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章:令行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三十章:令行


                换了别的神仙敢拦在蒋东祥面前,估计早给一巴掌拍死了,但偏偏这家伙是神霄府竺家的有名公子哥,他蒋东祥根基不深就罢了,在司器监现在也不受待见了,再招惹神霄府,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蒋东祥这回脸色不好看了,但他可不是轻易认输的性子,冷笑起来说道:“神霄府……呵呵,确实很威风,但也不是只手遮天,竺公子,难道你觉得你把事情闹大,我蒋东祥就会怎样了么?”

这话里面的意思就多了,看来蒋东祥已经有要撕破脸的想法了,毕竟他说到底也是行吏科的暗桩,眼下神霄府也不是一家独大,要真说一家独大的还是行吏科,那可是大半壁江山都在行吏科手里了!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别看平时竺道青对谁都当好朋友,真逮到了猎物,他和狮子也没什么区别,听到蒋东祥话里的意思是要拉行吏科出来,他冷笑一声,说道:“蒋上神,言出必行,行之必果,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知道么?你当着这么多仙官的面说出了规矩,眼下又自己破坏规矩,于情于理都不合吧?即便你再位高权重,只要不公平,总有谁要站出来反对你,这岂是我一个人的事?岂是神霄府一家之事?你看看我身后,难道只有神霄府的仙官么?!”

蒋东祥脸色铁青,他还真没想过竺道青敢这个时候直面他,并且说的振振有词,他自从当上了司器监的主官,从来都是一言而决,没有任何神仙敢反抗他,而这次,他明显也想着要言决此事,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竺道青居然敢直斥他的作为!

“竺公子这般起哄质疑我这司器监首座,已经等同于冲撞上神了,如此行径,难道就不怕事态不好收拾?”他的袖子不禁动了动,似乎是动了传言令牌了,我在一旁也颇为感兴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有什么不好收拾的,收拾了主谋,这件事,不就好收拾了么?”我冷笑的说道。

“你是谁!胆敢如此!”蒋东祥怒斥一声,随后目光停留在了我身上。

“我又没说蒋上神,蒋上神何必看着我?”我无辜笑了笑,然后扫向了蒋东祥的身边,说道:“还是说,这件事并非是大人受到一些跳梁小丑迷惑,反而自己非要朝令夕改,把之前说过的话当放屁么?”

我这话顿时让蒋东祥脸色微变,随后目光移动,看向了左右两位自己的亲信,那两个亲信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生怕蒋东祥为了下台而构陷他们!

“不过一个三品的小官,也胆敢在此放肆!”蒋东祥怒视着我,直接放弃了我给的下台阶的路,而且袖子微微一抖,恐怖的道力猛然的汇集起来,似乎要直接收拾我了!

竺道青瞬间到了我面前,然后说道:“蒋上神,我可不会让你杀害在场任何一个敢于站出来,直面此事的神仙,你所作所为既然有争议,为何不好好解决,而只是想要诉诸暴力?”

这话,顿时让神霄府的官员全都挤上前来,几乎拦在了我和竺道青的面前,眼看聚拢的神仙越来越多,蒋东祥脸色更是难看,但要打杀那么多神仙,他也没有把握,而且数万仙家观战,他站在大义的反面,委实不智,不过很快,他就冷笑起来,看着竺道青和我说道:“很好!很好!竺家的公子,果然名不虚传,而这位,想必是最近名闻神庭的夏一天夏天官吧,也是有趣得紧,今日这事……”

“蒋天官好大的官威!连平素里克己复礼的犬子,都忍不住直面暴力!”一声大喝,从司器监赛场外传来!

我回头一看,竺君钰果然来了,而他身后,还有一群神仙跟着,虽然大部分都是神霄府的官员,但其他部的官员,也都有不少!

我心下暗笑,刚才蒋东祥明显已经有了要认输的心思,可还是慢了一步给竺君钰逮到了,而且直接扣了一顶大帽子,这帽子扣下来,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可见竺君钰已经很想把蒋东祥拉下马了!

竺君钰顷刻而至,直接飞到了竺道青的身边,问道:“道青,你可有事?”

“竺上神,多亏了身后还有诸多明白事理的各部神仙!要不然下官可就兜不住了!”竺道青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把父子关系拿出来说事。

“嗯,我已经知道了此事的繁枝细节!神庭令司器监主办此遴选大典,我们神霄府亦有提出之功,断不会让任何神仙在这遴选大典中胡作非为!”竺君钰看了一眼蒋东祥,剑目仿佛刺穿了对方似的!

蒋东祥咬咬牙,冷笑道:“竺天官,这才刚来到这里,事情清楚不清楚,问都没问,你就觉得是在下有错?到底是护子心切还是如何,委实让我有些疑惑呀!”

“那我倒要问问蒋天官,这么多人站在你的对立面,而且官职没有一个比你大的,难道只是因为想冲撞上神找死?你可知道他们报了此等决心意味着什么?恐怕是你,也不敢如此冲撞吧?我倒是觉得,定有莫大冤屈!否则断不会如此!”竺君钰虽然是武将,但却伶牙俐齿,毕竟他是参谋出身,可不是叶桦这等纯粹武将。

蒋东祥额上布满了阴霾,他冷笑道:“我们都是六部主官,在这里挡着这么多下神吵架,岂不是有失身份?如果竺天官对我有意见,大可参我一本,我蒋东祥就在司器监接着!不过,眼下这是我们司器监的内务,我们要怎么定这规矩就怎么定!还用不着竺天官操心,嘿嘿……还是说,竺天官想要对我们司器监的事物掺上一手?那可对不住,本官可就得参竺天官一本了!”

竺君钰可不是随随便便就给吓退的六部首座,他嘴角冒起一抹弧线,说道:“蒋天官既然有这个意思,不如一起上奏本就是,且看看朝议上会怎么说!不过今天这事的对错,可不单单是你的事了,是关乎了司器监这么多年的清誉!六部同气连枝,我岂可让害群之马,败坏了六部声誉!让司器监为天下仙家所不耻?”

“我们要司器监秉公执法,要司器监令行禁止!”我大声高呼起来,而竺道青自然是伸出手,大声的跟着喊道:“秉公执法!令行禁止!”

口号喊出,竺君钰身后的我们全都振臂高呼,形成鼎沸之势,这下子蒋东祥也下不了台了,而他的爪牙们似乎也感觉到了大势已去,全都瑟瑟发抖起来。

蒋东祥扛不住了,东张西望的要看看行吏科的官员来了没有,结果扫了一眼,哪有行吏科的半个影子,他整个懵了,想要下台阶,那就得证明自己是错的,但硬扛着的话,自己已经给声浪给掩盖了,怎么做都是死局,所以他才继续要上家来护住大盘不崩!

就在蒋东祥左右不是人,额上微微冒出了冷汗的时候,行吏科的官员姗姗来迟了!但即便是来迟一步,蒋东祥也跟吃了兴奋剂一样兴奋起来,看着竺君钰,他冷哼一声,说道:“竺天官,如果对我有意见,大可参我一本,但你煽动这里这么多的神仙对抗本官,是想要造反么?是想要杀了本官么?本官知道竺天官厉害,自是斗不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本官虽然抗拒不了神霄府,抗拒不了竺天官,可不代表所有神仙都不能!”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