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二十五章:水漂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二十五章:水漂


                蒋东祥铁青着脸,目光里多了一抹畏惧。

陈训华积威司器监这么多年,就算卸了官职,在很多官员的心中,还是很有魄力,况且怎么看这老头都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他身后那六把剑更代表着巅峰实力,谁面对他补眠都会感到怵然。

“这……陈老,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首座自有首座的考虑。”一个不怕死的忠勇官员站了出来,虽然同样免不了害怕,但明显他对于升官发财更是上心,现在站出来,无疑就是给蒋东祥交了投名状!

蒋东祥估计也很高兴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所以也说道:“是呀,陈老,我做此事,并非没有周全考虑,而是必要……”

“滚!你不过行吏科跑过来走过场的小辈!知道司器监什么事?你懂得炼丹?还是知道炼器?你他娘的什么都不懂!”陈训华怒道,脸色也阴霾了下来。

蒋东祥最恨别人说他执掌司器监而一样不会,这陈训华当这么多神仙面前说他,简直就比扇他几巴掌还屈辱!

而就在蒋东祥要爆发的时候,他身边的人拉了他一把,低声说了几句,这时候,蒋东祥一边听着,一边不时皱眉,好一会,才眉头舒展了起来,然后说道:“陈老,你也不用生气,我是不懂炼丹,不懂炼器,可对于司器监的规矩,我还是清楚的,刚才我确实是按照司器监的律法来就事论事,所以难免惹来你老不快,不过既然你愿意不顾司器监律法给这女娃儿作保,我也没什么意见,那就让她合格就是了!”

陈训华皱起了眉,估计也暗自嘀咕这蒋东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而我却已经知道这蒋东祥的心思了,这家伙虽然看似退了一步,但实则已经前进了一大步,现在就算是给韩珊珊合格过关,可只要蒋东祥一直站在司器监首座的位置上,韩珊珊就捞不到好的,毕竟现在他这么说就是间接把韩珊珊放在了靠关系晋级的位置了,一旦陈训华不作保了,或者韩珊珊没有靠山了,那她以之前作弊为由调走韩珊珊,或者干脆免职,那都不是事!

况且这还有两场比赛呢,那一场他弄出点小问题来,还不是随随便便的?而且现在陈训华间接要保韩珊珊,也让他有了台阶下,甚至还把对手陷入了不臣之境!

但陈训华明显不在乎这个,冷笑一声后,就说道:“你们司器监不想要这天才,我陈训华却稀罕得很,这女娃脑子好,基础深厚,经验也丰富,凭什么不收?狗眼蒙尘如此,也是无识人之能!”

说罢,陈训华转身看向了韩珊珊:“听说你擅长炼器却不善铸剑,可有此事?”

“嘿嘿,我一女孩子,当然不擅长打铁!”韩珊珊笑嘻嘻的说道。

“谁跟你说铸剑就是打铁?亦有无数办法可铸天下名剑!”陈训华冷嗤一声,然后问道:“我教你铸剑,你学不学?”

“你很厉害么?”韩珊珊很犹豫的说道。

“很厉害!我历经三代司器监主官!他们各有所长,却无一可绕过我!总有需要我的时候!”陈训华大笑起来。

韩珊珊想了想,然后点头道:“好!”

“痛快!那你继续比赛,若是司器监不要你,便来跟我学铸剑!我便不信没有司器监,你还冒不出头来!”陈训华大声说完,拿出了一枚令牌,抛向了韩珊珊,看来收了徒弟,他就不打算留在这里了。

韩珊珊一把手接过,而陈训华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心中也很惊讶这家伙道体到底修炼到了何种程度,居然能够来去自如,不过接下来司器监的举动,才是我最关心的。

有陈训华的一番言论在先,司器监也不敢再卡着韩珊珊了,直接宣布了让她通过比赛,至于接下来那场比赛,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我去给你们打听消息!以我对这蒋东祥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竺道青连忙说道,还没等我答应,就跑没影了。

我想他满神庭都认识人,要打听消息肯定不难,所以就没阻止他,可他才刚走,我就发现他把两个妹妹丢了下来!

“既然比赛结束,那我们……”

“当然要给韩姑娘庆祝,我决定了!就在她驿馆露台那边!今夜我们可以边赏月,边庆贺!”竺道蕴高兴的说道。

我顿时抓了抓头发,暗道她添乱,可这远远没有结束,竺道荷也掺了进来,说道:“我也去!”

“你们……不用回家么?”我犹豫了下,还是问道。

“既然来看比赛,当然不会这么快回去!我们还要看到决赛呢!况且驿馆那么大,又不愁没地方住!”竺道蕴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既然他们不用回去,我又能说什么?难道还联系上楚嫣把两姐妹领回去?

“第三场比赛,爹爹和娘会来观战,其他一品的大员都会应邀前来,我们来这里观赛,也是得到爹同意的!”竺道荷瞪了我一眼。

我更没话说了,只能借故去接应韩珊珊除了包间。

韩珊珊得到了晋级的资格,领了手续后,就和我相见,我当然少不了盛赞她那枚降维卡片,并且还问起了她是否可以将这东西实现!

“当然没问题,不过所需的材料,恐怕我们找不到!就算找到,要做出刚才具象化后的效果,还是相当有难度的,毕竟那个不需要材料,也不怕失败,如果真想要实现,那我们就必须有个跟神庭那样大型的组织,这样一来才不会缺材料,也不怕失败!”韩珊珊跟我说道。

“果然如此,毕竟威力如此恐怖,降维打击,什么宝物都给生生碾成一张薄纸!”我惊骇的说道。

“嘿嘿,想点现实的吧!你打算怎么对待竺家姐妹呀?”韩珊珊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

我顿时拉下脸,装傻道:“什么叫怎么对待?当然是小公主一样伺候着了,那是竺家千金!”

“得了吧你,还是姐来吧!女子军团反正也不缺人,漫漫人生路,我们神仙最不缺青春岁月,反正要离开你的,自己有脚都会走,既然愿意跟着你,何不让她们先试试?直接拒绝而让她们绝望,我觉得可不是什么好事!”韩珊珊大包大揽的说道。

“名声不值钱么?”我皱眉问道。

“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人家乐意与你何干?”韩珊珊大步流星的去找竺道蕴姐妹了。

我落后当场,好一会才反应去追,结果后面的竺道青追了上来,有些心中郁结的说道:“我刚才和一司器监好友打听了下,一百零一位及格者,加上没来参加第一场比赛的三品道体种子选手二十名,一共一百二十一位,听说第二场能通过的三十位,如果临时会添加一条规矩,好像会造成没有三品道体,基本是回去的结果,这是蒋东祥亲口说的,而且还特指了韩珊珊的名字,你说,韩姑娘不过是四品道体!对方一定会设下奇怪的圈套让韩姑娘失败,你怎么看?”

我心道果然蒋东祥要玩阴的,不过我并不担心,反倒是问道:“下一场,咱们还押注么?”

“赌谁?”竺道青犹豫了下,我看向了韩珊珊,这顿时让他多少有点不自信了:“会不会打水漂?”

“嘿嘿,把刚才赢的都押进去就是了!”我断然说道,却看向了竺道青,他咬咬牙:“我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