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四十章:妄断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四十章:妄断


                “我心中是有些办法,不过还需得王爷配合才行。 ”我苦笑说道,楚常胜肯定也有办法,只是他刚来,让他立马审视度势来一个切合和令大家满意的做法,他肯定也会为难,毕竟六部中的颜面也是要看的,他站在自己的角度,会受限这上面。

“哦?还是有些办法,而不只是一个?确实是有点本事嘛,这样吧,你只要能让我女儿和外孙赢了这场比赛,我常胜王就欠你一个人情!你以后想要我做点什么,只要不是有违我心意,我也不会拒绝的!包括你要和我女儿提亲,同时娶了道蕴和道荷两个小女娃儿,我给你当说客也无不可!”楚常胜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咳咳咳!还请王爷莫要拿女孩子家名节来开这玩笑,莫说门当户对与否,在下又岂敢妄想同娶两位竺姑娘!”我差点没咳得噎住。

楚常胜大笑起来,说道:“这些都是小事!快先说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暗道又来口头禅,这是小事就怪了!

“刚才我听王爷所言,似乎把晋级的三位,隐约锁定在了神霄府,司器监,行吏科上面了,毕竟其他部要掺进来的难度并不低,所以王爷优先放弃他们理所应当。”我分析道。

“不错,你这孩子靠谱,光是听我说话,就已经得到了这个答案,比这没心没肺的孩子要多些心眼,怪不得道蕴和道荷这两个孩子对你赞不绝口。”楚常胜点点头,还不忘嗔责了下竺道青。

竺道青尴尬的抓抓头发,我苦笑道:“其实,那是因为道青在你面前不用思考,他觉得你会把一切事情办妥的。”

“哈哈!谬论!快继续说!”楚常胜再次笑了起来,看来高帽子人人喜欢带,他当然也不例外。

“好,其实我觉得,既然人数定下了三位,而且还是锁定或者照顾到神霄府,司器监,行吏科三科要各有一位入场的格局,那不如我们把古凡飞,韩珊珊这两位种子选手分到一组,以优秀者决定胜出任选,这样一来,我们神霄府无论是谁得到出线权都可以接受,而另外司器监和行吏科我们也按照这模式,以十人为一组,其中行吏科的钱喜光和李忠谋分到一组,辛玉良和吕睿也分到一组,这样三组每组最后决胜出一位,如此一来,王爷再经过深思熟虑,把孟知秋放到一组权衡过利弊的组别里,让其胜出,以孟知秋的实力,如果她还能胜利,岂不是谁都怪不得谁?”我平静的说道。

楚常胜认真的听罢,一拍手大腿,说道:“好办法,六个候选,分成三组,看起来打得再凶,各家也会觉得是内斗,自己肯定会出线而没有半点威胁,如此一来爆了冷门,怪也只能怪他们不争气而已,就怪不得别人了!”

“这个主意好!厉害呀,一天!我咋就没想到呢?”竺道青高兴得连拍我的肩膀,结果楚常胜又敲了下他的额头,然后看向了我说道:“孟知秋……我记得应该是四品的道体吧?凭她加持出来的道器,岂能和任一候选相比?再如何也是出线不了,如此看来岂不是不妥?你可还有良策?”

“有。”我笑道。

“哦?什么办法?”楚常胜连忙问道,我看向了竺道青,然后苦笑说道:“其实要赢,也并非有十成十的把握,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吧,所以我想明日比赛的时候,和竺道青交换个位置,他来帮韩珊珊出线,而我则帮忙孟知秋,毕竟实战能力上,我应该要胜道青一筹。”

“什么?我知道你确实比一般的三品道体要强,不过你居然还要胜道青一筹?道青,这可是当真?”楚常胜见我有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之嫌,顿时看向了竺道青。

竺道青无奈说道:“一天与我同住过两日,他可不止是胜我一筹,我就说了什么办法,如果是这个,我觉得肯定成,外公还是赶紧决定让哪一部出局吧!”

“哦?连你也这么说?”楚常胜这次再度打量起我来,不过既然竺道青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没什么问题,所以他很快说道:“我的问题都是小问题!你们俩,赶紧回去准备,莫要临了给我出点另外的事端出来!”

“是外公!”竺道青高兴得跳了起来,拉上我就离开了大殿。

“两次皆是你所救,一天,你简直就是上天给我找来的好妹夫呀!”竺道青抓着我的臂膀不放,一副高兴过度的表情。

“道青,此事万万不能乱说!万一不应验,岂不是自毁长城?”我连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竺道青瞪着我,说道:“难道我两个妹妹不好?”

“不是不好!而是会误了她们终身幸福!我从出道以来,流离漂泊,居无定所,如果给不了她们幸福,你岂不怪我?她俩如此优秀,一位是炼丹师,一位是星相师,放出话去,排队的公子哥估计你看不到边!”我认真的说道。

“一天,男子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如果仙气盘足够,我们寿元几同无尽,你这说的什么话?之前我便与道蕴、道荷因你之拘做过讨论,你无非便是觉得会耽误了她们而已,但你岂能断言我两位妹妹是耐不住寂寞之人?我与你再说一次!但有执念,一往无前,便是我竺家品德,又岂会轻言放弃?你切勿多说,再说我便不把你当兄弟!”竺道青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叹了口气,只能说道:“好好好,道青你也别生气,算是我妄断了,那便顺其自然,不过你也别忘了,令妹有令妹抉择,也不是你我能够轻易干涉的,到时候她们不喜欢我了,你可别怪我。”

“这还有点像话!”竺道青这才不再追究,却苦了我的挣扎又成了流水之功。

我们俩又商量了换人的事情,然后把韩珊珊和孟知秋相约出来,说了这件事。

两人都十分的惊讶,韩珊珊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对孟知秋太好了,我当然没少安慰一阵。

而孟知秋听说要把我和竺道青兑换,眼前一亮,虽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但光看这表情就知道她是很高兴了,毕竟我的实力在神庭中枢的三品官员里也是出类拔萃的了,要找到比我还强的估计很难。

“这次你赌了谁?”把事情说清楚后,我不禁问了下孟知秋。

“自己……”孟知秋笑答。

“你也是胆大妄为。”我顿然有些无语,心中感觉这小姑娘太过聪明了,难道是觉得自己无敌的不成?岂不知到大家都担心透了。

“我没什么可以输的了,如果赢了,却官运亨通,输了不过是输了身外之物而已。”孟知秋笑道。

我耸耸肩,却不信她那么洒脱,估计还有点什么内情,不过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背后不为人知的坚持,我也不好再问下去。

送走了孟知秋和竺道青,韩珊珊却闹了起来,揪起了我的衣领就说道:“姐不依!凭什么让你用她的道器,我还要违心打一把枪给别人用?”

我脸上一红,瞪了她一眼说道:“注意用词!”

韩珊珊哼了一声,说道:“什么用词不用词的,本来嘛,要赢是简单,但姐就是不高兴了!你得赔姐些什么才行!”

“我……好好,你要什么,说罢,不过不能太过分。”我暗道可能不会是什么好事,但不答应她肯定要发飙了。

结果韩珊珊把补偿说出来,我就后悔答应了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