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七章:常胜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七章:常胜


                “娘!很多!他自己带身边,真的不安全!”道荷也帮着解释起来,楚嫣却还是一副我就是要来兜搭她女儿的表情。

其实她用‘兜搭’两字而没用‘勾搭’就已经是老大给我面子了,所以我面对她的数落,也难免苦笑:“楚阿姨,我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我在神庭中枢这里,并不沾亲带故,只认识竺叔叔和阿姨,也觉得最亲近一些,况且和道青也在这段时间里成为了好友,故而想要和道青商量,能不能把这笔仙气盘先存放在道青那儿……”

楚嫣虽然见我如此低声下气,表情软了下来,但仍是说道:“不就一些仙气盘么,至于那样?你把东西给我们,你竺叔叔和道青都不在家,家中都是女眷,你不方便来,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反正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兜搭我女儿!她们现在名声是不好,但时间长了,人家也会淡忘,当然,前提是你不能再来找她们俩了!有什么事,以后让道青帮忙传达就好!”

我表情颇为尴尬,但显然要楚嫣立即对我改观,也没那么容易,而我带着这么多的仙气盘也不方便,既然不能去竺家,我就只能把装着仙气盘的箱子给两位随行护卫帮忙搬到了云车里。

看箱子上车,我拱手和楚嫣说道:“楚阿姨,那小侄这就先走了。”

“嗯,走吧,你可记好了我的话。”楚嫣无所谓的摆摆手,然后让我离开。

我当然不能自己先走,就等着云车启程离开视线的时候再回去,结果云车刚启动不久,我就听到车里楚嫣倒吃惊的声音,怕是问起了两个女儿到底箱子里有多少仙气盘吧。

我也懒得再去想竺家的事情,转道去了司器监,准备问问一些消息灵通的神仙,看看几天过去有些什么新的情况,这竺君钰的朝议又打得怎样了。

一路畅行无阻,而原本我以为之前去录口供的合格者都没回来,但却没想到我在司器监竟都看到了其中一两个。

我用传言令牌传讯给了韩珊珊,很快就有了回信,她说她在家中。

我心中顿时有些疑惑了,这么快回来,难道是朝议官司不打了?所以连忙赶去了半山别墅。

韩珊珊在露台那站着,我了下来,当即问起了事情经过。

“我们去了朝议司后,很快就给一群官员各种盘问,当然,也不止是姐吧,其他人也是这情况,至于竺上神和道青那边,我倒是不知道怎么的,毕竟他们似乎跟我们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只被问及了比赛前后的事情,就让我们回来了,说是让我们好好比赛,听说会有另一外的主官来接那蒋东祥的活,给我们主持最后一场比赛,所以我们甚至都不知道还要不要打朝议了。”韩珊珊说道。

“什么?这样还要接着比么?算了,比就比,你现在的情况,应该能够进入决赛,只要不是现在主持比赛的主官太过针对你……至于朝议,我看来肯定是会打了,但道青怎么还没回来?他不是只说了几句话么?”我又问道。

“姐怎么知道,能回来就不错了,哪敢问这问那,反正我是和一群合格者回来的啦。”韩珊珊一副如释重负,我也不好再问她太多,所以拿出了传言令牌传讯给竺道青,可惜他没有回复,不知道情况如何。

“对了,那堆矿的情况怎样?难道真要充公不成?”我问道,这青金缠玉是好东西,我赚了这么多的仙气盘,总不能没地方用吧?

“当然不会,不过估计要等官司结束才能解决这问题了,毕竟矿丢在司器监,也不会发霉凭空不见。”韩珊珊哼哼道,她的目光看向了还给网兜网着的那座青金缠玉山,也很是郁闷。

我宽慰道:“他们现在也骑虎难下,这么多的青金缠玉都进你口袋肯定不行,当然,如果不给,司器监的名声肯定会烂大街,所以主官也不敢轻易下定论,估计本子都要递到神皇那边裁决。”

“这神庭怪麻烦的,什么破比赛,一点都不让人自在,还不如我们现在就回碧青界,我要看看小仙还留了什么!”韩珊珊开始还颇为不高兴,但想到了小仙,她又兴奋了起来。

我苦笑的让她别提小仙,心中也十分的难过,毕竟小仙还在葬神棺里,我如果无法平反此事,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韩珊珊了。

就在闲聊之中,黑子那边来了消息,我拿起来一看,脸色难看了起来,信息上说甄达余给关在了廷议司,起因正是之前我让他调查娄平滔关于的辛什年的事。

至于娄平滔,死了,就在甄达余去他所在的界面时发现的,界内狼藉一片,什么都没剩下,守护者都死了。

甄达余是出事后第一个到达的神仙,所以给廷议司控制住了。

版面有限,黑子的第二条消息是甄达余在廷议司的情况,似乎上官一直扣住他的原因是要问询他到底去那边要干什么,而之前推说的理由,一个都用不上,甚至还兜出了之前调查辛什年,并提档的事情来,所以这事恐怕就复杂了。

我感觉有种山雨欲来之感,毕竟对方似乎发现了我们要调查的情况,所以先来了反制,将娄平滔弄死了。

如坐针毡的我不禁发了一道消息给黑子,问及会不会连累上他,黑子说上面有人暂时罩着,不过他也把不住上面的脉搏,怕会给牵连,所以眼下他已经有想逃会本尊的念头了,但因为甄达余还在狱中要他营救,所以暂时不敢逃,毕竟甄达余也不仅仅是下属那么简单,大家都重感情,所以黑子发信息来,也有要我救甄达余的意思。

我犹豫了下,暂时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只能说会亲自再拜访一趟上次述职的时候,没有见过的那位我的顶头女上司游红婴,问问眼下情况如何。

而就在我一筹莫展想要折返刑律殿的时候,竺道青却飞来了,大笑着跟我打招呼,说道:“刚才发信给我干嘛?我都在来这里的路上了!哈哈,怎样?赌场那安全拿到钱了?”

我心中虽然着急,但觉得这事暂时廷议司还缺个缺口,要不然也不会只是扣着甄达余了,所以竺道青问话,我还是老实的回答了他,并且把自己带两姐妹去了神仙楼,出来遇上楚嫣、劫匪的事也说了。

竺道青顿时大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放心、放心!这不是有我么?以后你实在挂念我两个妹妹,我定然会找办法让你去我家!对了,比赛定于明天开始了,你可哪都不能去了,这次监管比赛的,你知道是谁么?”

“谁?不会是你父亲吧?”我愣了下,看他那么高兴,我心中想到的除了竺君钰,似乎不觉得有谁能让他那么高兴。

“是常胜王爷!我外公呀!我还要带你见见他呢!”竺道青兴奋的说道。

我愣了下,嘀咕道:“嗯,你父亲要出席廷议,而发生蒋东祥之事,神皇自然要安抚提出了遴选大典却没有捞到明面好处的神霄府,故而提出了让常胜王爷主持,也算是正常。”

“对头!你还真聪明,一点就透,对了,今晚我外公要在司器监开宴席,你和我列席参加。”竺道青很好客的说,可看我兴致缺缺,他立即问道:“怎么?我外公要见你,你还犹犹豫豫的呀?莫非有什么困难?”

“如果可以,我倒也不介意把困难写脸上,”我苦笑道。

这顿时让竺道青哭笑不得:“还真是有,好吧,有什么困难找我外公好了,你可知道他名头来由?”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