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一十八章:背锅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一十八章:背锅


                不过他也不是常人,很快就调整了心态,一路带我游历这座集市,从一般的商户介绍,一路来到比较豪华的黄金商道。

在这豪华的商铺地段,果然不是贩售高品序的私有道器,就是一些高档的酒楼和花楼,让我感觉此地的东西琳琅满目,目不暇给。

到了一座挂名‘神仙楼’的夜总会前门,很快就有店长出来迎接我们。

女店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标致妇人,仿佛和我们有多熟似的,当下就过来说道:“竺公子,夏公子,两位远道而来,定是辛苦,里面芳花阁已经准备就绪,项姑娘早早就在里面等您了。”

我心下一挑,看来竺道青进入这集市开始,暗流就开始涌动了,连我们到来都无法掩盖,而且还顺便把我的底给查了一番。

竺道青根本不在意这个,而是说道:“我姐夫、唐家兄妹、凌天官都会来,你多准备点好酒好菜,尽量挑上乘的食材。”

“是,竺公子。”那女店长做事很有章法,而她身边的手下更是不用吩咐就去准备了,我和竺道青根本不用再说别的,就直接往里面走,是要去芳花阁这包间的。

不过在包间外面,却有不少神仙和守护者聚集,每一桌,似乎都在谈论着一些事情,并不像是喝花酒的样子,而陪衬在一边的女子,可不像是*,更像是侍酒而来。

似乎看到我奇怪,竺道青笑道:“其实这里虽然是花酒之地,但却并不是每个人都来这喝花酒的,他们到了这个程度,喜欢氛围要比喜欢女子身体多些,毕竟谁家缺漂亮守护者了?”

“他们研究的图谱,是什么东西?”我皱眉问道,有好几桌的台上,都摆上了一些奇怪的图谱,因为写得密密麻麻,我没去看这上面的字,所以只能问竺道青。

竺道青‘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哈哈,要不我一会让店长带进来一份,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我想了想,点头说道:“那最好了。”

进入了芳花阁,里面果然那坐着一位妙龄女仙,而且长得还颇为文静漂亮,这应该就是女店长说的项姑娘了。

那大眼睛的项姑娘楚楚动人,见我们两位进来,她站起来施了一礼,说道:“项荌荌见过竺公子,见过夏公子,竺公子可谓是好久不见了,夏公子,您名声在外,却能光临此地,到让我们店蓬荜生辉,而奴家不胜荣幸。”

竺道青嘿嘿一笑,说道:“还是消息灵通,我都没说,就知道是夏公子来了,那他名声在外,让你感到不胜荣幸,我来了就不是了?”

“荌荌岂敢这么想。”项荌荌连忙解释,然后过来请我们落座。

因为我们一共六人,所以我们的桌子和坐垫以一字型摆列,至于项荌荌,则跪坐在了我们面前的桌子后面,而桌子上有一方古琴,应该是她表演的乐器。

“弹一首拿手的吧,夏兄弟初来,还没听过你的曲,快帮我伺候好他再说。”竺道青很熟悉这里,所以当下就命令了起来。

那项荌荌也不扭捏,玉指轻抚琴弦,顿时弹了起来。

也不愧是天上的谪仙,琴音悠扬清澈,如青峦间嬉戏之泉,清逸无拘的同时,让人沉溺其中难以自拔,不过我对古琴并不了解,除了受到一些感染,相对琴音,我更多是对她的美貌感兴趣些。

听着琴曲,很快一个女侍就抱了一卷和外面仙家一样的图谱进来了,然后乖巧的摆在了我们的面前,竺道青虽然精通琴棋书画,也颇为喜欢这项荌荌的曲子,不过知道我无意此道,当下展开了图谱,给我解释起来:“夏兄弟,这是集市里发行的一种赌博的下注表,哈哈,你没想到吧?”

“下注表?”我愣了下,竺道青又道:“就是一些神庭里比较新奇的事情发生时,一些大的庄家开盘赌博所弄出的盘口,好比上次你死磕司器监,就小范围的弄了一出,反正赌博的方式花样百出,好比这段时间,司器监不是遴选么?这张就是最新的参加比赛的仙家们的资格介绍,猜中出线的就算是赢家,猜错没出线的,押注也就付之东流了!”

“原来如此,我字识得不多,还请兄弟帮我介绍一番。”我连忙说道,这赌博虽然我也不是很感兴趣,不过这是了解遴选大典的另一个方式,我岂能不察?

况且注码赔率的大小,往往把对方实力间接体现出来,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也是个帮韩珊珊了解敌人的好机会!

“你真有兴趣?好吧!”竺道青认真看着我,见我点头,他只能解释起来:“这上面参加的名额很多呢,数都数不过来,至少得数千吧,不过按照上面的等级区域图,分成了好几部分,比如道体品序高的,或者名声在外的,都排在了第一层,押注他们的神仙也会比较多,当然,赢了也拿不到多少,顶多是本钱加上一些水头了,多是看热闹的,而第一层次下来的几个层次,逐步会加深赔率,如果你猜了下面的仙家赢,而且一把猜中,那赔率就高了,你看看第二层不就翻倍了么?而第三层就三倍,第四层的名单,又再翻倍!”

“不过赔率是高,但不代表第四、第五层的仙家,没什么胜出希望?”我连忙问道。

“对呀,他们在司器监里面有人,报名的仙家实力如何,他们都一清二楚,要不然怎么做出这份梯形名单来?如你所见,基本上第四第五层的仙家,都是道体品序极低的,这类除了凑热闹,基本是赢不了的吧?当然,也有可能有命好的脱颖而出,但夏兄弟你别光看赔率呀,你想想,虽然第五层的赔率多达数倍,但能够胜出的几率有多少?极可能钱就此打水漂的!”竺道青看我一直盯着图谱,以为我想要压一把赔率最高的。

我笑了笑,说道:“帮我看看,到带来的韩珊珊韩姑娘排了第几梯队。”

“行,我给你找找,也真没见过你这种不怎么识字,却当上三品官的人,对了,我之后让姐夫带你去过下言正殿的大型道器,这东西会让你迅速掌握神庭的古言。”竺道青一边说,一边开始找韩珊珊的名字。

可能因为韩珊珊报名的时候不过是六品,这上面第一、第二梯队竟没有她的名字。

我顿时大喜,而竺道青仿佛也看到了商机,连忙压低声音说道:“我说夏兄弟,我们貌似要发财了。”

“你找到了?”我连忙问道,竺道青点点头:“在第三梯队呢,不过评价还是蛮高的,在第三梯队的第一候选名单上呢。”

“哦?第一个就是她?”我连忙问道,竺道青‘嗯’了一声,然后说道:“一千八百多仙家,比赛三场,第一场剩一百二十位,第二场剩下三十位,第三场剩下三位,三位共同禅悟星盒,你可有把握韩姑娘能出线?”

“第一场指定没问题,她是漏网之鱼,现在已经是四品的道体了。”我传音说道,竺道青听罢瞪目结舌,他这人做事干脆利落,很快就咬咬牙:“一会我把私房钱交给你,你帮我去下注,毕竟我们这些世家公子,可不敢太过张扬赌那么大,你来背锅,到时候输了算我的,赢了分你一半!”

“嘿嘿,成交,你这馅饼都砸我嘴里了,哪有不吃的道理?”我暗道竺道青确实是做大事的人,这好处也给得顺理成章,而韩珊珊由我举荐,我赌她自然而然,所以堪称最佳背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