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二十七章:取巧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二十七章:取巧


                “我认识你……所以我想……我想让你以后成为我的上神,而我,是真心想成为你的嫡系属下。”孟知秋当即说道。

我怔了下,上下打量着她,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什么人,就应该躲着我远远的才对吧?还非要主动靠过来,有什么原因么?”

“正是别人不敢赌的,才值得赌不是么?夏上神刚才不也很好诠释了这一点么?我以前的上神非常的优秀,一路走上来,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我很佩服他,因为虽然磕磕碰碰,但每一次,他都能够化险为夷……”孟知秋摇摇头,颇为伤感的停顿了下,我没有打扰她,而她好一会才缓过神说道:“可正因为不求其他上神的庇护,有一次,他终于靠磕碰,也过不了关了……”

“嗯,我知道了,所以你的想法呢?”我已经联系上了上面的话,她的主公倒台了,其实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数不清的守护者正因为这样而投靠其他的主公。

而她这样隐忍想要出头,却没有靠山依靠,一旦赢了这场比赛后,顶多也就能成为了普通的官员,再然后呢?你如果没有后台,没有人帮你,也一样会步当年他前任主公的下场,所以她需要找个靠山!

毕竟看到我居然义无反顾押注她赢,她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况且我名声在外,护犊也是出了名的狠,难免就让她起了投靠之心。

“其他神仙我不知道,但夏上神,我相信你肯定会是个好上神,所以我想要跟着你做事!成为你的嫡系!”孟知秋说道。

“我是刑律殿的三品提刑总管,你一旦当上神仙,必是司器监的官员,你不觉得找错人了么?”我忽然一笑。

“夏上神,我知道你本领通天,而且韩珊珊韩姑娘,不也是你的嫡系属下么?”孟知秋说道。

她能了解到这地步,自然有她的本事,我笑了笑,说道:“很好,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在司器监和韩珊珊一起开拓一番大业!”

“多谢夏上神垂青!”孟知秋连忙说道,眉眼中全是喜色。

我点点头,然后说道:“你先回去吧,今夜在半山别墅露台上见。”

孟知秋应下,然后就飞离了这里,毕竟人多眼杂,现在又是赛事进行的关键时刻,以免给人注意上,还是不能大大方方见面的。

孟知秋离开后,我去了神仙楼,和竺道青喝了好几盅酒,这才离开。

因为不是比赛期间,所以竺道青留在了集市里,毕竟他还有自己的生意要打理。

让半山别墅的女侍加了菜色,到了晚上的时候,孟知秋果然应邀来了,我把她介绍给了韩珊珊和竺家姐妹,大家自然相谈甚欢。

韩珊珊是自来熟,对孟知秋知敞开了胸怀的对待,而孟知秋估计也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好一会才适应了韩珊珊的大度性格,两人也成为了好姐妹。

第二场比赛的详细规则也很快出来了,这上面写着是要比赛者锻造道器来开矿,而且接到通知后,就要进入封闭的赛场锻造道器,以便矿物到来的时候,能够立即进行开采。

看到比赛规则,我感到意料之中,道器的水准不能超过三品,但这次的参赛者最高也就是三品而已,所以我们断定,这些矿物也不会超过三品的水准,毕竟想要锻造出二品的道器,相对而言不说能不能成功,就算可以,以这种道体水准,时间也快不了,加上限定了三天的时间,所以按照三品的道体水平,是做不出二品道器来的。

在前往会场做准备之前,我当然没忘把韩珊珊道体解开,让她达到三品的水准,而以这样的品质去参赛,自然是没问题的。

至于孟知秋,也没少过来和韩珊珊讨论规则,以及互相之间做了什么准备,不过因为不知道要开采的矿物,以及司器监会准备什么样的材料,所以都不过是理论的猜测,最后还得进入会场才知道。

送韩珊珊和孟知秋进入了比赛会馆,我和竺家姐妹倒成了共处一室了,这显然就有点不合适了,至少我看来是这样的。

但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躲在房子里,竺道蕴也会想着各种理由来找我说话,竺道荷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也过来请教我一些修炼上的问题,虽然这也算正常,但当她们不跟我谈感情后,这感觉却怪怪的了。

就好像是普通朋友,却又有些小暧昧的表现,让我感觉很不自然,毕竟两姐妹的目光,委实是带着一丝压抑的柔情的。

估计韩珊珊给她们上了什么眼药水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难缠,

好在三天时间里,两姐妹也诡异的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我总算是熬到了比赛开始了。

竺道青也如约而至,带着我们进入了竺家的包间。

这第二场比赛的参赛者少了十之八九,可观看比赛的人,却多了一倍不止!毕竟都想知道三天的封闭锻造后,比赛者都捣鼓出了什么道器来开矿!

大家的道器都准备妥当了,没准备好的,要么自己出局,要么仍旧坚持继续制作,毕竟开矿的时间,也是可以继续锻造道器的,只不过别家应该也在开矿当中了!

意料之中的,三品道体的参赛者,全都就绪了,四品道体的,大部分也完成了,不过相较三品道体的参赛者制作的道器,明显低了一个档次,毫无疑问,开矿上肯定也会慢上许多!

我有意的看向了孟知秋,她还在那制作快要完成的道器,而额头上已经都是汗水,估计是忙坏了,这让我不禁生出了担忧来,看来四品的道体,要出线,仍然是很有难度。

本来想着孟知秋要制作超过她品序的道器,可以理解会慢一点,但的我一看韩珊珊,不禁皱起了眉,而竺道青更是差点没把手吓得吃进嘴里:“妈呀,这回完蛋了,我看着这东西,完成度还不够七八层!这比赛还有一天的时间,这可咋整呀!”

我也是十分郁闷,难道韩珊珊这次玩脱手了?

可我刚准备再看看别家的情况时,却发现所有人都对韩珊珊指指点点,有的颇为不屑,有的却感到震惊,这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

韩珊珊难道又干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了么?

“呵呵,果然是不惊人死不休,别家完成一件三品道器,就已经是竭尽所能了,还生怕质量不过关!她还要贪心完成两件!”

“那不是,听说第一场,这家伙就很嚣张,把你们的道器都压扁了吧?”

“一时不查,她那玩意,其实就是取巧了,以我们的实力和材料,怎么可能制作出那东西?取巧的!”

“哈哈,也是,不取巧,她连过关我看都难!”

韩珊珊成功的拉了仇恨,现在她的同伴几乎没有,不过我已经习以为常,出色的人总会有无数人惦记和妒恨,否则没人关注,没人有异议,这人得无能到什么程度?

我也不知道韩珊珊这次要干什么,但心中对她的信心,几乎是出于本能了。

不一会,一位主持人就带了一群的官员来了,这些官员很快在比赛场的一个位置布阵,然后将山海图以大型屏幕一样的模式放大了出来!

这山海图的面积并不大,大概也就是半个会场那么大,这让观众能够很清晰的看到这山海图内部的情况。

而图里面,一块巨大得有百来个足球场那样大的绿色矿星,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