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四章:渠道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四章:渠道


                老鸨很快就就说道:“朱上神,我们一定安排最好的姑娘给你们唱曲,绝对让你们满意!”

“你这娘们没听到么?老子平生最恨姓夏的!别说你叫来最好的姑娘,你就是找来陪我睡,呵呵,老子都不要!”里面的人愤怒的嚷嚷起来。

项荌荌面露苦色,歉然的想要和我说点什么,结果出来了个身穿行吏科三品官袍的人,看了项荌荌一眼,然后沿着她的目光看向了我:“我倒要看看……呃……夏……夏一……夏天官!?”

我瞅着这朱四河,冷笑一声:“朱四河,怎么的?今天皮又痒了?”

“我……夏天官,哪能皮痒呢,我还一位是谁不是?原来是夏天官来了,哈哈……”朱四河面色一抽,他之前跑来我的五品界要给自己子侄朱东阳报夺界之仇,结果给我打灭了道体跑回去了,这段时间也没听说他朱四河敢报仇的,估计是对我怕到了极点。

“呵呵,我就是姓夏的,你不是平生最恨姓夏的么?打算要对我怎样?”我笑着问道,朱四河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说道:“夏……天官……我就是喝多了,满嘴遛弯,只是开开玩笑而已,还请夏天官谅解!既然是夏天官要荌荌去陪侍,我岂能夺人之美?本官这就告辞,这就告辞好了……”

我哼了一声,而老鸨也跟着调解起来,打算叫好点的姑娘陪朱四河,但朱四河岂敢再留下来,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引得竺道荷和竺道蕴叫得差点不顾形象。

“这朱四河就是你之前打灭的那位神仙吧?听说在行吏科还是挺有能耐的,没想到这么巧碰上了!”竺道蕴乐道。

竺道荷也蹦出一句‘恶人还需恶人磨’,但看向我的时候,目光里哪有恶人的意思!

项荌荌长得虽然漂亮,但比之竺家两姐妹,自然是差上好几筹,当然,她能坐在这里,曲调当然是独步整个神仙楼,所以古筝一响,立即引来了竺家姐妹的绝口称赞!

项荌荌当然也知道竺家姐妹是男扮女装,所以更是亲近了许多,还就曲谱之类的话题跟竺道蕴热聊起来,而竺道荷也精通一些,当然也加入了聊天的行列。

而竺家姐妹来这里,也不吃东西喝东西,反正就是听曲说话,倒是让项荌荌好奇她们的身份,但我肯定无法透露分毫。

不过到了我们离开的时候,项荌荌却一时情急,说出了‘竺姑娘’,这才让我心中一跳的看住了她!

“不、不……我……我……”项荌荌脸色顿然大变,但很快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因为,太像……竺公子了,我一时叫错……”

我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怵然看向了竺家姐妹,感觉会出点什么事,所以我犹豫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回去吧。”

竺道蕴和竺道荷也知道自己坐在这久了,肯定要有点什么事,所以也不敢继续待下去了,至少不能呆在神仙楼里给认识的人抓到才是。

这事也不能怪项荌荌,她认出来,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这里当歌女的,任何朝中大员的名字,她们都直接能够叫得出来,而一些一品大员的儿女,更是不用说了,如果不是如数家珍,万一走了眼,没准就得出大事!

宽慰了项荌荌几句,我就带着两姐妹出了神仙楼,直奔赌场那边。

雷飙儿看到我就迎了上来,说道:“可算是把夏上神等来了,按照约定,我们已经准备了您的三品气盘了,您是现在要呢,还是?”

“当然是现在要!”我毫不犹豫的说道,而且也没打算存银行,这些仙气盘带回我老巢,是要炼矿和打造道器,养活一干守护者的。

“好!我这就准备好。”雷飙儿当即让几个伙计把一箱箱仙气盘扛进了贵宾室让我检验。

我和两姐妹麻利的检查了一遍无误后,就让伙计把箱子封好,然后招来了云车装载了上去。

雷飙儿当然全程陪同,临走还不禁问我道:“夏仙官,那下一场不赌了么?咱们还下孟知秋?”

