,你倒是不记得了,真乖,之前娘叫你混小子什么的,难道都不是么?”竺道蕴揪了我的肩膀一下,有些腹黑的笑起来,同时,她也是有些欣喜的样子看着我,说道:“你看,娘都会叫你这孩子了,怎么都算是对你改观了吧?”

“是呢,而且……而且,之前不是还不让我们见面来的么……你看现在,众目睽睽的……”竺道荷说着,脸红红的扫了一眼周遭正陆续离开的观众。

我抬起头,这才看了一眼,吓得我连忙把眼收回来,眼下,数不清的仇视双眼正瞪着我,让我骤然想起了两位少女可是竺家千金的事实!要不是两姐妹解释,我估计要认为这是楚嫣要来个二女让我,众士杀之的把戏了!

为了防止误会拉大,所以我只能是说了几句客气话,就先让两姐妹先回去,但临行的时候,竺道蕴提道:“以后你就要住在碧青界了,我炼丹也能够方便点,嘿嘿。”

我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她带着自家妹妹飘远了。

韩珊珊要和孟知秋在露台庆功摆个小宴会,我虽然也想要参加,但我还有正事要办,所以竺道青来了以后,我跟他敬了两女酒,就一起去常胜王爷开的大宴会去了。

和上一次的宴会没有太大区别,除了实际的犒赏和口头表扬六部官员外,对于输了这场比赛没来的行吏科,楚常胜也没少暗讽,当然,也仅限于较轻的层面。

宴会结束后,在竺道青的引领下,我来到了楚常胜驿馆的书房那边。

“你这孩子,今天表现得相当好,居然一打九还能赢,是块好料子。”楚常胜拍了拍我的肩膀。

“王爷过奖了,道青那也是一打九。”我连忙说道,竺道青顿时鼻子朝天笑起来:“那是!我和一天都是一打九,外公干嘛只说他?”

“行了行了,你也一打九,而且还是撵着别人,追着别人揍的,厉害呀,不过我看你拿了一天的武器,你还怎么一打九!”楚常胜是明人不说暗话,当场就点出了竺道青的自傲来。

竺道青在自己外公面前脸皮却厚,说道:“那也是一打九,道运好也是一种实力!难道不是么?”

“你!得得得,说不过你这小娃娃!”楚常胜推开了竺道青,然后盘膝坐在了席间,并招手让我俩都和他一样坐在左右。

“对了外公,之前你说了要答应一天个事情,现在可是十万分火急的我就上门来讨债了,也不瞒你说,一天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的兄弟也是我兄弟,怎么的你也要帮我们这忙!”竺道青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都是小问题!赶紧说!是杀神犯,还是犯了什么天规条例了?”楚常胜摆摆手,一副还以为你们有什么大事的表情。

“一天,你是事者,有什么事都和外公说说,这些事在外公那都不算事。”竺道青连忙先让楚常胜下不了台,楚常胜指着自己外孙,连连骂道:“你这臭小子,这是想要诓我进来呀!”

“没呢!那些真的都是小问题!”竺道青笑嘻嘻的说道。

我苦笑的将甄达余的事情从头到尾说出来,并且求楚常胜救人,楚常胜犹豫了下,说道:“此事我听过,是一个中品官员娄平滔全界被灭一案吧?啧啧,本来如果虚体能有些逃出来,倒是也不至于成为一件震惊中枢的事情,但眼下可是全灭呀,一个都不剩下,一天,你这孩子斗法经验丰富,你说这得是多强的神仙能够做到?”

“我也不清楚……至少二品和三品道体的神仙肯定做不到,所以目前我定义是一品的道体干的,而且不留痕迹,恐怕实力还要往上加。”我分析起来。

楚常胜捻着胡子,想了想说道:“只要不是继续往深了调查,这叫甄达余的孩子,先放了吧,让他呆在神庭里不要乱出去就行,至少几年内他是没机会走出神庭了。”

楚常胜很快说出了他的安排,似乎还有些理所应当,却不知道我们根本没资格放人,至少还得让他亲自和上面说。

结果楚常胜说完,忽然黑暗中除了传来了一句‘是,王爷’,整个内室就再无任何消息,说话的人仿佛是悄无声息的凭空消失的!

原来楚常胜并不是在跟我们说话,而是吩咐人立即就去办了!

竺道青还好,估计见过这场面多了,但我难免吓了一跳,这一品道体的王爷还好些,虽然感觉到威压,但至少没有在我的预料之外,但这次楚常胜后面那位来去无踪的神秘护卫,让我着实背脊发冷,这可是能轻易杀了我的存在!估计谁想起都不会高兴得起来。

“不日这孩子就会出来了,毕竟一个八品的官员,也不至于办出翻天的大案。”楚常胜平静的说道,然后随意的说道:“不过,这种小事都会来烦我,总不应该,我就当是你给我的一道开胃菜吧,给你个机会,你说说,主菜是什么。”

“王爷果然明察秋毫。”我连忙夸道,楚常胜哼了一声,摆手说道:“那都是小事,快说大事!”

我点头犹豫了下,然后说道:“王爷,我想给肆小仙翻案。”

嗖一下,刚才还很淡定的楚常胜当下跳了起来,然后骂道:“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此事不可拿来开玩笑!”

我脸上没有半点变化,认真的看着楚常胜:“王爷,我没有开玩笑!”

“连名字,此事,都不可再提!你俩都是,先回去吧。”楚常胜想都没想就下了逐客令,竺道青其实已经是石化当场了,给楚常胜推了一把才醒悟过来。

我十分的郁闷,就算不帮翻案,那也给个理由呀,这算哪门子事?

不过可不只是我,楚常胜似乎比我还郁闷。

我知道他也解决不了肆小仙的事情,就只能拉着竺道青离开,结果临出门,楚常胜又叫住了我们:“这件事不但连我都不能提,更别说让你去做了,但我答应你的事,总不能就这样算了,看你愁眉紧锁的,似乎应该还有别的事情,你说罢,到底还有什么事?”

“就是娄平滔被杀一事……我也想参与调查……”我连忙高兴的说道,只要接着这件事扒下去,没准能够把辛什年的事情调查清楚,至少还辛什年个青白不是?也不用让她躲躲藏藏的还隐姓埋名住在我界内。

“你!你小子是故意来找茬的吧?滚滚滚,专门挑我不能碰的禁区,是想让我这王爷不能好好当了不成?”楚常胜气急败坏,大手一挥,一阵风就把我们两人赶了出来!

站在门口很远的树林里,竺道青整理着自己的头发,笑道:“这回好了,给扫地出门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