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二章:辩解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二章:辩解


                “三七分账,那是神庭的东西,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就给你们分割走?有什么好看的?司器监做事自有司器监的道理!”蒋东祥一副厌恶继续和合格者纠缠下去的表情,摆摆手就想让司器监的官员干活。

一旁的何景文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蒋东祥这次开的价码不痛不痒,可能不会起到安慰群情的作用,而且这让司器监官员立即封盘算账的举动,肯定会出事,所以他立刻准备出言询问蒋东祥。

结果韩珊珊察言观色,站出来轻哼一声,说道:“也不知道这矿产有多难开采,如果不是我弄出这裂变器,你们这么老老实实的采集,至少也得十数年时间才能将它们分裂成一块块小型原矿!不亚于一个上品星盒的工程!而且消耗的道力何止一点半点?我想能有三品道体者,干什么不比开矿青金缠玉好?都不会去干这等回报和付出都不相等的工作吧?如今借我们开矿就算了,三十位合格者就是三千吨的数量,省下了多少时间功夫?”

韩珊珊这话一出,竺君钰看向了所有的司器监官员,这些官员都面露难色,显然韩珊珊的话多半是说对了,而一群守护者也因为这三七分账接受不了,纷纷准备出言挺了韩珊珊一把。

韩珊珊伸出手,拦住了大家,继续说道:“青金缠玉,非金非玉,初始的时候,只不过是一层如软糕一样的材料,随着年代积累,它会变得越来越僵硬,若是用在兵器上,每一年都会加固和坚硬一分,是顶级的锻造材料,使得每一件以锋利见长的道器都能达到无坚不摧的程度!而最好的青金缠玉,就是眼下这种接近硬度极限,又能够进行锻造的形态,一旦切割下来,经过加工,立即就能够达到无以伦比的硬度,但同时,现在也是最难开采的形态,不可用坚固的利器来发掘它,只能是用具有分裂它的东西来强行裂开它!故而刚开始大家的道器多是钝挫的结果!”

话音一落,所有的合格者都议论纷纷起来,其中一位帮腔道:“韩仙家说的确实是这样,按理说,这青金缠玉根本不可能靠利刃或者坚固之物来强行摧毁它,因为此物遇钢则刚,绝不是随便能够采集出来的,否则怎么可能这么一大块存留在一起?”

“呵呵,这么多的青金缠玉原矿,其实全给我们,也未必能够有所作用,现在多是原矿而已,真派上用场,还得练成真正的青金缠玉,再用各种精密方法和道器将其涂到所要锻造的道器上,据在下现在所见,就算这些都是最好的青金缠玉原矿,也得一百吨炼成一两的原矿!而以真火锻造,消耗之真仙气量更是巨大!”另一位深悉这种矿石原理的合格者解释起来。

“想不到此青金缠玉如此的难以开掘和提炼!你们司器监的办法是好办法,但劳损诸位仙家,又想要榨干他们,委实太过了,我看这好比就跟榨取血汗劳工之力相仿!太过不厚道了!蒋东祥,此计是你所出?”竺君钰脸色不好看的问道。

这事情追究下来,司器监的颜面丢得更是厉害,这让蒋东祥更加的感到不好对付,甚至有焦头烂额之感,眼下三七分成算下来,肯定要造成暴动,但这些矿物,委实又珍贵无比,他不敢就此放弃。

竺君钰话话落音,很快司器监就有官员嘴巴动了几下,似乎是朝着竺君钰传话的,竺君钰冷笑起来,说道:“原来如此,蒋东祥,却有位你手底下的神仙告诉我,这块青金缠玉的矿藏,实际上已经存在司器监一段时间了,无意中到了你手中,你却没本事开采,甚至还发动了司器监的官员开采过,结果大家收获和付出不成正比而搁置过此事,此番,你就想着要用土办法来让这些参赛者来开采,以充作自己的功绩,此计果然甚妙,眼下韩姑娘将矿开采成了原矿,你就想要据为己有?如玉算盘打得真是响!”

“呵呵,我只是为了神庭做事,又岂是行无用之功?”蒋东祥眼皮微微一跳,顿时狡辩道,而对于那位胆敢将事情捅到竺君钰那儿的神仙,他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了,立刻质疑道:“也不知鲁天官,你是对本官有什么意见么?居然将此事当成是我的过错,报与别部上神!觉得是我假公济私了么?”

那鲁天官既然敢报与竺君钰,自然是下定决心死磕了,所以站出来一步说道:“蒋天官,此言诛心,在下不过是禀明原委,由别部首座来判此事对错,而非是将这是留在本部里掩盖视听!将此事当成未发生过!”

蒋东祥脸皮一抽,这鲁天官是从一品的司器监副官,估计早就觊觎蒋东祥的位置很久了,眼下确定了竺君钰会死磕蒋东祥,哪还不赶紧凑上来,痛打落水狗?

“原来如此,既然人证物证各种证言都落到了实处,本官怎么能不请蒋天官随竺某去朝议司坐坐?至少也要论出个理所然来才行!”竺君钰得到鲁天官的帮忙,已经是彻底咬死了蒋东祥!

而一旁的行吏科官员目瞪口呆,何景文也是有些郁闷了,觉得刚才直接来个四六分不好了!这蒋东祥也太过贪婪了,居然还死要三七分,眼下又引来一拨攻击,打得他也措手不及了,所以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蒋东祥,怒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蒋天官既含糊如此,便去朝议司罢!”

蒋东祥这下慌了,连行吏科都不帮自己了,这次去朝议司岂不是要出事?

但一步错,步步都想要挽回,造成了步步错,蒋东祥早就没有了机会。

何景文也不敢再次相帮,免得行吏科给惹出结党营私的罪名,所以他也力劝蒋东祥去朝议司。

蒋东祥死要面子,当然不会让朝议司亲自来人将自己抓走,只能是冷哼一声,丢了一句‘去就去,谁怕谁’后,就率先飞去了朝议司。

而相关人等,如司器监的陆填棺,带了一些参与进来的官员,命令参赛者也一起随着自己去朝议司,而韩珊珊和孟知秋当然也在其中,至于竺道青,因为他发动起事,所以也跟着自己父亲去了。

但朝议司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无关事者,自然是不能乱去,因此我和竺家两姐妹就留了下来,等待朝议结果。

比赛就此暂时中断了下来,等待赛事再次开启,因为不能就这样举行了一半就结束。

我带着竺家的两姐妹,暂时先回到半山别墅,反正现在朝议司那边有竺君钰亲自打官司,而竺道青也会罩着韩珊珊,所以我并不是很担心。

安顿好竺家姐妹,我准备去集市讨债了,毕竟比赛也结束了,赌债不能让对方欠着,七倍三十年的三品气盘,可不能让他们卷款潜逃了。

“我们也要去!怎能你出去玩,我们就要呆在家里呢?”竺道蕴笑嘻嘻对我说道,她糯糥的声音蚀骨销魂,听到的人还真是受不了,忍不住就像答应下来。

“我也决定要去,我晋级五品道体,正需要一味丹药巩固道体品序。”竺道荷也跟着说道。

我抓了抓头发,看向了竺道蕴说道:“这样的丹药应该……”

“我正巧没炼制这种丹药,所以也想要去找找材料!”竺道蕴给自己的妹妹辩解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