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一十九章:大典

第二十一卷_第两千一十九章:大典


                竺道青也很高兴,拿起了一杯酒,和我碰了下算是成交了这事,我喝完酒,当即问起了排在前面的那些名字的来头。

“每一个梯队的起步赔率虽然都加倍,但排在越是前面,赔率相对同一梯队而言就越低,所以第一梯队的第一排名字,自然就是最有潜力者了,我看看……嗯,这些潜力者的道体,还多是三品道体的,有几个名字,我还相当的熟悉,好比前面那位谷凡飞,师承陈训华,这就了不得了,陈训华你知道是谁吗?”竺道青连忙问我。

我愣了一下,嗖的站了起来,指着这名字说道:“他也师承陈训华?徐剑娇徐老太才是师承陈训华吧?”

“我哪知道呀,这上面密密麻麻的蚂蚁字不是写着么?不过你还认识徐剑娇徐老前辈?那想必对陈训华也不陌生了,其实我听说,陈老似乎还真不止是一个弟子,他爱徒好像还有好几个,听说年纪有仿佛的,也有差距极大的,此仙家说师承陈训华,倒也不会有谁怀疑,至少他也是三品道体呀!”竺道青苦笑起来。

“嗯,倒也是。”我也不疑有他,毕竟我没见过陈训华,更没见过排在第一位的那人,不好肯定对方的真假。

我腰间剑袋里面的天子怒,是陈训华锻造的,上面还挂着陈训华的玉佩‘紫气东来’,对于陈训华,我还是相当佩服的,他应该有不亚于肆小仙的实力,毕竟肆小仙也并不擅长铸剑,只是对其他类道器拿手,而陈训华,对铸剑而言,那就是老大哥了。

“至于排行第二的,是目下司器监二品主官辛栋梁的孙女,三品的道体呀,这趟估计是让他的孙女出道官场了,听说这辛玉良擅长阵图,奇仙八卦,反正就没她不擅长的,名门之后呀。”竺道青点了点上面一个叫‘辛玉良’的名字。

我点点头,看向了第三位。

竺道青也跟着点了点这名字,露出了一抹疑惑:“咦,第三位,吕睿,他也在?这好像是穆如王爷举荐的,毕竟是他家的锻造师,嘿嘿,看来穆如王爷逢此大变,也坐不住了,要把杀手锏拿出来了,这家伙的无论是炼器,无论是炼丹,都很有一手,是难得的天才,我觉得要不是前面两位是名师、名门之后,估计这作为守护者的吕睿排名还能往前再挤一挤。”

“吕睿?嗯,下一位。”我对图谱上面的名字很感兴趣。

竺道青也很有耐心,毕竟同伴们都没来,光听项荌荌的曲子也不是事,点了点第四个名字,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第四个叫钱喜光的,应该是行吏科推过来的,之前我听谁介绍过来的,我在宴会上见过他,那小子长得蛮帅,至于本事,倒也不清楚,应该是某位行吏科大官手底下的能人吧。”

看来竺道青还真是交友广泛,我又点了后面几位,竺道青居然也一一介绍起了对方的身份来,这后面也就没什么出奇了,多是六部推荐的能人,就连神霄府也有推荐人进来,这当然是为了防止韩珊珊落选而做的准备。

“啊,对了,这第二梯队有一位我认识!哈哈!四品道体的孟知秋!”竺道青敲了敲桌子,似笑非笑。

我来了兴趣,说道:“他是谁?”

“一个倒卖私器的,别人不知道,他其实也是炼器的行家,而且我觉得他要比第一梯队的很多人强了不少,只不过道体四品,那是硬伤呀!怪不得上不了第一梯队,可谓明珠蒙尘。”竺道青笑道。

“孟知秋,倒卖私器?”我暗暗记下,至于在第一梯队里没有得到竺道青介绍的,我也懒得继续问下去了,毕竟刘融这家伙已经来了,为了防止这言正殿的姐夫抓住把柄,竺道青悄然将这图谱收了起来,并且吩咐了熟人去取自己存在集市的私房钱了,估计等大家擅场,就是他带我去赌博之时。

刘融来了以后,问起了我述职的事情,我一一答复,他倒是提醒了我一些注意的事项,然后就跟我推杯换盏起来。

几条小曲下来,唐家兄妹和凌姜他们也到了,还别说,这神仙楼可不单单的男神仙能来,女神仙也着实不在少数,唐梅一似乎还常来,对这里的一应事物都熟的跟自己家似的。

“看来我是误会你们说喝花酒的意思了,这里居然只是听小曲的地方,哈哈。”我感慨万千,而这几位也相互笑了起来。

“其实这里什么都有,只不过他们知道我们为人,所以并不敢让我们见到,毕竟这里就有两个言正殿的三品官,他们背后的主子岂会一头撞过来?”刘融说道。

唐雪阳也趁机说道:“之前来去匆匆,还没机会庆贺夏兄弟升官发财,现在我们相互来一盏,免得以后见面生疏。”

“应该,应该,那我这就先干为敬吧,往后还请唐大哥多多照顾。”我拿起酒盏一干而尽,言正殿的官职都没实权,但话语权却厉害,都说朝中有人好做官,这在神庭也是一样行得通,现在多结交他们,总不会有错。

“照顾可不敢,我们唐家以后指不定还得你来照顾呢,我可听道青说了你的情况,加上一些风言风语,嘿嘿!”唐雪阳拍了拍我的臂膀,一副他都知道的表情。

我尴尬一笑,然后说道:“雪阳兄言重了,我现在就是炸弹,谁逮着都可能炸,你不怕么?”

“竺大伯都压了大注码,我家怎么可能会不下注?”唐雪阳愣了下,然后看向了竺道青确定此事,竺道青连忙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唐雪阳连忙捂住嘴点头。

唐梅一瞪了我们几位一眼,然后看向了项荌荌,冷下脸说道:“项姑娘,今日之事,若走漏半个风声,你知道什么后果。”

噔!

古琴戈然而止,项荌荌连忙匍匐在地,连声说‘不敢’,唐梅一这才换了一副表情,让她继续弹奏。

刘融是典型的独立派,他没有家族的帮忙,反正就是独来独往,我们说的事,他也不管,兀自和好友凌姜把盏言事。

因为怕有外人在不敢说些私密的事情,唐梅一干脆利落的让项荌荌出去了,然后才愉快的喝起酒来,这让竺道青和唐雪阳都十分失望,恨不能让唐梅一立即回家去。

我倒是无所谓,毕竟想听曲,白如琪就会弹,而且还弹得比项荌荌漂亮得多。

我们几个又聊起了各自在部门中的尽快,又交流了一些意见,这才分头离开,而唐家兄妹临走前,还力邀我改天让竺道青带去他家做客,我倒也没拒绝,而竺道青猛地点头,说求之不得。

还别说,他们都在一部中担任要职,刘融和唐雪阳是言正殿的三品官,而唐梅一和凌姜都在钦天监任职,这几位掌握两大部门的一些核心情报,如果是出了什么大事,首先就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所以和他们熟络,对我在中枢当官有着很大优势。

加上我在刑律殿,而竺道青在神霄府,那四个部门都有了眼线。

现在唯独行吏科和司器监我们没人安插在里面,但这趟遴选大典就是个机会,如果韩珊珊能够入选第三场比赛,那就稳坐司器监三品大员的位置,到时候大家同朝为官,好处可不是一点半点。

离开了集市,因为倾城若雪带守护者到中枢还需要时间,所以我并没有去验收碧青界,而是让竺君钰和竺道青父子盛情留了下来,暂时借住竺家两日,直到遴选大典开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