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零八章:后生

第二十一卷_第二千零八章:后生


                不愧是鬼妇轩辕如馨,这洗清的日子里,出场都那么不安分,诡异场景把气氛烘托得跟黄泉九渊一般。

黑暗之中,两只红色的灯笼缓缓的飘了出来,但在阴森的气息下,光芒仿佛凝而不透似的,只扩散到了一部分的区域,甚至连半米的区域都照射不到。

随着灯笼靠近,阴风更是重了许多,而提着灯笼的一男一女小童也缓缓的走了出来,这种悄无声息感,让我们所有神仙都大气不敢喘。

两个男女孩子大概两三岁左右,瞳孔黑沉沉的,半点活气都没有,更别说是眼白了,而他们面无表情的身穿血红色童子衣衫,也让我浑身感到毛孔悚然,仿佛我成为了个普通人,而这里,正是某个古旧的老宅。

阴风的声音,在掉根针都能听到的地方肆无忌惮的肆虐,周其平仿佛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在一旁晓有兴致的观看着,甚至还不时用傲岸的目光看向我们,仿佛觉得这样的景象对我们也同样是种享受一般。

我心中暗骂这俩个鬼公婆的变态嗜好,毕竟连我自己都有些不能接受。

“啧啧,这种招待,实在受不了,你说外面跟老宅夜宴一样就算了,我们就当吃死人平安宴了,但你这娘们出场,也实在有些惊悚了吧?”黑子有些不满的传音和我说道。

“嘿嘿,确实有点可怕”我冷冷一笑,黑子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这地方远远看起来还算稍微正常,就是老旧了点,可来到这里后,简直就是一处恐怖的庄园老宅,还好只是在这里参加宴会,如果是让我在这里住上个几天,没准要给吓疯。

两个孩童有节奏的走出来后,后面一阵很重的呼吸声,把我们的恐惧感再度拉了上来。

呼呼的声音,就恍如一种在阴间透到地面的呼吸声,我和黑子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孩子……睡着了……你们不要太吵。”周其平压低声音说道,我们脸色都不禁发绿,这是孩子的呼吸声?不愧是鬼胎,真是让人心中恐惧。

两个孩子的身后,一袭红色的纱衣率先荡了出来,毫无疑问,这就是轩辕如馨了。

这鬼婆子双目发出幽幽的金光,嘴巴凝着,似乎永远不会说话的雕像,而脸庞白的就仿佛涂了一层奶油,没有半点光泽,就跟死人的皮肤似的,偏生她的嘴唇,抹上了血色的猩红朱砂,这样的浓妆,如果让我单独在深夜中看到她,没准吓出什么毛病来,再美貌也不愿多看一眼了。

“搞这气氛,这是吓神呢。”黑子不禁啐了口,当然是用传音和我品评,让他直接说,他肯定不敢。

然而,看到吓人的轩辕如馨,大家确实给吓得鸡皮疙瘩冒出来,但见到她怀中的鬼娃,好几个神仙直接倒吸出了冷气声,一阵阵嘶嘶的声音,证明了这鬼娃的可怕。

这孩子很瘦,皮肤皱皱的,嘴巴微张,在呼气吐气的时候,一口口的黑气往外面冒,周其平说这孩子是睡着了,但这孩子连眼珠都没有,眼眶那黑洞洞的冒着气息,估计乒乓球都能塞进去!

看到所有神仙都不解,周其平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过去高兴的和轩辕如馨说道:“娘子……孩子让我来抱吧,你这段时间也辛苦了。”

轩辕如馨缓缓把孩子交给周其平,随后双目朝我这里看过来,只能说,她现在面无表情!

周其平接过孩子后,高兴的笑了起来,然后抱着孩子走向我们这群神仙,我们所有人都本能的退后了一步,显然这种恐惧感,让我们有些难以忍受。

“这就是我家的孩子,怎样,是不是很漂亮?”周其平似乎真心喜欢这孩子,抱着到了我们的面前,然后面对这里同僚之一,说道:“来,要不要抱抱孩子,粘粘喜气?”