“不下,孟知秋下一场应该赢不了。”我淡淡的说道,雷飙儿又说道:“那下韩珊珊?”

“不下,现在还没确定会不会开赛呢。”我皱起了眉,嫌他多事,反正要来赌,我自己会带仙气盘来,用得着他操心?我现在也不会提前下注,毕竟现在下注韩珊珊,她的赔率立即就掉底了,所以要下注也是和竺道青一起下,这样一来能够把注码控制在同一起跑线,要赚钱,当然少不了兄弟一起。

“其实之前我就想多事问一句,夏仙家,那么多的仙气盘,都不存钱庄么?之前也可以转一下账面,这么大的数,我们在钱庄清帐就行了。”雷飙儿又啰嗦道。

“呵呵,不用,我打包带走。”我面无表情说道,然后启动云车,直接打道回府。

“其实那掌柜说的没错,我们存银行多方便呀。”竺道蕴提议道。

“没必要,这些仙气盘很快会消耗掉,可没这时间往返这里,况且这也不多吧?”我笑了笑。

结果竺道荷瞥了我一眼,说道:“还不多呢!这都很多了,可谓是巨资呢!”

“是呀,你带那么多巨资,就不怕老板打劫你么?”竺道蕴笑言,竺道荷立即捂住了道蕴的嘴说道:“不许胡说!”

“好好好,不胡说。”道运笑嘻嘻拿开了道荷的手,我却说道:“这老板比之前要啰嗦,事出反差必有妖,小心点不会有错。”

大概飞了一会儿,竺道蕴在拿出了传言令牌阅读里面的信息后,忽然脸色大变起来,跟我说道:“不好了……”

“怎么?这么快就来打劫的了?我还以为要到更偏僻一点的地方。”我笑道,实际也是有些开玩笑的意思。

“不是……是我娘……”竺道荷犹豫了下,然后看向了窗外:“她说她追踪到我们俩了……”

“啊?”我嗖一下站起来,这可比打劫要命多了!

果然,黑色的星空中,一辆云车以更快的速度从竺家方向就这么直接追了过来,这娘找女儿,自然是一找一个准!

我迫不得已只能把云车停下,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要真逃了,就是跳银河都不见得白得发亮。

“夏一天!好呀你个小混蛋!居然带我女儿去神仙楼!坏我女儿名声!眼下整个神庭都知道了!我女儿以后可怎么活呀!”楚嫣远远的就叫骂起来,我也远远的看到她愤怒的指着我。

竺道蕴和竺道荷也很是惊讶,互相问道:“整个神庭都知道了?”

我尴尬无比,也在疑问这么会整个神庭都知道了,还想到会不会是项荌荌说的,但仔细一想,这时间轴对不上呀,而且整个神庭都知道,还报到了楚嫣那儿,肯定从官员的渠道传播的!

朱四河!?

我心中想起了这名字,顿时暗骂起了这狗杂碎的,就说他走的时候眼神不怀好意看了两姐妹一眼,肯定是他无疑,下次一定再打灭他一次,而且想象也只有行吏科有这本事,把事情宣扬得到处都是。

“你!你你你!夏一天,好呀,拐了我两个女儿……老娘跟你拼了!”楚嫣愤怒无比,撸了袖子就要找我斗法,不愧是常胜王爷家的千金。

“娘!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只是……”竺道荷连忙解释,但楚嫣当然不肯,我连忙看看周围是否有神将帮忙,结果这个时间段正好轮值,区域神将肯定不够用,都集中在中枢位置了,哪会注意这神庭中枢比较阴暗偏僻区域?

我连忙撒丫子就准备逃了,可就在还楚嫣要过来暴打我的时候,她身后很远的地方,忽然出现了十几个影子,我心下顿时一跳,暗道这回是真要出事了!

竺道蕴也愣了,还以为是自己娘搬来的救兵,就有些愤愤然的说道:“娘!你带了那么多守护者来,是要杀夏大哥的么!你怎么能这样!”

“我还用得着叫……啊?”楚嫣听罢,也怔住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