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九章:小事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九章:小事


                这回好玩了,竺道青得赔到姥姥家不可,因为我问过了韩珊珊对于比赛的预测,她点出的两人,一人是行吏科推荐过来的钱喜光,另一位是司器监辛玉良,这两位一个是行吏科千挑万选的人才,另一位是司器监二品主官辛栋梁的孙女,是实打实的名门之后!

孟知秋道体比不上两位就算了,连其他二十九位,都明显要高她一筹,她怎么赢?竺道青确实和妹妹一样耍的一手好枪,但如果道器低一个等级,至少实力要给刷下去一半,一把好武器,有时候就是胜利的关键所在!

而且除了钱喜光和辛玉良拦在前面,还有司器监穆如王爷推荐的吕睿等,都是厉害得很的角色,孟知秋再强,还能越过这些人不成?

“我说一天,你要对我有信心!”竺道青看我面有难色,他也有些苦哈哈起来,这可是一笔巨资,赢了固然赚得盆满钵满,但输了就血本无归了!

“这不是信心不信心的问题,也得能赢呀对不对?”我苦笑说道,竺道青叹了口气,说道:“你又不早说,我发信息去问那赌场的老板,他还说你也对孟知秋很看好呢……要不是我不在,你也会下注来的……况且上一场你不是也靠着孟知秋赢了么?”

“赌博最怕追涨杀跌!你这是嫌钱多!我根本没跟他说过孟知秋能赢!你给他骗了!他正愁没冤大头上门给他送钱填窟窿呢!”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又道:“算了,就当买个教训吧!”

竺道青看我要放弃他,顿时抓住了我的肩膀摇了起来:“好兄弟!这可万万不行呀!其实,其实我娘也把自己棺材本压下去了,咱们必须得赢呀!”

“我去!”我嗖一下就站了起来,瞪着他已经有点无语了,他赌就算了,怎么把自己娘都给绕进赌场里去了!?

这回好玩了,肯定是道蕴添油加醋的和楚嫣说起我放在竺家那的仙气盘来由,所以楚嫣心动之下找了自己儿子查实情况,没准这竺道青嘴也不消停,毕竟每个孩子都会在母亲面前口无遮拦,当然是大肆宣扬了自己也赢了钱过程,甚至把我也抖了个遍!这顿时让楚嫣棺材本都拿出来,让道青去押注了孟知秋。

我叹了口气,而竺道青连忙说道:“别这样嘛,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你想想,这可是我妈!她把棺材本都砸进去了,你如果帮她赢了,那可就缓和关系了对不对?”

“楚阿姨可没有常胜王爷那样的本领!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要不这样吧,这事也是因我而起,我这不是赢了一些钱么?你们输多少,我给你们填上吧。”我没法辩驳了,但竺道青的事,我又不能不好好对待,毕竟他和他妈的棺材本,估计肯定不会少了。

“这哪能呢?喂,一天,你不会没办法吧?”竺道青瞪大眼睛,整个人都郁闷坏了,颓然瘫坐在了位置上。

而就在我要说话的时候,主位旁边的侍者就唱到了,常胜王爷来了!

“回头再说吧!也不是全无办法!”我顿时临危正襟,毕竟那是神皇之下的超级神仙,可不是什么一般的官员!

唱报完毕,很快身穿一拢红衣,玄纹云袖的老者就迈着大步走出来,这老者打扮上完全没问题,但偏偏一副披头散发的样子,而且须发尽白,看着就像是电视里魏晋时代的风流人物!

他看了一眼站起来打招呼的神仙,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客气后,自己就席地而坐了!

“诸位吃酒!莫要有太多规矩!”楚常胜儒雅偏瘦,中气却是十足,应该是豪爽之人!而楚嫣的眉宇间,也和他有相似之处,都是英气逼人!

宴会很快就开始了,大家当然是站起来一一介绍,轮到我的时候,竺道青立刻站起来对我一阵的抬举,恨不能把好话说尽,楚常胜看着我,捻须连连点头:“夏一天,你可是个好孩子呀!我就算身居府内,但最近每逢趣事,可都少不了你名字!君钰那小子还在朝议司呢,哈哈哈!好玩儿!”

我不敢接话,毕竟这里六部官员太多,我再随便也不能太过放肆。

因为要照顾到六部所有的官员,所以楚常胜并不是很特别对待我和竺道青,而是面面俱到,足见他平素里见客和会客的经验是何等的老道了,所有人在回去的时候,都感觉到与有荣焉,光这点就十分的厉害了。

我和道青毫无疑问给他老人家留了下来,并且给招到了旁边的陪坐位置上下打量起来。

“嘿嘿,你这小鬼,怎么一脸的衰颜?可是做了什么坏事了?”常胜王爷拍了下竺道青的额头。

竺道青苦笑的说道:“这是要出事了,我和娘把棺材本都搭上了,赌了孟知秋赢,这不,夏一天说孟知秋出不了局!”

“嘶!你这两母子!能出局的三人,六部早就有过商量讨论了!你们居然没闹明白就下了棺材本!笨死了!”楚常胜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又道:“韩珊珊这女娃儿虽然看似刑律殿的人,实则是代表我们神霄府,而古凡飞又是我们明里支持的,号称师承陈训华的备选,如果韩珊珊失败,我们也有古凡飞!而司器监既然是主事方,自然也有两个人是要内定下来的备选,其一辛玉良,就是老辛家的女娃,还有穆如那边的吕睿!行吏科的话,除了钱喜光,还有个叫李忠谋的,都是打过招呼的,能不给面子?不给就撕破脸了!还有其他部,都有推荐上来的人,再怎样也轮不上孟知秋,你说你赌了她,是要让六部把谁挤出去?”

竺道青脸色惨白,苦道:“我的好外公呀,你总不能看着我和娘输了吧?我也不是要你帮忙作弊,我就是要公平公正不是?”

“还公平公正?钱输了就输了,能几个钱?回头来我那领!那都是小事!绝对不能乱了计划!你这熊孩子,莫要捣蛋!”楚常胜当下就拒绝了竺道青。

竺道青搓着手,有些难为情起来,楚常胜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怎么,一副我付不起的样子!这不是磕碜我么?那都是小事!”

“外公此言当真?不过一百五十年份的三品气盘……是不是多了点?”竺道青偷偷瞄了一眼楚常胜,而楚常胜虽然脸色不变,双目却有点无神了,竺道青还以为楚常胜已经首肯,就和我说道:“我就说了吧,我外公有口头禅,他只要说:那都是小事,那这事就一定是小事!能解决!”

我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提醒他再看楚常胜,这不看还好,看了以后,差点撒丫子跑了,楚常胜这时候脸都憋得通红了,怒道:“你这小崽子,这是要逼死你外公呢!”

“我哪有呀!”竺道青给打了个爆栗,捂着额头嗷嗷叫起来。

“一百五十年三品气盘!你就是把我卖了我也凑不齐这数目呀!赌那么大,你这简直就是疯了吧?”楚常胜气哼哼的说道,然后看向了我:“倒是你,常听道蕴和道荷,甚至是君钰也说你鬼点子不少,你说怎么解决!”

我心下暗骂了竺道青几句,这小子果然是传说中的逢赌必输,如果我不掺一脚,他肯定是输定了,这笔巨资确实也不是一般谁都能够赔得起的,怪不得楚常胜也不敢说这是一件小事了,估计决定要踢掉谁,他也早就在心中打转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