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四十九章:此道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四十九章:此道


                我苦笑道:“出乎预料的干脆,看来我们羽翼未丰,王爷是不打算让我们沾上半点了。”

“嘿嘿,听你说出这些事,我就猜到了,没法子,三品官在中枢区域,连摸摸墙边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是挖墙脚之类的事情了。”竺道青嘿嘿一笑。

“哇,好好的事,怎么从你口中说出来就不对味了。”我推了他一把,竺道青乐道:“真没想到,你提出的三件事,有两件事外公就办不到了,这可算是破天荒头一遭。”

“嗯,我也知道这些事难办,可我不掺进去,实在也不行呀要不然总有一种给蒙在鼓里的感觉。”我无奈的说道。

竺道青看着我好半响,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这事再过一阵再说,眼下估计还不是时候,要不然外公怎么能连解释都懒得,正是我们知道的越少,对我们越安全,如果贸然闯进去,估计葬身之地都有可能!”

听着他的话,我沉默了下来,但即便这样又如何?我也是一路磕磕碰碰走过来的,从来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拦我的脚步。

“对了,赌场的事情怎样了?”刚才赛后他就兴冲冲跑去领钱了,我总得问一声。

“当然没问题,这次除了我们赢得多,输的人更多,会场里能猜到爆冷门的都少得可怜,大部分都输在了行吏科那边了,他们虽然账面上没输,甚至小赚,但人心估计要败光了。”竺道青解释道。

“我就知道赌场没那么容易完蛋,谁又会没事往大冷门上面押注的?”我笑道,而竺道青又接着道:“再提醒你一次,比赛结束后,会有钱庄的找你登记,到时候钱我再转给你,还有放在我家里那堆,我也给你存进去,权当材料钱,对了,你的财政大臣总有吧?往后采买什么,花钱运作什么,都让他们来跑就行,你一个人哪能干得了那么多?”

“好,到时候我会让人找你对接。”我笑道,黛眉和齐暖暖又要走上管理的舞台了,没有她们帮忙管理这么大笔的资金,我不会放心。

我俩在外面吹了会冷风,聊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最后都决定等比赛结束再说别的。

我回到露台的时候天已经大量,黑子那边居然就传讯过来了,说甄达余出来了,虽然也给刑讯逼供得奄奄一息,但至少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我让他们不当值的时候来中枢找我亲自汇报此事后,就不打算再用传言令牌说事了,毕竟当面说会清楚些。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韩珊珊、孟知秋和辛玉良三位的比赛也如约开始。

比赛规则没有任何变化,还是老规矩,三位轮流上场,在规定时间内解锁星盒,谁的进度快,就算是谁获得第一。

我坐在了竺家的包间里,因为赌场更改了下注的规则,多了几十种赌法,就是为了防止我们这类投机取巧份子的,所以我和竺道青也没有再下注,就坐在包间里纯看比赛。

道蕴和道荷也都来了,分别坐在自己哥哥的另一边,竺道青间接算是隔开了我,算是避嫌。

我看了下比赛场,台上摆着的是我在大荒那拾荒招来的超级星盒,它还是那老样子,黑暗中到处星光点点,这上面有无数的星相,需要有连携才能够解开下一步,而一旦错误,这一步就会重头打回原型,当然,因为星相繁多,想要快速解开,还必须用到强大道力的支持,毕竟纯手动解锁,怕一万年都解不开,因此道体越强,运算和控制多星系也就越有能力!

所以这三位比赛争夺第一,基本上四品道体的孟知秋算是间接出局了,当然,因为前面几场她都爆冷,这次还是有不少人冒险赌她赢,赌场甚至还对她开了极高的赔率,不过赔率这么高,我却不敢再去赌了,往往这就是一个超级陷阱。

大家在参加这次遴选大典的时候都得到过最后一场的比赛规则,所以不少参赛选手提前都对星盒有了一定了解,而三品道体也算是强者了,只要稍微熟读一些关于解锁星盒的典籍和技巧,要解开同品序的星盒,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只是这次的星盒有些难以解开,从之前我拿到时的九十九道锁,到了现在看来,我自己都能看到上面还有九十七道,差不多跟之前还是一样。

至于司器监对于进度的算法,应该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所以不说能够在一天时间里揭开一道,谁进度快一些,都能够一目了然。

现在时间规定是一人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整天的时间,用一天的进度来算赢家,也算是公平无比的了,唯独不公平的是,第九十七道锁,已经解开了五分之二左右的进度!

这样一来,谁擅长解上部分,或者中部分,或者想要解下部分,就成了这一场赛事至关重要的获胜点。

为了让整个比赛更具争议性而不趋于平淡,所以司器监并没有规定谁先解锁,毕竟先行选择的,虽然仗着自己可能擅长这一阶段解法,但未必有优势,毕竟后面解的还能举一反三,研究你的解法得失,据而进行超越!

审查官检验了下星盒,并报出了星盒现在的解锁状况后,开始询问赛场三位,而所有人,都屏息以待谁先接过来解锁。

我看向了最擅长解锁星盒的竺道荷,她似乎知道我有所担心,所以说道:“放心吧,姗姗姐英才天资,应该会有亮眼表现。”

我点头后看向了韩珊珊,发现她似乎也不着急,倒是孟知秋选择了第一个解锁!

解锁的过程非常的微妙,整个星盒都悬浮在了孟知秋的身前,而她盘膝坐在会场的仙气玉盘上,由司器监提供源源不断的真仙气供给她消耗!毕竟解锁过程非常耗费道力和脑力!

嗡嗡嗡!

孟知秋的无数道力在我们这些神仙眼里,就仿佛一条条的触手,拨动星盒里面的星系移动,而每一道道力,仿佛都像是熟知这些星系都该往哪儿飞行一般,瞬间像是麻花一样到处穿插来去,或者是徘徊在一个地方,简直是脑力的一种纠结和纠缠,甚至是一种折磨!

看着这密密麻麻的恐怖脑力和道力的战争,我目瞪口呆,而在场的观众,也对这样的解锁表现出了崇敬和佩服,能够解锁星盒,本来就是一种脑力和体力的极限展示,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无数的串联和连接,我真怀疑如果是我,到底能不能做到,所有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这些心细如发的女子!

观看这恐怖的脑力斗争,我们从中能够得到的是星相,八卦,以及阵法的各种衍生知识,所以这里观赛的神仙都深深的沉迷了进去!

至于时间,几乎是飞快的过去的,以至于裁判喊了一声‘结束’,我们才恍然回过神来!

“原九十七阶百之三九,现在是百之六五,故孟知秋完成百之二六!”从筋疲力竭的孟知秋手里结果了星盒的裁判大声唱数。

我们全都惊讶起来,确实没想到一整天的功夫,孟知秋就吃下了百分之二十六的数量,这着实是厉害得很了!眼下还有百分之三十五就能跳到九十六阶!

连辛玉良都表现得惊讶无比,接过了星盒连验证裁判是否算正确了。

“辛玉良是辛栋梁的孙女,自小就研习各种机关,对于星盒更是拿手之极,她编撰过好几本关于解锁星盒的书籍,如今在市场里还在售,好多参加比赛的人都买过她的书,所以是在神庭里少有的此道天才。”竺道荷解释说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