那同僚脸变得惨白,尴尬之下说道:“周天官,这……还是不用了,我不大会抱孩子。”

周其平似乎并没有感觉挫败,甚至显出了一抹自信,然后还伸出手摸了下孩子的脸皮,似乎想要逗弄他似的,而这时候,让我们感到难以接受的是,这孩子皱起的皮肤,竟随着周其平的手指触摸而滑了下来!

这境况,就好像是孩子只是披了一层皮而已,其实只是以灵体的状态存在的!

很多神仙都忍不住目露惊骇之色,而周其平抱到了我的面前,说道:“夏一天,说起来,你母亲和外婆是周家人,你也有点周家的血脉呢,这孩子可是和你沾亲带故了,你来抱抱,看看孩子如何?”

我心下骇然,看向了黑暗中身影若隐若现的轩辕如馨,她往我身后看去时,也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容。

媳妇姐姐轻轻拉了一把,我忍不住退后了一步,这孩子别看这样,内里蕴藏的恐怖力量,如果把它放在九州界,没准就是一场浩劫!而且媳妇姐姐拉我,我怎么可能轻看这孩子!?

果然,‘哇’的一声哭声,这孩子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

而他醒的那一刻,一场能量波瞬间扩散,一群神仙全都面色一变,运起道力来化解这层黑色的能量波!

但嗡嗡的声音很快就给消除,毕竟一个婴孩,就算天生再厉害,也无法在这么多神仙面前施压,不过这恐怖的哭声,还是把不少神仙镇住!

“把孩子抱回来吧……他给吓到了……”轩辕如馨没有半丝感情的说道,周其平只能把孩子带去了她面前,将孩子交给了她。

没有神仙敢去抱这个恐怖的鬼娃,整个喜庆的宴会,变成了尴尬的夜宴。

“呵呵,不知怎么的……这孩子后天道体,可能继承得好……”周其平忽然说了一句,让我们全都陷入了一抹惊诧。

“后天道体?!”所有神仙都诧然惊呼,包括我,也不明白怎么来的天生道体,以前听说过,甚至见过天生仙体的,不过这道体都能后天出来,简直让神仙都感到诧然的。

先天,先于天而生,后天,就是后于天诞生,虽然后天不及先天,但后天的道体,意味着远远不是光他们俩就能捣鼓出来的!估计是以另一种方式诞生而来,绝对不是靠着两人的水*融,肌肤相亲就生得来的!

“老周……孩子大家见过了,那我……先带回去了……”就在大家议论和惊讶的时候,轩辕如馨平静的抱着孩子,随着两个童子引路,朝着界坞那边飞去,听她的意思,那是要回自己神庭中枢的府邸?

“恭送轩辕上神!”一群神仙顿时行礼,我也限于神庭礼仪,拱手见礼。

轩辕如馨走了以后,我不寒而栗的看向了周其平。

周其平嘿嘿一笑,对我说道:“这孩子,以后成就绝对强于我们夫妻俩,真是令人期待呀,夏一天,你没有抱抱你侄儿招点喜气,倒也可惜。”

我抱以可惜的笑容,心中却暗骂这老鬼的恶趣味,我可不想沾这鬼婴的‘喜气’,众神估计和我一样心中对这后天鬼婴感到恐怖,这种诞生于天之后的异类,不是普通人鬼能生出来的,应该是轩辕如馨这天鬼用什么办法,借壳弄来的,所以我如果没有猜错,那孩子只是裹了层人皮,到时候脱皮后,才是它真正的道体形态!

就在我想着鬼婴的时候,黑子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看向他的指向:“一天,你要找的,当年辛什年的上神,就在那边站着,这小子叫娄平滔。”

我心中一凛,立即把目光投向了叫做娄平滔的家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