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二十九章:御状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二十九章:御状


                韩珊珊笑罢,提着渔网,抱着圆形的球体进入了山海图中,只见她以一抹蓝光飞速到了矿星上空,并且直接俯冲进入了之前打桩机开凿出来的大坑前面,将圆球丢进了深邃的矿坑里面!

随后很快,矿星顿时剧烈抖动了起来!

韩珊珊飞离矿星,然后似乎大声说了什么话,仍在矿星里采矿的参赛者全都面露惊讶之色,随后纷纷的从矿星飞出,不敢再有任何采矿行为!当然,也有不少拼命的参赛者并不买账,仍旧继续采集矿物!

这些留在矿星的,多是觉得韩珊珊在耸人听闻,所以仍旧不理不睬的继续采矿,韩珊珊也懒得理会,拿出了网兜,计算了爆炸的溅射点,然后将大网整个都铺开了,几乎包围了大半个矿星!

昨晚了一切,她立即跑到了网的后面弹了个响指!

轰隆!

估计是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矿星爆炸了,恐怖的威力把还在挖矿的参赛者当场炸了个灰飞烟灭,只剩下虚体逃了出来,而所有矿物,大部分全都溅射到了韩珊珊的大网中,给她悉数兜了进去,这数量不止是惊人,简直就是太过疯狂了!

矿星爆炸,自然是地脉等坏,失去了引力的控制,它们就是普通的矿物而已,所以凭借韩珊珊三品的道力,拖动这些矿物并不困难,所以就在大家瞪目结舌之下,韩珊珊将余下爆炸后丢下的矿石,全都拖出了山海图,并且除了丢在了会场一块超过一百吨的,剩下的都丢在了会场外,毕竟会场相对而言还是太小了,要装完矿星几乎不可能。

“刚才那恍如金油一样的东西……好像不是地脉!”大家都看到韩珊珊拖动了几乎整个矿星出来,自然也看到了这矿星里不寻常的东西。

这矿星也不只是有青金缠玉,也有着一些稀有的矿石,而且越是到了内部,拥有稀有矿石的可能性也会越大,韩珊珊捞到一些到稀有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

“该不会是混沌金吧?”又有懂行者猜测起来,而韩珊珊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大手一招,无数的矿石全都把那层半透明的金色粘液给覆盖藏了起来!

“一百二十三吨!第三十位合格者!韩珊珊!除去一百吨上缴,余下二十三吨!”那审核评委大声唱报起来。

结果韩珊珊不乐意了,怒道:“喂!不是说除了那一百吨,其他带出来的,都是我们的么?什么叫余下二十三吨!你把外面的也给称了!”

“放在外面的不算,丢在里面的才会算进去!”那审核官冷笑说道。

“好,算不算,我都会带回去!”韩珊珊觉得不算就不算,那带回去总可以吧,然而,那审核官仍然是同样的笑容,说道:“很遗憾,你只能带走二十三吨,余下的,都是司器监的!”

“呵呵,那就是说话不算话了?有这么针对人的么?”韩珊珊相当的愤怒,而看向了蒋东祥,只见这司器监主官抱手阴鸷的看着韩珊珊,似乎就是抱定了说话不算数,东西反正就是不给了。

现在问题的性质果然变了,韩珊珊是合格了,但丢在外面跟几乎和一座大山似的青金缠玉和一些稀有矿产却不算在里面,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司器监的深深恶意,可偏偏没一个对陈东晓有意见的司器监神仙,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韩珊珊。

“司器监都是骗子么!如此不守信用!”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所有参赛者全都嚷嚷起来,韩珊珊在上一场比赛精彩的表现,吸引了不少粉丝的支持,所以想要帮她的人着实不少。

“就是!明明说好了带出来的除了一百吨青金缠玉,其他的矿都归所有者!眼下自己要打自己嘴巴么?”

不断传来的否定声音,虽然让不少司器监官员脸上火辣辣的,但蒋东祥不松口,这事就没的玩!

而这时候,不少给炸成了虚影的参赛者都郁闷的飞过来,也和韩珊珊争执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各种不顺利。

韩珊珊当然据理力争,因为要炸矿的时候,她已经提醒过所有参赛者,自己不愿意跑,现在出了事,怪得了谁?

蒋东祥看到这一幕,自然没少生事,说道:“呵呵,这矿藏本来是大家一起采集,韩仙家,你把这矿藏当成了自己的,这一炸死那么多人,要赔偿也是应该,而我们司器监罚没这带出来的非法矿藏,理所应当,难道你还有什么异议不成?”

“一码事归一码事,赔偿我们会在私下解决,不用你们司器监过手,我按照矿产来赔付,他们也没异议,你们司器监难道还要揽上审议司的活么?”韩珊珊气呼呼的说道。

蒋东祥皱起了眉,说道:“这矿藏是我们司器监所属,你私自引爆了想要据为己有,又是什么道理?”

“呵呵,现在都无赖到这程度了,也好,只要蒋上神和司器监的所有官员都承认自己耍无赖,说话不算数,这外面炸散的矿,都给你们司器监又如何!?”韩珊珊冷笑起来。

韩珊珊这话说罢,蒋东祥脸都僵了下来,而其他司器监的神仙,在他不吱声前也不敢说话,比赛场立即陷入了沉默。

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蒋东祥会承认还是不承认,但至少,如果蒋东祥要没收这堆矿,肯定风评和信用都会受到摧毁性的打击,以后恐怕别家就不爱找这么个不讲信用的神仙合作了!

“他妈的,蒋东祥就是个老流氓!这种无赖之事都做得出来!我把我爹叫来!”竺道青气急了,拿出传言令牌传讯给了竺君钰。

我本来想要拦着,但细细一想,暗道竺道青这家伙简直就是小狐狸,他这么做,当然是要趁机打击司器监的蒋东祥,毕竟对方不讲信用,正是让他人气暴跌的时候,怎么能让神霄府轻易放过这机会?

而昨晚这一些,竺道青打开了包厢的门,飞出了外面,直接进入了会场中,直视蒋东祥,说道:“蒋上神,我真看不下去了,你们怎么能这般无赖?在数万观赛者的面前,朝令夕改,把说过的话当成屁话,这未免太过了吧?你不考虑你的面子问题,也得考虑下司器监数以万计的官员清誉吧?”

“你!哦,我说是谁,原来是竺家的三公子!不知道竺公子这次是打算代表你爹来教训本官,还是打算用三品神仙的身份来训斥本官?”蒋东祥有些面色不快,并且一下子就给竺道青扣了两顶大帽子。

竺道青冷冷一笑,说道:“不敢,我也就区区三品官,哪敢直接训斥蒋上神?不过我倒是把我爹叫过来了,他马上就到,而且知道你以权谋私,他岂不跟你打御状?用得着我这小辈么?”

蒋东祥脸色大变,他没想到竺道青居然直接把竺君钰给叫来了。

偏偏竺道青的话立即引来了一群观战者的支持,大部分都是神霄府的,看起来各个身穿铠甲,威武之极!

还别说,竺家在神霄府根深蒂固,几乎很少有其他部能够掺人进来,所以竺家在神霄府可谓一呼百应!有了带头大哥,一大群和竺道青熟悉的高阶的官员都站了出来,我当然出了包间站在了韩珊珊一边,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难道这蒋东祥还敢违逆民意不成?

会场里很快黑压压的聚了很多的官员,形成了一股对抗蒋东祥的洪流,这几乎等同于质疑对方六部主官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