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三章:乔装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三章:乔装


                两姐妹互相帮助,确实让我无法辩驳,而且就算不带她们去,她们有手有脚,我也拦不住她们跟着我,所以只能是带上她们,毕竟竺道蕴也只不过四品的道体,还是靠丹药强行提上来的,总之就是不太擅长斗法,至于竺道荷,这几天才冲上了五品道体,毫无疑问是跟竺道蕴拿了丹药了,否则根本不会那么快晋级,也不至于说要丹药稳固。

我是三品的官员,自己有自己的府邸和云车,虽然府邸没去过,但云车肯定是有的,所以载上了两姐妹,很快来到了市集上。

拿着*,我兴冲冲的来到了赌场那边,并且找到了那给我下注的老板,提出了提走所有仙气盘的决定。

“哎呀,本店仙气盘实在是一时拿不出那么多呀……”那老板姓雷,叫雷飙儿,长得一副奸商的嘴脸。

我听到‘一时拿不出’这几个字,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说道:“雷老板,什么意思?你这么大的赌场,收的注码成千上万,我这不过是赌了其中一个人赢,你就赔不起了?你应该知道我是刑律殿三品官员吧?”

我没有押注韩珊珊,而是压了孟知秋赢,眼下赢了七倍,按照本金三十年三品气盘,他连本带利得给我二百一十年的三品气盘,除去百分十的佣金,也得给我近两百年左右的三品气盘!

我加重的语气,顿时引来了所有赌场客人和工作人员的围观,那老板尴尬之极,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夏上神说的哪里的话?我们不是赔不起,而是眼下本赌场暂时没有那么大数目的仙气盘存量,要不这样吧,你在坊市里留一天,我们现在就通知别的坊市送气盘过来,明儿一大早……最迟明晚上就能把气盘给你凑齐了!你看怎样?”

“这没有银行钱庄么?你们不会连存款都没有吧?到底几个意思?”我皱了皱眉,脸色更是难看了。

“夏上神!你千万不要误会!也是凑巧呀,这比赛刚刚结束,正是我们赌场流水进出最多的时候!你来的也是迟了一天,仙气盘正好给领出去完了!我本来以为你和竺少爷和上次一样会隔一天来的,却不想你们率先来了,这不,仙气盘没准备足够,况且这次的量太大了点,对不对?”雷飙儿苦着脸说道,一副太难为他的表情。

我心中不免犯了嘀咕,难道是我太操之过急了?看了一眼周边的客人和工作人员,他们似乎都觉得雷飙儿说的在理,当然,也有部分的客人沉声一笑撇过了头去,不知几个意思。

“夏大哥,要不我们再等他们一天好了……毕竟也不是特别的着急对不对?朝议司要启动案情审核,也得三天时间呢,立马开赛也不可能,总不能天天孤男寡女……不是、不是!是呆在家里吧……”竺道荷说错了话,脸红到了脖子跟。

她们这次没有穿戴斗篷出来,只是巧妙的化了男妆,但还是掩饰不住那种秀女之气,让人一看便知是女扮男装的。

不过她们要的是不被认出是竺家的两姐妹而已,就算是给人看出女扮男装,也不会有半点介意。

我看着两位样貌近似,只是穿着不同的姐妹花,心中难免有异言的浮想连篇。

“既然需要筹措气盘,那就等他们一天好了,我们也要在集市里买东西,逛街呢!好不好?”竺道蕴挽着我的手摇了摇,穿着男装时出于本能的娇嗲,让我连咳几声,看到我提醒,竺道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了手,然后自己摸了摸小八字胡,正色起来。

“既然这样,那你们尽快的筹措吧,免得明天我来了你拿不出这么多的气盘!”我提醒那雷飙儿。

雷飙儿连忙点头,然后一路将我们送出门口。

竺道蕴和竺道荷都很高兴的样子,而我帮韩珊珊冲击完了三品道体后,手底下还剩下了三年份的三品的气盘,如果只是要买一些丹药什么的,估计还是够的,所以就带着两姐妹去了丹药商店。

可这两姐妹根本就不是来采购和买丹药的,逛了一圈,就买了几颗不痛不痒的丹药,却拉着我纯粹是逛街来的,沿路上倒是有不少特色的东西,这两位深处闺中,对一切事物都感到十分的新鲜,所以一路过来,居然逛到了晚上!

“道荷,剩下的时间我们怎么解决呀?难道是去开一间上房休息?”竺道蕴问起了自己妹妹。

我听着这话怪怪的,还好这里不是下界,要不然我非要跳起来不可,还以为这是逛完街开房的节奏呢!

“啊……不了吧……多……多不好意思!”竺道荷瞪了自己姐姐一眼,似乎在神庭,也是有这意思在里面,竺道蕴笑嘻嘻的问道:“我们第一次逛街,何处新鲜都体会过了,道荷,我们应该也没有体验过在外面开一间豪华上房的滋味吧?”

“这……不好!不能去!”竺道荷气愤的说道,这里还是有客栈的,但和下界的功能可不一样,除了休息,还有极强的仙气大阵,是冲击道体境界的选择之一,所以并不只是睡觉那么简单,还是有不少神仙专程赶来这里冲击道体境界的!

“哼,那有什么,我们现在乔装打扮,谁知道我们是干嘛的!”竺道蕴仍旧坚持。

我苦笑说道:“想要新鲜,也不一定要去客栈,既然什么地方都逛过了,听曲你们总没有听过吧?”

“听曲?弹琴?”竺道蕴好奇的问我,竺道荷也是十分来兴趣。

“嗯,是呀,我看道青和刘大哥他们都喜欢听这个,还有唐梅一唐姑娘,似乎也不拒绝……”毕竟只要能够把她们安抚好,我也顾不上太多,毕竟也好过她们真要闹去开房。

而且乔装打扮后,反正没其他人认出他们,三个‘大男人’去神仙楼,总不会有人误会了什么。

“好呀好呀!那我们这就去听曲!”竺道蕴可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立即答应了。

可竺道荷出来办事不少,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就说道:“夏大哥!你是要带我和姐姐去喝花酒!?”

我愣了下,然后尴尬的点点头:“总不能去……去开房吧?我们现在去开房,误会更……去喝花酒听曲到第二天却大有人在嘛……”

“这……你却不知道在这神仙楼里,也多的是龌龊之事么?有一次我随一队伍赴集市抓人,进去的时候!哼……好!好让人……算了,不说了!”竺道荷气哼哼的说道。

竺道蕴一听,却眼前一亮,说道:“那更应该去了,反正就是和夏大哥在一起,嘿嘿,我们又不让别家进来。”

“姐姐!”竺道荷立即要制止,结果竺道蕴说道:“我们都乔装打扮了,又有什么不可的?那你去开房等我们,我和夏大哥听曲去好了!”

“不行!”竺道荷更不会让我和竺道蕴单独去听曲,知道拧不过姐姐,最后咬咬牙,只能是跟我们进了神仙楼!

神仙楼去过两次,因为跟着竺道青,所以连老鸨和里面的掌柜都认识我,所以立即派了伙计来接待。

因为不信任其他陌生歌女,所以我直接点了项荌荌,掌柜是聪明人,从竺道青那知道我惹不起,就命令老鸨把正在给二楼一位官员唱曲的项荌荌请下来给我。

但老鸨上去后,很快楼上项荌荌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从走廊那往下看向我,向我求助,这让我不禁皱了皱眉,看来招惹事端了。

“什么姓夏的,老子平生最恨姓夏的!”里面的人怒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